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氣候扼殺全球弱勢族群!英國《衛報》揭開埃及、菲律賓、約旦難民營的高溫困境

2018-09-15 08:48

? 人氣

2015年5月,印度新德里的居民選擇睡在屋頂上,而不是睡在高溫的室內(AP)

2015年5月,印度新德里的居民選擇睡在屋頂上,而不是睡在高溫的室內(AP)

近年來,全球暖化加劇,夏季氣溫年年飆升,今年全球一些地區的氣溫甚至逼近50°C。當熱浪來襲,城市裡的富人吹著涼爽的冷氣,窮人與遊民等弱勢族群卻只能默默忍受高溫,甚至不幸熱死。英國《衛報》走訪埃及首都開羅、菲律賓首都馬尼拉、約旦北部的扎塔利難民營,揭露這些地區弱勢窮人在酷暑高溫裡的真實困境。

埃及開羅

傳統上,埃及人蓋的建築物低矮且靠得很近,形成的密集巷弄提供民眾在夏天遮陽。然而,埃及首都開羅(Cairo)發展快速,高樓大廈如雨後春筍一般聳立在開羅街頭,綠地日漸減少,導致開羅的夏天讓人更難受。此外,政府補貼減少,導致電費上漲18%至42%,讓許多窮人的降溫選擇更加受限。

2015年8月,一名埃及開羅的農夫戴著臨時製成的帽子遮陽(AP)
2015年8月,埃及開羅的一名農夫戴著臨時製成的帽子遮陽(AP)

開羅的夏季長達5個月,開羅貧民窟的氣溫甚至一度高達46°C。雖然41歲的清潔工哈瑪德(Um Hamad)不住在貧民窟,但是這座城市的高溫仍讓她與家人吃不消,她說:「開羅的一切都讓人窒息。」

哈瑪德一家人住在開羅北部穆斯圖拉德(Musturad)的小公寓,他們住在相對涼爽的一樓,利用電風扇與水維持室內涼爽,但現在水費也越來越貴了。為了涼爽一些,哈瑪德與家人睡在地上,穿著棉質衣物。哈瑪德說開羅的氣溫讓戴頭巾的女性越來越難忍受,所以她跟女兒說,頭巾圍兩層就好,並穿亮色衣物。

2015年8月,埃及開羅一名婦女帶著電風扇走在街上(AP)
2015年8月,埃及開羅一名婦女帶著電風扇走在街上(AP)

42歲的火車維修工烏克巴(Yassin Al-Ouqba)住在開羅南部吉薩(Giza),他的住處由磚頭與泥磚蓋成。烏克巴說到了8月,房子「就跟烤箱一樣」。為了降溫,他將電風扇對著一盤冰塊吹,讓室內涼爽,同時把冷水灑在床單上。

菲律賓馬尼拉

菲律賓首都馬尼拉(Manila)位於熱帶,氣溫逾30°C是常態,高溫加上潮濕的空氣讓日子更難熬,即使在醫院,空調也是一種奢侈:馬尼拉的何塞法貝拉博士紀念醫院(Dr Jose Fabella Memorial Hospital)的產科病房相當忙碌,每天逾300位嬰兒在這裡出生;設有冷氣的私人產科病房每晚要價650菲律賓披索(約新台幣409元),許多產婦無力負擔這個費用,最後只能靠著普通病房裡電風扇的微弱風力降溫。

護理師波特(Maribel Bote)在何塞法貝拉博士紀念醫院工作了28年,她說:「這些電風扇24小時不停運轉,因此都撐不過1年就壞掉。」此外,由於這間醫院的產科病房相當忙碌,有時甚至5位新手媽媽被迫共用一張病床,這讓室內變得更加悶熱。波特說:「夏天時,這裡變得像地獄一樣,電風扇吹出熱風,新手媽媽拿著紙扇搧風。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綉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