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頂後在三角點拍照會招厄運?那些不成文規定的登山禮節、禁忌,你知多少?

2016-04-19 11:37

? 人氣

登山禮節、禁忌是每個上山的人都應該了解或略知一二的小細節!(圖/時報出版提供)

登山禮節、禁忌是每個上山的人都應該了解或略知一二的小細節!(圖/時報出版提供)

對人對山都應該抱持尊重的態度。相對於明訂的條文,比如說「颱風期間禁止入園入山」,或是無痕山林的宣言「生態保護區內禁止生火」,登山禮節與禁忌多是不成文的規定,是山友之間多年來培養的默契和習慣,彼此口耳相傳並自我約束。

引我入門爬山的是老爸領軍,隊員以長輩為主的登山社團。跟他們爬山非常快樂,每次在山裡除了有聽不完的故事和玩笑話,同行的叔叔伯伯們也會耳提面命地教導我許多山上的事情—登山的道德倫理、鄉野傳說,或是名義上稱為「禮節」,實際上卻是隱晦的「禁忌」事項。他們講得頭頭是道,我則聽得津津有味。

後來雖然比較少跟長輩一起爬山,但他們傳承給我的寶貴經驗一直謹記在心,時不時在山上遇到突發狀況都可以因此得到解決,簡直是一生受用,獲益無窮。好吧,這麼說有點誇大,但確實能夠在山上約束自己而不影響別人。不過也有一些習慣真的學不來,比方說每次他們登頂後總是人人一手啤酒當作活力飲料...。提醒大家,在山上盡可能不要飲酒,只是酒量奇差的我此生喝過最美味最甘醇的小米酒,卻是在能高越嶺東段的檜林保線所,由好客的原住民嚮導熱情提供。

儘管在自己的認知上,登山的禮節與禁忌是每個上山的人都應該了解或略知一二的小細節,卻發現越來越多自己親身經歷,或是從朋友口中轉述得知,部份山友在山上所作的缺德行為,讓人不禁搖頭歎氣。也許那些令人看不慣的行為是不自覺的粗心舉動,又或是從來沒有經過任何人的提醒與教導,單純是無心之過,所以我並不打算站在道德與勇氣的那一端評論什麼,畢竟不成文的「禮節」與「禁忌」本來就沒有什麼強制力可言,透過單純分享幾個經驗,希望能引起一些共鳴和反思。

山徑

最近一次上山,背負重裝要攻上稜線,途中越過大小落差和崎嶇的拉繩路段已經氣喘如牛,卻在狹窄的陡坡上遇見幾個下坡休息的登山客佔據主要踏點,只好小心翼翼繞過他們繼續通行。雖然安全通過,但心裡不免碎念對方實在太不體貼。山區很多步道都很狹小僅容一人勉強通行,如果與山友相遇,必須互相禮讓,並在自己站穩踏點後,騰出足夠空間給對方並耐心等候山友通過。在碎石坡上攀也要小心落石不要誤傷山友,如果遇到踏點不穩的石塊也要在能力範圍內移除,以免造成後來的山友誤踏造成危險。若是遇到拉繩路段,務必要等上面的山友通過後再使用,否則共用一條繩索有可能造成對方重心不穩而絆倒失足。

行進間也請保持安靜。有次到台北的七星山健行,一大清早的山路上,一位赤裸上半身的中年男子,用他中氣十足又洪亮的聲音,從山腳到山頂沿途高唱聽不懂的義大利歌劇,我從一開始的竊笑到後來的惱怒,十分無法理解想要在山上圖個清靜,享受鳥語花香的恬淡,卻偏得忍受那像胖虎歌聲一樣的噪音。忍耐了好久,終於有理智線斷掉的歐巴桑扯開嗓子,用更大的音量請他閉上嘴巴,整個山頭才恢復寧靜。

但在步道上最令人難以忍受的,是那避之唯恐不及的人體排泄物。內急是人之常情,但有一次在上坡步道,發現一團碗公般的大便,大喇喇地陳屍在必經的踏點。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我該不顧一切踩過去,還是乾脆摔下山谷?而且人來人往的山徑上,究竟是用多快的速度才能製造這麼一個龐然巨物而不被發現?在安全範圍內,如果有排泄的需求都應該遠離主要步道,而且禮貌上,解放之前都該默默說聲「不好意思」,完事後也要做好清理工作,這才是對人和對山的尊重之道。

山頂

山頂上跟步道上的禮節相似,但有一個細節常常受到大家的忽略。不少人都知道不能用腳踩三角點的禁忌,不僅可能引來厄運,也缺乏對山的尊敬。但很少人會注意到,在三角點的另一個禮節。

有次到谷關七雄之一的屋我尾山踏青,一路輕鬆愜意,到了山頂發現已有許多登山客在休息。按照慣例到了山頂都會先到三角點拍照留念,偏偏就是有一組人馬坐在旁邊休息用餐,癡癡等到他們吃飽喝足睡完午覺,我們才終於有機會接近三角點。在熱門路線的山頂也常常有這種現象,一群人興奮地在三角點拍完團體照,接著輪流拍攝個人照,手機拍完換數位相機,拍壞了不好意思再拍一次,如果山頂有網路,還得等到他們上傳臉書後才有機會輪到自己合影。人人都有享受山林的自由,但享受自由的前提是不影響他人。

宿營地

臺灣山屋像極了軍營裡的大通鋪,只是沒有軍紀管理,也沒有班長發號施令維持秩序,進到裡頭代表的是放鬆與休息,不少人的心情也因此跟著高昂起來,山屋裡難免喧譁吵雜,如果想求得一些清靜只能祈禱其他山友自律。

高山上的睡眠品質很差,常常會被一點點聲音吵醒。半夜要攻頂的隊伍應該要體諒還在休息的人,盡量不要製造多餘的噪音或是大聲喧譁,安靜且迅速地打包,用完早餐隨即出發不要拖拖拉拉;使用頭燈應切換到紅光模式,避免刺眼的燈光影響其他人的眼睛。

山上用火也必須格外小心,曾經在新雲稜山莊看見上鋪的山友,直接拿出爐頭煮泡麵,在嚴禁用火的通鋪若是不小心引起火災,就算想負起責任恐怕也沒人肯原諒。而不少人貪圖方便,鍋碗瓢盆跟爐具就直接擺在廚房,佔用其他人煮食的空間,甚至將製造出來的垃圾廚餘偷偷藏在以為沒人看到的地方,都是十分可惡的行為。

有次在水漾森林過夜,一早醒來睡眼惺忪,打開帳篷看見清晨金黃色的陽光照射湖面,飄渺的霧氣冉冉升起,正為那美景讚歎的時候,對岸卻有人使用大聲公高呼口號「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數十個人的隊伍同時在湖邊做起早操,震耳欲聾的嬉鬧聲響撤整個山谷,典型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如果上面打得通市民專線一定馬上檢舉。維護山區的寧靜,不論身在何處,是所有愛山人的共同責任。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LIVE WILD山知道:在山的面前我學會寬容、找回自在,對自己負責。從登山裝備、觀念、技術、路線,寫一本與大自然的相處之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