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玩遍所有女人!」清純砲友劈腿後,他下海成牛郎,看盡女人最悲哀的美…

2016-06-02 08:00

? 人氣

小宇,24歲,台北市,前酒店牛郎(圖/賴智揚)

小宇,24歲,台北市,前酒店牛郎(圖/賴智揚)

從國中到大學畢業,我交了十二任女友。第三任長達三年,其他都沒超過三個月。第七任起初是炮友,十八歲,大胸部,清純可愛。同居兩個禮拜,我就陷進去。交往兩個月,我偷看簡訊,發現她跟前男友上床。我胃絞在一起,哭到心碎。那是生平第一次被女人傷害。好想報仇,想玩遍所有的女人。我開始每天睡不同的人,還賭氣跑去林森北路當牛郎。

上班當天,包廂昏暗,音樂很吵,擺滿復古紅色皮沙發,我心想:「原來這就是牛郎店,未免太low了吧。」有女客被一群牛郎包圍,桌上放兩支威士忌。我自我介紹完,她連灌我三杯,大家全嚇傻眼。在這之前我只喝過啤酒。

我第一個接的女客,開了兩萬五的單。她愛我,常來捧場,也上過幾次床,我業績全靠她。她曾亮出存褶,八百多萬,想包養我。我像小狼狗被養了兩個多月,她動不動就用錢威脅,我受不了就分了。你問愛的是錢還是人,我也說不清。她年紀比我大,有小孩,不是我菜。我始終愛不下去。為一個人全心付出的感覺我懂,不過愛情需要緣份。

我還遇過一個二十八歲的女客,背後有浴火鳳凰的刺青。她家養了三隻貓,貓砂用完堆在客廳,過期食物爬滿蛆。進房後,第一句話問我介意她抽K菸嗎。她皮膚水嫩,香香的,有燙傷的疤。做完愛,她去廁所都不回來,我推開門看,竟然蹲在馬桶上ㄎㄧㄤ掉,手上菸燒剩一半。原來疤是這樣來的。唉,好端端一個女生弄到這地步……

下海這半年,我價值觀混淆。學會抽菸、喝酒、欺騙、玩弄。什麼樣的女人沒見識過。復仇根本沒想像中快樂,因為傷人跟被傷一樣痛苦。我不想這樣下去。我幾度夢見一道樓梯,往下直走是火紅的岩漿,好恐怖。

對愛情,我仍抱有渴望,可惜任何女人在我眼裡,都再也、再也不清純了。

小宇,24歲,台北市,前酒店牛郎(圖/賴智揚)

文/黃文鉅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有故事的人,坦白講。:那些愛與勇氣的人生啟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