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女子體操隊性侵醜聞》色魔隊醫蹂躪至少140位女孩 奧運金牌選手出庭痛斥協會包庇

2018-01-22 09:00

? 人氣

美國性犯罪風暴一路從演藝圈捲到體壇,現年54歲的美國奧運體操代表隊前隊醫納薩爾,在2016年11月依性侵兒童罪名被捕,至今已有140名受害者出面指控,負責審理此案的法官亞奎利那同意延後宣判,給予每位受害人機會當庭控訴,而前奧運金牌選手芮斯曼19日出庭發聲,同時痛批美國體操協會與奧運委員會,沒有盡到保護年輕體操選手免於遭受性侵的責任。

其他受害人發言激勵 芮斯曼挺身發言

現年23歲的芮斯曼(Aly Raisman)曾2度參賽奧運,是2012年倫敦奧運代表隊「超級5姝」(Fierce Five)及2016年里約奧運代表隊「最後5人」(Final Five)成員;她出面控訴納薩爾(Larry Nassar)擔任隊醫期間,曾對她犯下獸行,「我沒想過我會站在這裡,我緊張害怕,但我看了其他受害人勇敢發聲,我認為自己也應該出庭發言」。芮斯曼15日推文稱,不會出庭發言,但隨後改變心意。

芮斯曼直言:「納薩爾,現在你認知到我們,這些長期被你蹂躪的女性,成為一股力量,而你變得微不足道。現在局勢變了,我們(受害人)站在這,我們發聲,不再閃躲......我站在這裡面對你,納薩爾,你可以看到我重新變得堅強,我不再是受害者,而是倖存者。我不再是那個你在澳洲遇到,被你蹂躪糟蹋的那位小女孩。」

美國女子體操隊前任隊醫納薩爾為性侵獸行受審(AP)
美國女子體操隊前任隊醫納薩爾為性侵獸行受審。(AP)

不再讓受害人控訴消音 上百受害人出庭發言

芮斯曼痛批,納薩爾利用職權與這些女孩的體操夢想,對她們伸出狼爪,但因選手被告知要信任醫生,導致她們身心靈飽受煎熬,「這些受害女性擁有力量,我們會發聲讓你得到報應,透過這些強大的倖存者軍隊(army of survivors)成員發言,讓你一輩子不停聽見這些控訴」。納薩爾18日稱,自己的「精神狀態」無法繼續聆聽受害人發言,請求法官停止安排受害人當庭控訴,但遭法官拒絕。

美國女子體操隊前任隊醫納薩爾為性侵獸行受審,兩位受害人芮斯曼(左)與韋伯相互打氣(AP)
美國女子體操隊前任隊醫納薩爾為性侵獸行受審,兩位受害人芮斯曼(左)與韋伯相互打氣(AP)

納薩爾性侵案由密西根州印罕郡地方法院(Ingham County Circuit Court)審理,法官亞奎利那(Rosemarie Aquilina)16日告訴受害人:「制度顯然讓妳們失望,當妳們年紀還小時,投訴沒有得到回應,妳們的聲音沒被聽見,我向妳們保證,妳們的發言不會再被消音。」亞奎利那原本當天要宣布判決,但決定延後宣判,讓140位受害人有機會出庭,當著納薩爾的面控訴他的罪行。

審理納薩爾性侵案的法官亞奎利那表示,受害人的控訴不再被消音,讓她們出庭發言(AP)
審理納薩爾性侵案的法官亞奎利那表示,受害人的控訴不再被消音,讓她們出庭發言(AP)

體操協會、奧委會包庇色魔 施壓選手噤聲

芮斯曼還說,納薩爾早在30年前就犯下獸行,但當這些未成年的小女孩跟大人投訴時,這些不適任的官員卻三番兩次包庇,告訴受害人「這很OK,納薩爾沒有性侵妳」。芮斯曼還直批美國體操協會(USA Gymnastics)及奧運委員會(USOC),因為這2個組織聘納薩爾為顧問,負責執行保護選手避免遭受性侵害的政策,「這些組織不願承認問題所在,怎麼讓我們相信能有所改變?」

2016年2月,美國媒體《印第安納波利斯明星報》(The Indianapolis Star)揭露醜聞,爆出至少368名青少年體操選手曾被教練等成年人性侵,納薩爾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受害少女一致控訴,美國體操協會長年對她們施壓,阻止她們對外爆出受害一事,導致這些色魔得以繼續工作、繼續荼毒幼小兒童。2016年里約奧運獨自抱回4面金牌的體操小天后拜爾斯(Simon Biles)日前也坦言自己是受害者。

美國女子體操隊前任隊醫納薩爾為性侵獸行受審(AP)
美國女子體操隊前任隊醫納薩爾為性侵獸行受審(AP)

痛斥協會內部腐爛 希望未來無人再說「me too」

2017年12月才上任的美國體操協會主席兼執行長佩瑞(Kerry Perry)日前表示,深受這些受害人的強力言論影響,芮斯曼則說:「這說法聽起來很好,但光說沒有用......我認為妳(佩瑞)扛下重責大任,很不幸的是,我認為妳接手領導的這個組織已從內部腐爛。」芮斯曼也批評,美國體操協會與奧運委員會從為展現同理心,沒有支持受害人,連問聲「怎麼發生這種事」都沒有。

芮斯曼直言:「我代表美國參加2屆奧運,成績斐然,美國體操協會及奧運委員會迅速利用我的成果大肆炫耀,而當我出面控訴時,他們有理我嗎?沒有,基於這種情況,我認為對話毫無價值,我們是在談論體操新人的未來,而我們必須能夠相信這種情況(性侵事件)不再重蹈覆轍......我的夢想是有1天,每個人都知道『我也是』(me too)的含意,也會被教導如何防範納薩爾這種人,不再需要說出『我也是』。」

美國女子體操隊前任隊醫納薩爾為性侵獸行受審,受害人出庭作證泣不成聲(AP)
美國女子體操隊前任隊醫納薩爾為性侵獸行受審,受害人出庭作證泣不成聲(AP)

納薩爾在2017年11月認罪,坦言在1998至2015年間,藉由治療名義,用手指侵入10名女孩體內。基於認罪協商(plea deal)機制,納薩爾面臨至少25年徒刑,不過法官仍可把最低刑期調為40年,而州檢察官則求刑坐牢125年,該年數代表這段期間出面控訴納薩爾獸行的受害人數。亞奎利那表示,所有受害人預計在23日結束發言。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