在美國,這類鎮定劑成癮人數是海洛因4倍,連前第一夫人也為此住進戒斷中心

2016-11-03 07:00

? 人氣

眠爾通首次出現時,許多發表在醫學期刊的研究表示,這藥「幾乎像魔法般有效地減少了焦慮」;而這也的確符合兩位哈佛醫學院研究者,大衛·葛林布拉特(David Greenblatt)和理查·雪德(Richard Shader)事後的回憶。但就像精神醫學界常發生的現象,一旦新藥上市(利眠寧於1960年上市),老藥的效果就開始迅速消退。

葛林布拉特和雪德於1974年對眠爾通做文獻回顧,發現在26個控制良好的試驗中,僅有5個研究顯示用眠爾通治療焦慮「比安慰劑更有效」。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在安定心神方面,眠爾通比巴比妥類藥物更為有效。他們寫道,眠爾通一開始的流行,「說明了科學證據以外的因素是如何可能決定醫師的用藥模式。」

然而,眠爾通的失寵,問題並非在於缺乏科學功效。許多試過此藥的人發現自己停藥後變得病懨懨;1964年,肯塔基州萊辛頓成癮研究中心(Addiction Research Center)的一位科學家卡爾·艾西格(Carl Essig)報告指出眠爾通「可能對人體誘發生理上的依賴」。

《科學新聞》也很快就宣告,這顆快樂藥丸可能「使人上癮」;1965年4月30日,《時代》雜誌的一篇報導幾乎形同替眠爾通掘了墳墓。「對眠爾通幻滅的醫師越來越多,」雜誌寫道,「有些醫師懷疑它的鎮定效果搞不好還沒有假的糖果藥丸來得好...有少數醫師報告指出,在某些患者身上眠爾通可能會引起真正的成癮現象,並隨之出現類似『戒除毒癮』之類,毒品使用者的戒斷症狀。」

失寵的抗焦慮劑

1960年代,苯二氮平類藥物大致上躲過了輿論的抨擊。羅氏大藥廠在1960年將利眠寧帶進市面時,宣稱他們的藥物提供的是「純粹的減緩焦慮」,而且不像眠爾通和巴比妥類藥物,這種藥「安全、無害且不會上癮」。

社會大眾持續這麼相信著,而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也並沒有提出反對—儘管該局很早就開始收到患者的投訴信,信中提到當他們試圖停用苯二氮平類藥物時,會遇到古怪且令人困擾的症狀。

這些症狀包括可怕的失眠、比以往更嚴重的焦慮,以及例如顫抖、頭痛,或是神經「緊繃到要崩潰」等,一堆令人不適的身體症狀。

如同一名男子寫給食品及藥物管理局的信件內提到,「我睡不著,而且整個人感到十分驚恐。有時候我覺得我要死了,其他時候我希望我已經死了。」雖然食品及藥物管理局曾針對此事舉行聽證會,但卻並未像對安非他命和巴比妥類藥物那樣,對苯二氮平類藥物施以法律控管,大眾也因此相信,相對而言這種藥不易成癮,也較無害;直到1975年,美國司法部要求依照《列管物質法》(Controlled Substances Act),苯二氮平類藥物必須被歸類為第四級的藥物。

這個規定限制患者若沒有拿到新的處方箋就只能拿到一定份量的補充藥物,並對社會大眾揭露了政府的結論:事實上,苯二氮平類藥物會使人成癮。

「前方危險!煩寧—你喜愛的藥丸會出其不意地攻擊你」,《時尚》雜誌某一次的頭條如此大聲宣告;雜誌內文解釋,一顆苯二氮平類藥物,可能導致「比海洛因更糟的上癮狀況」。市面上開始出現對煩寧激烈的反彈,尤其是女性雜誌;沒多久,《女士》(Ms.)雜誌便讓讀者現身說法,告訴其他讀者,這種藥停止使用後會有多恐怖。

「我的戒斷症狀是讓我過往的焦慮、易怒和失眠,都加倍出現」一位藥物使用者說道;另一位則坦承:「我根本無法描述那種伴隨著停藥而來的身體和心理上的痛苦。」1950年代的快樂藥丸,成了1970年代的悲慘藥丸,1976年,《紐約時報》報導「有些評論者竟然說(煩寧的)弊大於利,甚至否認它對大多數的患者有任何好處。有些人高聲疾呼煩寧根本不如它宣稱的那麼安全,它不但可怕且危險地令人上癮,並可能是造成上癮者死亡的直接原因。」

據稱有200萬美國人對苯二氮平類藥物成癮,是海洛因成癮人數的四倍,其中一位服藥者甚至是前第一夫人貝蒂·福特(Betty Ford),她在1978年自己登記住進酒精和藥物戒斷中心。她的醫師約瑟夫·波爾許(Joseph Pursch)說,鎮靜劑的濫用,是「這個國家的頭號健康問題」。

之後的幾年,苯二氮平類藥物正式失寵。1979年,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Edward Kennedy)舉辦一場參議院健康小組委員會的聽證會,內容是苯二氮平類藥物造成的危害,他說苯二氮平類藥物「帶來依賴和成癮的噩夢,兩者皆難以治療和復原。」

在回顧科學文獻後,白宮藥物政策辦公室(White House Office of Drug Policy)和美國國家藥物濫用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Drug Abuse)得到一個結論,此藥的助眠效果不會持續超過兩週。

這個結果很快得到英國藥物回顧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Review of Medicines in the United Kingdom)的支持,他們發現此藥的抗焦慮效果無法持續超過四個月。就這一點而言,該委員會建議「應該要謹慎選擇與監測接受苯二氮平類藥物治療的患者,處方應限制於短期使用。」如一篇《英國醫學期刊》的社論所評論的:「現在苯二氮平類藥物已被證實會造成藥物依賴,應該嚴密控管其使用,或甚至禁用?」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左岸文化出版《精神病大流行:歷史、統計數字,用藥與患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