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世界主義:《無國籍》選摘(3)

2016-08-02 05:40

? 人氣

無國籍人士的背後,或許突顯出身份不受限於國籍的世界主義;但是,無國籍所衍生的問題至今尚存:非法勞工。

無國籍人士的背後,或許突顯出身份不受限於國籍的世界主義;但是,無國籍所衍生的問題至今尚存:非法勞工。

從沖繩調查所遇見的那許多人真實的聲音,可以充分地顯示出政府的決定對人們日常生活所造成的影響。在他們的聲音裡,隱含著無法以言語形容的哀傷。話說回來,造成生出無國籍兒的原因之一乃美軍基地的存在,這是根據兩國政府所交涉的《美日安保條約》而來,由於兩國政府的決定而存在的基地,造成多少人的人生被玩弄,兩國政府幾乎都只是一味想撇清關係的姿態。

美軍在沖繩
無國籍嬰兒的存在,證明了美軍沖繩基地對當地日本女子的影響。(取自網路)

我知道過去曾出版過採訪沖繩無國籍兒的書籍,那本書是本田英郎氏的《不存在的孩子們》(汐文社,一九八二年),本田先生是劇作家,也是社會派的作家。他採訪了生活在沖繩的無國籍兒以及他們的母親們,我聽到的評論是,這本書傳達了真實的聲音,所以我非常想拜讀這本大作。返回橫濱後,我馬上去尋找這本書,但是到處都找不到;最後透過友人的幫忙,好不容易才從市立圖書館借到了這本已經絕版的書籍。

書的封面讓人印象深刻:在象徵著沖繩天空的藍色背景上,孩子的臉被畫得很大,那孩子輪廓深邃,像是象徵著美國人與日本人的混血一般,但那表情總讓人覺得浮現著煩惱。這本書的內容包括探討無國籍兒的法律和制度,以及在沖繩發生無國籍兒的背景結構,藉由國籍鋪陳出個人與國家的關係等。另外,書中針對無國籍對當事人來說是什麼?沒有國籍又是什麼樣的情況?對混血兒的認同建立有何影響?各種問題都寫得淺顯易懂,果然是劇作家所執筆的書,讀來引人入勝,我也被深深地吸引著。

瞭解無國籍人士:探索自己

我很想知道為何作者會在一九八○年代初期關注到無國籍兒及其母親的問題,於是我將對這本書的讀後感、自己同為無國籍的狀況,以及自己對無國籍問題的關心寫入信中,按照書上作者介紹的地址寄了出去。過了一陣子,我收到了回信,是作者兒子所寄來的。原來,作者本田英郎先生已近九十高齡,如今行動不便,住在老人看護中心,在與其公子本田徹先生魚雁往返幾回之後,我終於見到了本田先生的公子,他是名醫生,我們一同前往在東京的老人看護中心探望英郎老先生。

本田先生坐著輪椅到會客室來等候我們,儘管年事已高,但氣色極佳,思維也非常清楚。本田先生的兒子用稍大的音量,在老先生身旁溫柔地對他說明我拜讀了他關於無國籍兒的大作,並且告訴他,我本身也是無國籍人士。

「這樣啊,妳也是無國籍啊!」本田先生點著頭說。

「是的,我的父母親來自中國大陸,家父出身中國黑龍江的牡丹江市,家母……」我向老先生說明家父家母的故事以及自己的背景。

「哦~滿洲啊~我那個時候也在中國四處行走呢!」他似乎感到很懷念地說。接著,他一邊回憶著過去戰爭時代下的中國,一邊對我聊起八路軍,以及與戰場印象截然不同的軼事。

本田先生戰前在大學的英文系念書,戰爭開打之後,日本強制性地將年輕健康的青年送上戰場,本田先生也同樣地被送赴中國,在中國滯留了好一陣子。雖然他一度被美軍拘留,但因為精通英文而被重用,替美軍的軍艦做口譯,最後在中國迎接了戰爭的結束。

日本新兵體檢
二戰時期,不少日本青年被強制徵召、送上沙場。(取自網路)

