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綠電亮.不亮 非核家園引爆1.8兆大商機

2025非核家園,8個字,畫出1.8兆元的再生能源商機大餅,加上國產化的口號,更讓產業界蠢蠢欲動。在再生能源裡,太陽能與離岸風力發電,就擔起未來再生能源目標的八成,潛力無窮的商機,還有垃圾變黃金的沼氣發電,而這還不包括將支撐再生能源發展的綠色金融新政府的企圖很大,想用綠能解決台灣的電力缺口、產業發展、社會就業等問題,集結了產、官、學重兵在新能源領域,這一次,台灣能順利將耀眼的陽光、從海上吹來的風,變成白花花的鈔票嗎?

「我每天都活在1%裡(指這個夏天台電的備轉容量),」這個夏天,核一一號廠和核二二號廠接續停機,但用電卻不斷創新高,缺電危機一直揮之不去,經濟部長李世光只能自嘲地說,「我每天都要看兩個表——溫度表和電表。」

新政府喊出2025年非核的政策目標,讓李世光接下來的日子都不會很好過。「如果能直接把核能加進去,我也不用每天看兩個表,因為就穩穩有十幾個百分比啦!」

李世光的意思並不是希望核能持續運轉,反而認為,就是要把核能從選項裡拿掉,新能源才有機會被開發。走向零核的路上,政府規畫將以再生能源來補足目前核能的缺口。

目前再生能源占發電量僅4.2 %,未來九年內要達到20 %,也就是增加16個百分點,以補足目前核能占總發電量的比率。其中,太陽能及離岸風力,就占20 %裡的八成,裝置容量目標分別為20 GW(吉瓦,1GW等於10億瓦),以及3GW。

這是多大的野心?台灣太陽光電的裝置容量,從2006年突破0.1 GW,到今年六月底止,也不過只有0.95 GW,經過了十年,都未能超過1 GW。但未來九年,每一年平均得建置過去十年兩倍以上的量,才能達標。經濟部預估,這將帶動1兆2,000億元的商機。

而台灣的離岸風電目前處於起步階段,預計今年底才會有四支離岸風機完成建置,3 GW的風能,表示未來台灣海峽上將插上600支風機。

此外,較具規模的還有包括沼氣及廢棄物在內的生質能,也將占有台灣總發電量的1.6%。
然而,過去再生能源發展的路之所以顛簸,除了過去政府一直被詬病不夠積極外,包括土地、資金、技術、電價、補償等卡住再生能源發展的問題,依然存在。

新政府目標如此遠大,他們打算如何解決橫在眼前的各項困難與挑戰?負責新能源計畫的行政院政務委員吳政忠,以及擔任過國家型能源計畫主持人的經濟部長李世光,接受《財訊》專訪,為大家解答下列疑問:

效益?

問:綠能的經濟效益究竟有多大?台灣一定要走這條路嗎?

答:大家講綠能、講發電,都會問產值有多大,是幾百億元、還是幾千億元的產值?其實應該去想,台灣要發展成什麼樣的台灣?過去經濟產值大卻分配不均,現在社會要求分配正義,如此一來,綠能的效益就不只是發電,我們要創造一些就業機會給台灣老百姓,發展一些新產業,讓年輕人有希望。

像離岸風機的塔座、葉片,其實大部分台灣都可以製造,就會帶動一大群後面的經濟效益。綠色金融專業性高,也需要培養人才,這都是台灣過去沒有的經驗,這一塊也在啟動。

對年輕人來說,可能是R&D(研發)的創新運用;對在地人來說,太陽能板或風電建置之後的維護,都需要人力。這些人因為有這樣的產業,一來有工作;二來工作的薪水也不會太少;例如離岸風電的海上作業就很需要人力的,新產業會把工作和利益都分配到這塊原來較弱勢的族群,這也是除了電價之外,政府很重要的工作,而且對整個社會的安定也很重要。

政府正在盤點可利用土地,包括國營事業、鹽業用地、農業用地,但解決土地問題,應該法規配套鬆綁。比如被汙染的土地,過去都是法規綁住,要等土地處理完才行;這實在太慢了,當然是來不及,應該一起來處理,比如說上面種一些植物,用植物把汙染吸收掉,這樣就可以同時處理土地汙染,上面又可以蓋太陽能板,一舉兩得。

資源?

問:政府規畫的再生能源中,太陽能的目標要成長二十倍以上,這些土地怎麼來?

答:如果台灣自己不去研究,就不會導入一些人來做相關的配套。如果台灣做成功以後,整個技術都可以複製,拓展到國際市場。

我們國營事業的屋頂也是可利用的地方。中鋼的屋頂有80公頃,只要拿50公頃出來,就足夠讓國際的企業、開發商跑來要求投標。最差的情形下,1.5公頃就能產生100萬瓦的太陽能,所以其實是滿可觀的。

而光是鹽田這一塊,我們有數千公頃,每塊切割成50到100公頃來建置,國際開發商的經驗是六個月,就能建完那個電廠。

政府的角色,就是找到這些土地,把政策弄清楚,把《電業法》改好放進去,讓整個財務的結構進到市場裡面,同時讓製造業有著力的地方,下一步就是確認我們建出來的電廠,裡面大多數元件是台灣產生的。

如果政府能將產業的生態系統弄好,其實並不需要花錢!就像是把高速公路蓋好,民間就會自己加油,上去開車;你不用幫他加油,他自己就會跑。

政府角色?

問:陸域風機有噪音等問題,離岸風電又有漁權及生態等議題,政府如何降低抗爭?

答:重點就是要讓在地的人能有參與感。像陸域風機,因為風機運轉產生低頻噪音,但如果他們能得到一些好處,他會把噪音聽成是美妙的音樂。

類似這樣的,以前比較沒配套,就放任廠商去弄,但政府的角色就是要有一些指導。要不然生意人就是生意人,賺愈多愈好,所以政府要站在中間幫忙協調,讓大家都覺得發展風電是我們的未來。

在離岸風電,更需要溝通整合,這涉及了很多部會,你要叫哪個部會站在第一線?像漁業權的談判,目前就由張景森政委和農委會、漁業署來協調,因為他們最懂漁民,最常和他們博感情,但以前卻是叫能源局或企業面對漁民,怎麼可能?

不光是這樣,才第一階段的開發,就要經過九個部會的不同法規和文件的許可,我們現在做的,是要把程序流程更透明化。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財訊雙周刊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