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工極細、尊重專業,印度孕育出用金錢衡量的「新種姓制度」

2016-08-09 16:29

? 人氣

清晨的陽光弱弱地穿過了壟罩著德里的霧霾和覆著塵土的樹梢。我站在社區的路口等著再度遲到的司機,打量著馬路上穿著鐵灰連身褲裝在打掃路面的人群。人群主要分為兩個群體:前方拿著竹掃帚的、正在把落葉跟垃圾掃成一個一個落葉堆的四、五人;後方拿著畚箕彎腰撿拾那個個小堆的則有兩、三人。

佔人數優勢的掃帚組早早就把落葉堆好,倚著掃帚看著只前進不到道路一半、趕不及把落葉堆撿拾進布袋的畚箕,後者對著前者嚷嚷著,前者則對後者嘻笑著,也不見有任何去幫助後者的跡象;一陣大風吹來,落葉滿天,一切又重新開始。

——偌大的組車廠裡,一台台的嶄新的機車從產線上卸下,推入準備出貨的停車場;另一邊,剛把料件送上產線的約一人高、兩公尺寬的推車也正一台台被推回零件倉庫等候新零件。零件倉庫裡有四位員工蹲著在漆著油漆,幾塊沾著紅漆的抹布忙忙碌碌地攤在四周;推著推車的人小心翼翼地把推車到旁邊、仔仔細細地對齊了前後左右地上的隔線後,旋即轉身步伐穩健地揚長而去,留下氣急敗壞的,正在努力把捲進推車車輪的布拉出來的油漆組。

——空氣彷彿凝結,小小的電梯裡擠著滿滿的人,樓層按鈕如夜間的辦公大樓、幾家亮著幾家暗;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電梯門,直到亙古後門總算開始闔上。不論時間有多趕、電梯延遲有多久,始終不會有人去按下闔上電梯門的按鈕,性急的我只好每次都自願認輸,在眾人的目光裡幫大家操作電梯。

為了解決電梯流量的效率,很多地方,如我在德里居住的社區,都有專職按電梯按鈕的服務員;雖然制服相近,但可千萬不要把他和負責電梯清潔、負責大廳地板清潔、負責門禁收發信件、和負責遛狗的人給搞錯了,這對他們的專業而言,可是莫大的屈辱。

初來之時常常訝異印度人分工之細,以及那種對於不屬於自身工作範圍的漠不關心的態度;這兩種現象來自兩個主要原因:需要創造就業機會好把人山人海的勞動力在勞動市場上消耗掉,以及互為因果地,極為低廉的人力成本。

大多數的幫傭服務的薪水(月薪計,下同)不到一萬盧比。根據在今年第一季就有35萬筆需求刊登的求職網站Babajob.com統計其雇主刊登的工作種類與相對應的薪水:從女傭、奶媽、司機到廚師、守衛等,得出最低的為東部大城加爾各答(Kolkata)女傭的平均5,000盧比(約2,500台幣),最高的為孟買(Mumbai)司機的平均13,000盧比(約6,500台幣);平均而言,廚師、守衛、奶媽等工作平均薪資大概從6,000至10,000元盧比左右不等,端視其所在的城市──以商業之都孟買最高、政治之都德里次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