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獲得自由的唯一方法」醫師認定嚴重抑鬱不宜回諾魯拘留營 難民在台就醫仍被澳洲人員強行帶走

2018-05-18 16:40

? 人氣

2012年,澳洲重啟位於我國南太平洋友邦諾魯的拘留營,專門安置向澳洲尋求庇護的難民,但卻爆出難民在營內生活苦不堪言,身心受創。其中被安置在難民營內的伊朗女性法蒂梅有嚴重心臟疾病,她的17歲兒子哈米德也有心理健康問題,母子兩人3月來台接受治療,而《衛報》指出,這對母子原本申請延長在台灣的停留時間,卻被澳洲邊防局人員強行帶回拘留營。

《衛報》報導,法蒂梅(Fatemeh)母子就醫案的承辦人8日尋求延長他們的簽證效期,但澳洲邊防局人員10日一早強行將他們從台北住處帶走。法蒂梅告訴《衛報》,澳洲邊防局人員拿走他們的電話,並把她和哈米德(Hamid)分開,且他們各有4名人員陪同搭乘不同的休旅車前往機場,再搭包機回到諾魯拘留營。

台澳備忘錄:完成療程必須離境

台灣外交部表示,台灣與澳洲2017年9月簽署的備忘錄,提供諾魯拘留營內的難民急迫醫療診治;對於法蒂梅母子有意延長在台灣的停留時間,甚至可能尋求庇護,台灣外交部僅稱,秉持普世人權和健康價值,會與理念相近國家在全球性議題上持續合作,未正面回應關於法蒂梅母子想要續留台灣的問題。

諾魯難民營一隅。(美聯社資料照)
諾魯難民營一隅。(美聯社資料照)

對於澳洲邊防局人員在台灣境內把難民直接帶走,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17日在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備詢時被問及此事,否認有外國安全人員強行將人押走的情形;外交部解釋,來台就醫的外籍病患均持有醫療簽證,且明確了解在台灣就醫期間的權利與義務,同意結束療程後,必須離開台灣,而法蒂梅母子離開台灣前,已經完成醫療程序,換言之,法蒂梅母子依規定必須返回拘留營。

不過《衛報》表示,台灣被澳洲選為諾魯拘留營難民可以前往就醫的第3地,主要是台灣非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締約國,來台就醫的難民無法援引該公約,向台灣尋求庇護,加上法蒂梅母子並非諾魯拘留營難民來台就醫首例,之前來台就醫者是否也被澳洲邊防局人員帶回,針對風傳媒詢問上述問題,澳洲駐台辦事處(Australian Office in Taipei)未做出回應。

17歲子嚴重抑鬱 醫師診斷:諾魯拘留營是主因

55歲的法蒂梅因面臨家暴,2013年帶著哈米德向澳洲尋求庇護,同年8月被安置到諾魯(Nauru)的難民拘留營,而法蒂梅有嚴重心臟疾病,急需動手術才能存活,可是她堅持不與哈米德分開,就醫行程延宕18個月,澳洲終於在3月9日同意法蒂梅母子一同前往台灣台安醫院接受治療。此外,哈米德11歲就在拘留營生活,使他也有心理健康問題。

《衛報》引述台安醫院精神科醫師說法:「他(哈米德)的抑鬱症狀沒有改善,一直有自殺傾向,且有(自殺)相關計畫......在與哈米德、他母親(法蒂梅)和他們案子的承辦人討論後,諾魯那邊的環境不僅對他的抑鬱症狀沒有益處,反而是讓他陷入抑鬱的原因。」醫生也發現,不只難民營環境使哈米德出現抑鬱症狀,澳洲邊防局(Australian Border Force)及內政部也讓哈米德感到極大恐慌。

精神科醫師直言,哈米德的狀況不適合回到諾魯的拘留營;法蒂梅也告訴《衛報》:「我兒子(哈米德)跟我說,『我們試著一起自殺吧』......他認為獲得自由的唯一辦法是死亡,我對所有住在諾魯拘留營的母親與孩子具有同理心,我們為他們禱告,我們的生命遭受殘忍對待。」法蒂梅還說,哈米德最近1次看精神科時,被告知澳洲邊防局要把他們轉送去美國,卻沒有安排任何面談。

