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批劇情太暴力、果醬叔叔的麵包工廠是血汗企業…《麵包超人》竟在日本掀起那麼多爭議

2019-08-15 11:48

? 人氣

「麵包超人」(アンパンマン)為日本代表性的卡通英雄,是許多孩子們心目中的正義使者,也是許多大人的童年記憶,不過最近日本卻有一群家長擔心,麵包超人可能對嬰幼兒造成影響,讓孩子們以為可以用暴力來解決問題。孩子與大人們心中的「英雄」,應該是什麼模樣呢?

《麵包超人》的前身要從1969年開始說起,童話繪本《十二顆珍珠》(十二の真珠)中有一篇日本漫畫家柳瀨嵩的作品,故事內容是描述一名善良的圓臉男子分送麵包給飢餓的孩子們。後來,柳瀨嵩將故事概念再定型,把普通人類的設定改為頭部由紅豆麵包組成的「麵包超人」,不過並未脫離拯救飢餓人們的精神,故事在1973年於月刊繪本《幼兒童話繪本》刊出。

故事發想其實可連結到柳瀨嵩的從軍經驗,畢業於工藝設計學校的他,在二戰期間負責了文宣製作與人民的宣輔工作,一邊用紙話劇等輕鬆的方式與民眾接觸溝通,卻又因置身於戰場中,親身感受到戰爭帶來的悲傷、痛苦與飢餓,切身體會到填飽肚子的重要性。而麵包超人的正義,就實踐在用食物幫助飢餓的人

《麵包超人》一開始推出時,「大人們」都相當反對,出版社與家長都認為故事設定對孩子們而言太艱深晦澀,然而繪本卻意外受到歡迎,形成訂購與閱讀熱潮。《麵包超人》於1979年推出動畫版,1988年開始成為日本電視台聯播網的常態節目,維持人氣不墜。經過數十年的歲月,畫工、技術都進步了,麵包超人當然也長得越來越可愛而精緻,從原本的八頭身改為三頭身,出場人物包括果醬叔叔、奶油妹妹、吐司超人、咖哩麵包超人、反派角色細菌人、小病毒、骷髏人、藍精靈等超過了1,700名,還在2009年創下了「登場人物最多的動畫系列」的金氏世界紀錄。不過,麵包超人的精神依舊不變——他是所有人的英雄,只要有人肚子餓或遇上困難,無論所在何處他都會前去幫忙,當反派角色細菌人使壞時,他就會用麵包超人拳來阻止對方。

麵包超人目前在日本有5座「麵包超人兒童博物館」,博物館中則會有真人表演,吸引許多家族前往。(圖/作者提供)
麵包超人目前在日本有5座「麵包超人兒童博物館」,博物館中則會有真人表演,吸引許多家族前往。(圖/作者提供)

不過這位橫越國界、無論日本台灣都超有名的卡通英雄,卻被又像當年一樣,再度被家長們翻出來質疑,認為麵包超人拳是暴力行為。網路媒體「otona x answer」(オトナンサー)並在8月11日刊登報導,並訪問了創價大學文學部教授渋谷明子,渋谷明子指出麵包超人與細菌人的打鬥描寫,的確有可能會孩童造成不好的影響,因為喜歡卡通明星的孩子們,容易將主人公與自己一體化,進而受到影響,有可能將暴力視為解決問題的方式之一,家長們必須多留意。眾多說法引起熱議,有人贊成兒童取向的動畫內容本該高標準看待,有些人則認為家庭教育就該在此時發揮作用,而不是光把責任推給動畫本身。

不只是「出拳」問題,麵包超人40多年來也碰到過許多爭議。比如,麵包超人遇到肚子餓的人,就會將自己的臉分給他們吃,同時自己的力量也會減弱,這種「過度犧牲」的設定就被批評過太殘忍。而麵包超人官方網站中,有刊載常用問答的頁面,其中有一項問題是「麵包超人有休假嗎?」答案是:沒有,麵包超人每天都會巡邏以守護大家的安全。有些人聽到可能很「安心」,但這份守護之心卻讓另一群人很不滿,批評果醬叔叔的麵包工廠簡直是黑心企業,365天、24小時沒有休息、沒有加班費、臉得給別人吃、不小心被雨淋到還會「失靈故障」,一點保障都沒有。

麵包超人會摘下自己的頭部給遇見困難或飢餓的人吃。(圖/作者提供)
麵包超人會摘下自己的頭部給遇見困難或飢餓的人吃。(圖/作者提供)

這些爭論看似有點無聊,但動畫與兒童教育的關係卻是從未結束的熱議話題,不只是英雄取向的《麵包超人》,其他如說話超齡又有點色色的《蠟筆小新》、情節與對白都夾雜黑色幽默的《海綿寶寶》,以前在台灣也曾發生過《航海王》中的抽菸畫面被打馬賽克的情況。

看動畫對孩童的影響到底有多大?雖然不能武斷地說等於0,畢竟每個人對影像的敏感度與感知度不同,透過故事所能獲得的不只是單一的正向訊息,還有更多思考空間,能夠讓觀眾去討論、咀嚼、理解並吸收,也許大人們不該低估孩子們的判斷力,也不能低估自己的教育力,否則麵包超人未免太可憐,既在「黑心企業」上班又要犧牲自己的臉當食物,想要保護無辜的人又被抨擊是暴力,實在太虧了。

作者介紹|咻子

因緣際會闖入日本職場,期許能認真觀察、感受、發掘出各種日常與非日常的有趣角落。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日本想想】麵包超人很「暴力」?關於孩子與大人們的正義英雄像)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