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基本收入實驗宛若「楚門的世界」 參加實驗者免工作但忙於受訪

印度的基本收入實驗是選擇印度最貧窮省份農村實驗。(資料照,美聯社)

印度的基本收入實驗是選擇印度最貧窮省份農村實驗。(資料照,美聯社)

印度的基本收入實驗是選擇印度最貧窮省份農村實驗,芬蘭則是採取統計上飽和抽樣法,隨機挑選受測者,沒想到該實驗引發媒體高度關注,很多受測者在臉書上宣布自己成為計畫受測者,接著媒體爭相邀訪。

「基本收入」運動,近年在歐洲蔚為潮流,不過,這項大型社會實驗,在網路時代竟然引發意外媒體效應,《基本收入》作者范・帕雷斯表示,芬蘭政府「基本收入」實驗,是採取飽和抽樣法,從境內不同區域的民眾挑選實驗對象,但由於媒體對於該計畫高度關注,實驗上路後,有人主動在臉書上透露自己是受測者,包括彭博社等媒體聞風採訪,最後,有受測者竟表示,實驗期間忙於媒體邀約,計劃本身是否因此讓請領社會救助民眾提高工作意願,焦點反而模糊掉。

義大利勞工部長認為 基本收入參與者可能終日享受日光浴

「基本收入」計劃,在歐洲國家陸續展開實驗後,已經逐漸成為媒體關注話題,帕雷斯表示,在《基本收入》義大利文版出版後,該國媒體詢問義大利勞工部長,問他對「基本收入」的看法,該部長表示,如果類似計劃在義大利實施,參與者可能終日享受義大利麵、日光浴。

20171219-「基本收入」作者 Philippe Van Parijs(菲利普‧范‧帕雷斯)專訪。(顏麟宇攝)
帕雷斯表示,「基本收入」計劃,在歐洲國家陸續展開實驗後,已經逐漸成為媒體關注話題。(顏麟宇攝)

帕雷斯說,該位部長算是他個人舊識,對於「基本收入」計劃會讓參與者放棄工作的說法,以他對該部長了解,如果義大利基本收入設定在500歐元,他相信該部長是不會因此辭去部長工作,「就算提高為5000歐元,他應該也不會因此不工作。」

基本收入計畫對象不是部長 是低薪工作者

「『基本收入』計畫所設定對象,並非像部長這樣的人,而是像清潔工等低薪工作者,有了基本收入保障,清潔工可能選擇少工作幾小時,花多一點時間接送小孩,享受家庭生活。」

 

風數據過勞專題,清潔工。(甘岱民攝)
帕雷斯表示,基本收入計畫所設定對象,並非像部長這樣的人,而是像清潔工等低薪工作者。圖為台灣清潔工。(資料照,甘岱民攝)

基本收入計劃,不僅在義大利等國家引發政治話題,先前推出實驗計畫的瑞士,去年甚至為此舉辦公投,帕雷斯表示,歐洲基本收入運動倡議者,現在都在討論,是否該將「基本收入」計劃擴大到全國規模,當時瑞士公投的正方,就以「有尊嚴的生活(Dignified Life)與保障少數公共社會參與權(Participation of minorities in Public Life)作為宣傳口號。

瑞士公投基本收入 高達新台幣7.7萬元

當時帕雷斯也參與了瑞士日內瓦公投電視辯論,由於瑞士公投所主張基本收入,金額高達2500瑞士法郎(約新台幣77050元),相當於39%的人均所得,他在電視辯論上表示,「如果我是瑞士公民,我會投贊成票,但如果我是瑞士政府部長,我隔天就請辭部長職務」,他強調,像瑞士一樣小型開放經濟體,有很多影響經濟變數,推動全國性基本收入計劃的「大躍進」作法,現階段並不負責任。

風數據過勞專題,營造業工人。(甘岱民攝)
瑞士公投所主張基本收入,金額高達2500瑞士法郎(約新台幣77050元),相當於39%的人均所得。圖為台灣勞工。(資料照,甘岱民攝)

儘管如此,小規模的基本收入實驗,仍應該持續鼓勵推動,畢竟,這樣的計畫讓所有人民,可以認知到「基本收入」可能的好處與壞處,讓窮人可以思考,除了保有既有飯碗之外,還有沒有其他可能性。

風數據過勞專題,保全人員。(甘岱民攝)
基本收入計畫讓所有人民,可以認知到「基本收入」可能的好處與壞處。圖為台灣勞工。(資料照,甘岱民攝)

不過,帕雷斯表示,網路社會對社會實驗,帶來很大挑戰,先前他與芬蘭「基本收入」計畫執行長交換意見,他就對當時社會實驗在網路時代,外界干擾因素難以排除感到困擾。

印度挑選最貧窮省份 芬蘭受測者成為紅人

他表示,印度的基本收入實驗是選擇印度最貧窮省份農村實驗,芬蘭則是採取統計上飽和抽樣法,隨機挑選受測者,沒想到該實驗引發媒體高度關注,很多受測者在臉書上宣布自己成為計畫受測者,接著媒體爭相邀訪,詢問受測者領取基本收入後,平常到底在幹什麼,最後有受測者在臉書上表示,2年實驗期間忙於接受媒體採訪,「某種程度,這也是社會實驗的悲劇。」

帕雷斯說,70年代歐美國家在特定城鎮進行「基本收入」實驗,當時網路並不發達,如果今天做同樣的事情,恐怕演變成隱形攝影機包圍的楚門的世界。

《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是一部於1998年上映的美國科幻喜劇電影,這部影片記錄男主角楚門的生活──由實境秀節目建構出來、並播送給全球數十萬的觀眾的「現實生活」。隨著劇情的進展,楚門逐漸對他身處的世界有所懷疑,開始有了一連串的疑問並發現了這個「世界」的真相。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