尋求庇護的伊朗人民於海上受到澳洲攔截(美聯社)
尋求庇護的伊朗人民於海上受到澳洲攔截(美聯社)

川普藉移民禁令 法蒂梅母子難被美國接收

法蒂梅與哈米德要去美國機率微乎其微,因為美國總統川普2017年9月提出第3版移民禁令,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同年12月4日裁決全面實施,該禁令禁止伊朗在內8個國家的公民入境美國,而法蒂梅及哈米德正是伊朗公民。《衛報》揭露諾魯拘留營環境惡劣,震驚國際,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2016年11月與澳洲達成協議,承諾接收營內1250位難民。

川普一上任立即祭出移民禁令,且特別針對穆斯林國家,也暫時中止接收敘利亞難民,澳洲總理騰博(Malcolm Turnbull)2017年1月28日與川普通電話,確認美國是否履行承諾,透過一般程序接收諾魯拘留營的難民,但川普直言會採取嚴格審查程序,決定是否接收這些難民,更大罵「這是史上最爛協議」;儘管美國白宮2017年2月2日表明會履行承諾,現實卻是用移民禁令拒收難民。

諾魯拘留營環境多遭?比第三世界國家監獄還慘

《衛報》指出,2014至2018年間的就醫紀錄,詳細記載法蒂梅和哈米德的身心健康問題,但法蒂梅說,他們被控謊報諾魯的生活情況,「我無法形容澳洲政府對待我們的方式,我正式取得難民身分,卻是住在帳篷裡,要是我在第三世界國家被當成罪犯關起來,都還有個基礎設施待著」;法蒂梅直言,澳洲政府對待她和哈米德,以及其他難民的方式,「比第三世界國家的罪犯還不如」。

多項就醫紀錄也顯示,哈米德的心理健康狀況若不接受治療,會持續惡化,就診紀錄寫道:「他是個感到極度無望、絕望的年輕男孩,這些狀況會增加他自殘的風險,不能低估這種風險。就算他沒有了結自己的性命,但沒有接受適當治療,他會長期擁有這些症狀。」由於法蒂梅堅持不與哈米德分開,澳洲以「現行政策」為由,拒讓哈米德跟著法蒂梅到第3國就醫,導致法蒂梅海外就醫程序一直延宕。

一名西方記者正試圖穿越鐵絲圍欄,以採訪拘留營內被隔離的難民。(美聯社)
一名西方記者正試圖穿越鐵絲圍欄,以採訪拘留營內被隔離的難民。(美聯社)

難民兒童身心受創 諾魯官員:我們只是傀儡

目前諾魯拘留營內有142名尋求庇護及取得正式難民身分的孩童,《衛報》引述心理報告指出,這些孩子形同被監禁,他們住在「開放的」區域處理中心(regional processing centre)內的帳篷,沒有上學,且憂鬱症狀無法獲得治療。與澳洲政府簽約提供拘留營醫療服務的「國際健康醫療服務」(IHMS)組織坦言,諾魯拘留營沒有常駐兒童精神科醫生,照護條件也不及格。

除了諾魯,少數難民被送到另個南太平洋島國巴布亞紐幾內亞,不過巴紐和諾魯都認為安置難民是澳洲的責任;諾魯拒絕永久安置這些難民,諾魯總統瓦卡(Baron Waqa)表示:「他們(難民)不能永遠待在諾魯,我們打從一開始就表明態度。」對於難民被他國拒收,或必須有更好的醫療照護,諾魯官員匿名告訴《衛報》,諾魯政府無能為力。

這名諾魯官員說:「我們只是傀儡,這像是再次成為殖民地,澳洲把我們當成(他們的)財產,他們掌控所有錢。」諾魯曾是磷酸鹽的主要出口國,近年則仰賴外國經援勉力維持經濟;諾魯2002年轉與中國建交,2005年則與台灣復交,揭密網站「維基解密」(WikiLeaks)揭露,台灣以計畫資金的名義,每年給予諾魯大筆金錢,以維繫邦交,而澳洲要求諾魯與中國建交,但被諾魯拒絕。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