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把孩子變成搶劫犯?劉安婷赴成大畢業演說,一句話讓人明白身不由己的痛啊

2016-06-17 18:08

? 人氣

搶劫、販毒、詐騙,在新聞上看到這些嫌犯時,民眾總是再三唾棄,但那些人一開始就是這麼可惡的人嗎?見過無數社會底層學生的劉安婷,在受邀至成功大學發表畢業演說時,分享了兩個小故事。她一開始也對這些人無比厭惡,但在接觸無數「流氓學生」以後,她才感嘆:

「我忽然發現,這些我原本覺得很可惡的人,有時候看起來沒那麼可惡了,因為一個一個,可能都是當時沒有被老師叫回來的身影……」

「只是想領獎狀,都是為了自己」熱血備課卻被潑冷水

在美國青年監獄教書時,劉安婷原先滿腔熱血要去拯救那些「迷途羔羊」,卻被潑了個大冷水。這群少年裡有個小老大,對於志工們都相當不以為然,當面嗆劉安婷「都是為了志工時數、領獎狀、接受表揚,虛榮矯情,還不是為了自己」,甚至跟老師談條件:「什麼獎狀、時數都可以給你,但你不要管我們。」

劉安婷在報到前很認真地查遍資料,準備兩大袋教具,希望能引起這群少年的學習興趣,隔天早上六點就起床坐公車,但當她進入監獄時,才發現自己似乎白忙一場。

辛苦準備的教具被安檢扣留,之前認真查的資料也派不上用場,因為這裡的學生對學習沒有任何興趣。台上老師唱獨角戲,台下學生像在另一個時空,完全沒有交集。「其實在教室裡面,比在牢房裡面還要痛苦。」他們甚至這樣直言。

兩年奉獻卸下學生心防,離職時所有小流氓都歡送她

學生們也不是什麼事情都沒興趣,劉安婷每次都會被問這兩個問題:「你有沒有男朋友?」「你為什麼來?」 第一個問題劉安婷總是答「沒有」,第二個問題則讓她不斷反思自己。她告訴學生:「我當然是為了你們來的啊,你看不出來嗎?我犧牲奉獻、早上六點坐車來到這個地方,當然是為了你們好才來到這個地方當老師。」

雖然學生們不太理劉安婷,只會重複問這兩個問題,她還是每次都搭早上6點的車,不厭其煩地教學,直到兩年後的某一次上課,學生不再問她第二個問題,因為學生們已經相信這位老師是真的「為你們而來」。

本來對學習沒興趣的學生們,也開始拿起英文字典寫練習簿,就連當初嘲笑她的小老大,也算起數學了。她要離職時,這群「幫派」學生全部都來歡送她。

犯下刑案的「壞人」,可能都是當時沒被老師叫回來的身影…

劉安婷創立Teach For Taiwan之後,第一站是台南。其中有位老師在七股遇到一群被稱為「流氓班」的學生,和劉安婷當初在美國監獄一樣,花了極大心力才讓他們願意來上課,但有個學生阿為,才剛開始喜歡上學,又突然消失了。

這位熱血老師跑到阿為的家裡找他,才發現問題大了。原來阿為的父親出了車禍,家裡頓失經濟來源,所以他逃學,做手搖飲料到鹽山觀光區兜售。老師像瘋子一樣衝到鹽山去到處找阿為,把他叫回來上課,並想辦法幫他處理家裡的問題。最後阿為不但以全班第一名成績畢業,還得了繪畫比賽的大獎

13164212_954226848029076_6217445261814809501_n.jpg
一個認真的老師,會不厭其煩地把你找回教室。(圖/為台灣而教 Teach For Taiwan@facebook

說完這個故事,劉安婷不禁感嘆:

「我常常想起我監獄裡面的學生,想起阿為,然後我打開電視,看到台灣這麼多令人心痛的事情,我忽然發現,這些我原本覺得很可惡的人,有時候看起來沒那麼可惡了,因為一個一個,可能都是當時沒有被老師叫回來的身影。

劉安婷在成大畢業演說中提到的這兩個故事,不禁讓人反思,社會案件中讓大眾咬牙切齒的重刑犯,真的那麼壞嗎?或許正如劉安婷的感嘆:當年,他只是沒遇到那個願意找他回教室的老師……

劉安婷演講完整影片:

註:自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的劉安婷,學生時代曾到非洲服務、在美國青年監獄當教育志工。3年前她放棄紐約人人稱羨的高薪工作,回到故鄉台灣,創辦「Teach For Taiwan(為台灣而教)」幫助偏鄉學童。她接觸過的學生,都有滿滿故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

潘瑜霈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