「總之,每天吃的都是山珍海味喔!」老先生像是重返少年般,眼睛都亮了起來。

「美軍都吃這麼美味的食物,我想日本人是打不贏了。」

他一方面覺得日本打不贏,但又一邊替敵國做口譯,以他個人這樣的親身經歷,使他不禁思索:「國家到底是什麼呢?」

「國民以國家為優先考量,而國家賦予我們對自我的認同,因為過去我深信著大家都是天皇陛下的子民。」

終極國際化:跨越國籍的身份

事實上,有許多人為國家獻上了自己的生命,而且,自敗戰的那一刻起,自己堅定的信仰便全部在一瞬間瓦解,戰爭時所被迫思索的個人與國家的關係,則是引導他在數十年後執筆沖繩無國籍兒問題的關鍵。

「話說,選擇成為無國籍的令尊可真是不簡單啊!近來,日本一直嚷著要國籍化、國際化,我沒法理解那真正的意思指的是什麼?無國籍的人們才是真正的世界主義!人不跨越國家這界線是不行的!」

本田先生的話強而有力,非常具有分量。或許正因為他經歷過滿洲的日子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所以才能夠在一九八○年代日本大喊著「國際化」的泡沫經濟鼎盛期,反而去觀注無國籍兒的問題吧!我想,他所欲呼籲的,應該是「國際化」真正的意義應該要從這些生活在日本、卻連存在都徹底被遺忘的孩子們之中去尋找。

現今無國籍人士症狀—非法勞工的醫療權益

一直守在一旁注視著父親英郎先生的本田徹先生是位醫生,他在工作之餘,組織起一個名為「SHSRE」的民間團體,並出任該團體的代表理事。這個團體是從事以保險醫療為主的國際協力活動。「SHSRE」這個團體除了派遣醫師和護士等工作人員至發展中國家、與當地人合作共同守護其人民的健康之外,在日本國內,也對來到日本的外籍勞工或逾期居留的外國人提供醫療上的協助。順道一提,所謂逾期居留,是指以觀光簽證進入日本國內,儘管在留資格已經到期,但仍繼續留滯在日本者,截至二○○二年末的現在,依法務省推估,據說人數將近二十萬人。

第一廣場現在多是外籍勞工集會聚散地,充滿異國笑語(圖/chia ying Yang@flickr)
全世界現存的無國籍問題:非法勞工。(示意圖,chia ying Yang@flickr)

逾期居留者因無法加入全民健保,因此就醫時必須負擔全額的醫療費用;另外,外國人之中,亦有不少人因語言、制度或經濟等因素,對醫療機構敬而遠之。然而,對這些人來說,生病或受傷仍然是一件令人擔心的事,而且從事3K等危險工作的人,上醫院的機會相對較多。透過本田徹先生的介紹,我拜訪了對外國人提供醫療支援的港町診療所,診療所的醫師們能夠以英語、西班牙語、波斯語或菲律賓語等多種語言溝通問診;此外,為了一些無法親自前往診療所看診的病患,他們也主動至外國人聚集的地區,提供巡迴醫療的服務,或者提供免費健檢等服務。聽說巡迴醫療時,經常有伊朗人、泰國人的病患以及孩童來就診,其中,也有逾期居留的外國人所生之子女,他們也是有國籍問題的無國籍兒。

現在,有許多外國人以外籍勞工的身分為賺取薪資來到日本,跨越國界的移動人口激增,但因為各國的《國籍法》並不一致,以及日本對於引進單純的勞動者基本上有所限制,所以說在日本,對於外國人在法令上可謂障礙重重,如此看來,他們與沖繩的例子不同,是因為不同的因素而產生了無國籍兒的問題。例如,有許多例子是因為父母發現逾期居留感到恐慌害怕,一直不敢替出世的孩子報戶口。本田徹先生以與他父親時代不同的理由,繼承了支援無國籍兒的問題。

無國籍
《無國籍》書封。(八旗文化出版社提供)

 

*本文節錄自《無國籍:我,和那些被國家遺忘的人們》第6章〈無國籍的宿命〉。(八旗文化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