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沒有武器,我們什麼也不是」停火協議生效 哥倫比亞叛軍不知何去何從

2016-07-16 15:27

? 人氣

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左)和FARC領袖西梅內斯(右)在哈瓦那簽署停火協議,古巴總統勞爾・卡斯楚居間作證。(美聯社)

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左)和FARC領袖西梅內斯(右)在哈瓦那簽署停火協議,古巴總統勞爾・卡斯楚居間作證。(美聯社)

「手中沒有武器,我們什麼也不是。」

達妮埃拉(Daniela)不敢想像沒了現在手中這把AK-47步槍後的生活會是如何。將近十年前,15歲的達妮埃拉加入了哥倫比亞最大的反政府軍游擊部隊「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人民軍」(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 of Colombia,FARC),從此她便展開與這把槍互相依半的人生。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一紙停火協議終結50多年衝突

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al Santos)於今年6月與FARC派出的協商代表在和平會談上取得重大進展,雙方預計可在不久將來正式執行停火協議,終結國內近半世紀以來的紛亂;在此確立該協議後,包括達妮埃拉在內的游擊隊員都將被迫重新思考,放下武器作為平民的人生該怎麼過下去,「第一天想必會很辛苦」達妮埃拉說。

可望以左派政黨回歸

政府與FARC協商代表於6月23日簽署了一份雙邊停火協議,規定FARC必須在簽下最終談判協議後6個月內,交出全部武器。雖然目前停火協議還未正式生效,但哥倫比亞政府與FARC領袖皆冀盼,一旦停火協議生效,非武裝的FARC能以左派政黨形式再度回歸,透過選票而非手中的步槍與子彈,來推動其主張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思想。

不過,並非每一位游擊隊員都認同FARC領袖決意拋棄手中武器的決定,他們擔心一旦失去了帶給他們保護與地位的武器後,他們將會變得「無比脆弱」;FARC的一支分隊「前線」(First Front)已於上周已宣布將不會聽從上級放棄武力的命令,並將「持續為人民而戰」。

解甲後的一天作息

僅管擔心解甲後的日子,達妮埃拉所屬的分隊領袖仍決定迎接即將到來的和平。

天還未亮前,營地內20位身著哥倫比亞軍隊迷彩裝或是哥倫比亞警方深綠制服的男女成員們便開始在一座排球場旁排隊點名,在指揮官與成員們打過招呼後(「早安們同志!」),昨夜站崗的哨兵開始報告起昨晚營地周遭情況,「昨天我聽到動物的叫聲跟摩托車呼嘯而過的聲音。」一名隊員毫無熱情地說著。

隨後成員們在「哥倫比亞萬歲!」(Viva Colombia)的叫喊聲中散開,放下手中槍枝準備做開起一日的暖身操:頭部暖身運動、原地起跳、拉筋。

為配合與政府談判多時的停火協議,FARC於2015年7月自行宣布將會單方面停火,所以營地內這批游擊隊員不再需要為了作戰準備,而是開始上起課來:討論在首都哈瓦那(Havana)談判桌上的最新進展。

營內多數的年輕游擊隊員多是來自相當貧困的偏遠鄉村,多未完成國小學業,有些人更因居住在幾乎與世隔絕的地區,全然不知FARC已與政府進行和平協商多時,19歲的戴迪亞(Didier)正是如此,1年前加入時他初次聽聞此消息,被感震驚,「當時的我已做好了打仗的準備。」現在不再需要作戰的戴迪亞則是加入了營區內的一場早晨排球賽。

晚上成員們蹲坐在一間矮房內看著哥倫比亞政府資助電台Telesur播送的新聞,隨後他們轉看由FARC媒體團隊所製作、在You Tube上播放的新聞節目「Insurgent Bulletin」,但成員對於政治似乎一點都不感興趣,觀賞完畢後,沒人就當天新聞播報的事件提出疑問或發表看法,「年輕人是因為武器而對戰爭起了興趣」該營指揮官阿爾達納(Aldana)表示,但「所有的(FARC)游擊隊員同時也是共產主義者,因此脫離武裝游擊隊身份,變身成一個政治團體對我們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a trauma)。」

