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台北的21歲香港勇武派:香港回歸對我來說,不過就是香港淪陷

2020-06-09 15:10

? 人氣

香港民眾高舉「五大訴求,堅持到底」標語。(美國之音)

香港民眾高舉「五大訴求,堅持到底」標語。(美國之音)

在香港去年6月9日爆發「反送中」抗議浪潮的一年來,示​​威者的怒吼雖然讓特區政府讓步、撤回備受爭議的《逃犯條例》草案,但也讓多達9,000位、年齡介乎11到84歲的抗議者因此身陷囹圄,更逼得不少面臨十年暴動罪威脅的勇武派港人流亡海外。但是他們堅信:只有堅持、香港的未來才有希望。

流亡台北、21歲的勇武派港人Daniel(化名)就是這樣的人之一。

他說,香港的榮光革命是一場對抗中國極權統治的社會運動,對於個人能投入這場反中運動,他不後悔、也心無恐懼,即便人生因此變調、即便現在流亡海外,他和所有手足都會繼續堅持下去,因為只有堅持、香港的未來才有希望。

只有暴政、沒有暴徒

「對抗極權是我們的責任,我沒有做錯,而這種監牢之苦,不應該是我們受的…(被捕的)同伴受的這種對待(牢獄之災)只會讓我更加悲傷、更加想反抗這種事(中國),而不會讓我恐懼。」Daniel對美國之音說,當時他正與數位濟南教會的教友在台北的景美人權園區,參觀台灣戒嚴時期關押政治犯的狹小牢房。

來自中港聯婚家庭的Daniel,自幼喪父,所以從小便活在親中的母系家庭氛圍中,不管是人在內地的外公外婆、還是來自廣東、目前在港工作的媽媽,都和九七以後希望「馬照跑、舞照跳」的諸多港人一樣,一心只想賺錢、重經濟,而無視中共對香港越來越緊縮的政治和言論控制。

他說,反送中運動前,香港的很多年輕人也都被中共洗腦、同化,他們生活中充斥著中國的抖音文化、以及到深圳喝喜茶的休閒玩樂模式,而缺乏對香港的在地文化認同,讓他對整個大環境深感絕望。

寄情於書本的Daniel,從《狼圖騰》、《醜陋的中國人》及《動物農莊》等書開始認識到中共對其他民族的侵略文化和專制本質,尤其,網路上諸多有關的六四天安門運動的鎮壓史實,再加上,親自走訪過新疆,看到漢人對維吾爾族的壓迫,都讓他深刻感受到中共的極權統治本質,也因此讓他對政治多了一分關注,不管是後六四的中國政治局勢、還是2014年以來的香港雨傘運動。

去年3月,特區政府推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打算允許引渡香港的犯罪嫌疑人到中國、澳門或台灣受審,引發了港人擔憂此一俗稱送中條例之引渡,恐賦予中共恣意到香港逮捕和引渡的法律依據,進而削弱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獨立司法管轄地位。

反送中運動風起雲湧

當時民主派發起的數場零星遊行,Daniel雖然關注、但並未積極參與,因為他認為,香港人和平遊行了20多年,根本難以撼動中國的極權政府,直到6月9號,他才挺身響應反送中運動的百萬人遊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