年輕成員對和平演變冷感

不過28歲的游擊隊員佛蘭克林(Franklin)並不同意阿爾達納的說法,「100位的游擊隊員中,大概只有2位對政治有興趣。」他本身也是因對炸藥、武器製作有興趣而於2005年加入FARC,例如他學會了如何用不穩定的水銀製作地雷,並埋在政府軍可能行經的路途上。佛蘭克林直言,政治不是他這身的志業,「我並不喜歡學習」,當被問及退下游擊隊身份後的出路時,他表示計劃成為一位農夫,開始「種植絲蘭(一種植物)、芭蕉、甘蔗」。

阿爾達納目前專注在把這批年輕成員變身成政治宣傳員。

完全放棄武力?

不過,目前FARC仍有使用武力的需求,只不過它對抗的對象不再是哥倫比亞政府軍,而是當地的組織犯罪集團,包括達妮埃拉所在的營地也深受這些犯罪集團的威脅。近日,當地犯罪集團勢力崛起,開始大舉入侵過去由FARC控制地區,嘗試接手當地販毒路徑及擄人勒索網絡等非法經濟活動。

面對犯罪集團的進逼,FARC游擊隊並沒有坐以待斃,即便已有1年多時間未與哥倫比亞政府軍或警方爆發衝突,他們在過去3到5個月內,已與哥倫比亞犯罪集團「烏蘇加家族」(Clan Usuga)發生多次武裝衝突,「我們現在維持防守之勢,時時檢查他們的狀況,好讓他們不得再擴張勢力」一位指揮官表示。  

準軍事民兵部隊是最大隱憂

哥倫比亞境內存在為數眾多的準軍事民兵部隊(paramilitary militias),他們在哥倫比亞游擊隊擄人勒索事件猖獗的1980、90年代崛起,曾殘忍大規模殺害游擊隊的支持者或是疑似支持者,這些民兵部隊多是靠著大毒梟或是當地富有地主供給的資金維持運作,在2000年初多數民兵部隊被解散,但隨後又重新組織成較不具強烈意識形態的犯罪集團,「烏蘇加家族」正是其一。

他們正是許多FARC游擊隊員目前心頭上最大的擔憂—卸下武力後的成員將得面對來自「烏蘇加家族」等變身民兵組織的直接威脅。他們擔心這類新型的民兵組織會將火力朝向棄武的FARC游擊隊員。

質疑政府能力

即便在6月與哥倫比亞政府簽訂的停火協議中,已含括政府將用以解散這類新型民兵組織的措施,但多位游擊隊員對政府是否真能消除民兵帶來的威脅,仍持懷疑態度。

「我們對於放棄武力的最大恐懼來自那些民兵組織,他們正等著我們,如果政府無法控制住他們,那麼我們將會遭遇什麼不測呢?」達妮埃拉說道。

加入FARC是為尋取保護

「你總是會想辦法找人來保護你。」達妮埃拉說。

達妮埃拉表示,她當初選擇加入FARC正是為了尋求保護,他的2位叔叔都是左翼的反叛軍成員,因此她們家被右翼政府軍視為反叛分子的共謀,為替自己尋找保護傘,達妮埃拉在未告知母親的情況下加入FARC,知道告知後將會被極力反對,「世上有哪位母親會願意見到自己的女兒加入武裝組織?」。

對許多居住在鄉村地帶的哥倫比亞婦女而言,加入FARC意謂著脫離盛行於該地父權主義的枷鎖。

雖然在FARC內婦女享有與男性戰士肩並肩一同作戰的權利,但其生育權卻也相對受限,例如她們可能被要求強制進行避孕或是墮胎,偶爾,女性叛軍被允許將孩子生下來,不過一生下來後孩子就被轉交給FARC的支持者扶養。

對於和平協議實行後的將來,達妮埃拉表示她正考慮要成為一位母親,「做為一位戰士,我不會想成為一位母親,因為孩子下來後理應要由母親自己扶養,我不會想把我的孩子交付給他人。」達妮埃拉說。

「但作為一位平民,我將可以撫養自己的孩子長大。」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