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長照日本》「老老看護」還是「老老相殘」?日本弒親悲劇背後的辛酸

2016-05-14 11:42

? 人氣

「老老看護」在日本已成一種常見的長照型態。

「老老看護」在日本已成一種常見的長照型態。

(編按)日本人口老化程度居世界首位,高齡化社會不但是青壯年肩頭的沉重負擔,也對有限的照護資源帶來了極大的挑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去年9月喊出「一億總活躍社會」口號,立下「看護離職率零」的目標,希望紓解日本的長照難題。風傳媒特此規劃「長照日本」系列專題,除介紹日本的照護狀況與困境,也希望藉著日本的他山之石,省思台灣的長照現況。

【系列報導】長照日本》「一億總活躍社會」的最大難關:老人照護需求與日俱增

日本高齡化問題嚴峻,長照政策向來是政府面臨的難題之一,加上少子化情況日益嚴重,「老老看護」(日稱「老老介護」,指高齡夫婦、兄弟等互相看護的情形)已非什麼新鮮事,甚至是一種常見的長照模式。日本岐阜地方法院去年進行了一場沉重的審判,當時74歲的魚谷克也(化名)涉嫌掐死高齡98歲的母親而遭到逮捕,法官最後判其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但在這場人倫悲劇的幕後,卻帶出了日本嚴峻的高齡化及長照問題……

由朝日新聞社會部出版的《媽媽,對不起,我已經到極限了——今天我們也身在旁聽席》(暫譯)
由朝日新聞社會部出版的《媽媽,對不起,我已經到極限了——今天我們也身在旁聽席》(暫譯)

《朝日新聞》社會部今年出版的《媽媽,對不起,我已經到極限了——今天我們也身在旁聽席》(母さんごめん、もう無理だ きょうも傍聴席にいます),就是描述這位74歲的老兒子因不堪照顧98歲的老母親,以菜刀將其殺害的無奈故事,娓娓道出了「老老看護」背後不為人知的沉重壓力。

據魚谷在法庭上的證言,他自福岡縣的高中畢業後,於25歲進入舊日本國有鐵道工作(於1987年解散,而後分割為7家JR公司),而後屆齡退休,生活單純。魚谷原本與雙親、妻子及2個女兒同住在岐阜縣大桓市內的一棟透天房裡,直到10多年前,魚谷的父親逝世,女兒們也因結婚各自離家。

母親膝蓋骨折揭悲劇序幕

一切的悲劇從2003年開始揭幕,魚谷的母親雙腳膝蓋骨折,若無人攙扶便難以行走,他和妻子雖曾申請「訪問看護」(日本《介護保險法》第8項第2條,主要是指「訪問看護員」至申請者的家中,為看護需求者處理進食、如廁、洗澡等生活基本需求),以減輕負擔,但婆媳關係逐漸出現隔閡,最後妻子於5年前離家出走。

而後,魚谷與年邁的母親相依為命,他開始替母親準備早餐,學習煎雞蛋、煮味噌湯等,竭盡心力照顧母親,卻也因壓力過大而開始失眠,而後魚谷被診斷患有憂鬱症,並開始定期到醫院接受治療。與此同時,母親的癡呆症日趨嚴峻,幾乎整天以昏睡度日,魚谷不得已於2014年3月將母親送到看護老人保健設施(介護老人保健施設,又稱「老健」、「老人保健設施」,主要是幫助曾因急性疾病就醫,但遲遲未能恢復的高齡者進食、如廁等生活基本需求,使其能慢慢恢復正常生活),但僅半年就把母親接了回來。 

日本厚勞省統計的「老老看護」年齡層。
日本厚勞省統計的「老老看護」年齡層。

不堪看護壓力 嫌犯對生活感到厭煩

檢察官問魚谷:「你將母親送到看護老人保健設施後,心情如何?」他回答:「我一直很擔心母親在裡面有沒有健健康康的。」律師則問:「你決定接母親胡家的理由是什麼?」魚谷說:「我總覺得讓母親待在設施裡很可憐。」而後,他改採短期入所生活看護制度(短期入所生活介護,又稱「ショートステイ」,主要也是處理看護需求者的生活基本需求,但時間較短),隔周送母親去設施,並申請每天早、中、晚各30分鐘的輔助用餐服務。

【息子74歳と母98歳、老老介護が生んだ「悲劇」】 「母さんごめん、もう無理だ」 : https://t.co/XwkqVJDMHc #東洋経済オンライン pic.twitter.com/OfBItA5jhd

但魚谷的憂鬱症病情卻每況愈下,2014年11月,他停止繼續就醫,而後腸胃狀況開始出現問題,食慾隨之下降。隨著時間一天天飛逝,魚谷漸漸對生活失去熱情、厭倦一切,就連為母親熬粥都沒有動力,甚至對準備自己的三餐、洗澡都感到十分厭煩,直到去年1月上旬,魚谷對母親起了殺意。

檢察官問說:「你在1月上旬左右曾經拿出了菜刀對嗎?」魚谷說:「我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想殺了母親的。」當時魚谷雖然手持菜刀走向母親的臥室,但他卻沒有真的下手。檢察官說:「當時的你是因為害怕什麼才停手的嗎?」魚谷回答:「我看到母親痛苦地扭動著,然後我就不忍心下手了。」

然而,這並不是結束,10天後、去年1月17日,魚谷將母親從短期寄宿看護設施接回來的第2天。檢察官問:「將母親接回來後,你的心情如何?」魚谷說:「將母親送到設施後,我心裡一直很擔心,但是要說母親在我身邊開不開心的話……我也說不上來。」

「我好像把母親掐死了」

當天,魚谷於早上6時左右起床,到廚房為母親熬粥,母親來到廚房後坐在餐桌上,卻遲遲沒有動作,魚谷坐在母親的對面,默默地喝著粥,邊想:「這樣的一周又要開始了。」那瞬間,他腦內繃緊的理智線突然斷了。

「你是在什麼時候想要殺了母親的?」 「喝粥的時候,腦中浮現了『殺了她吧!』的想法。」 「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 「我身體不是很好,常常會想如果我先死了,留下來的母親一個人要怎麼辦。」

當天上午7時10分左右,魚谷將母親攙扶至臥室,讓她仰面躺下後,跪在母親右側,用雙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母親沒有反抗,直到約15分鐘後,魚谷才將手從母親的脖子上拿開。律師問:「你放手之後做了什麼?」魚谷說:「我一邊發呆,一邊在房間裡走來走去,有時坐在床上。」

看護員於上午8時造訪魚谷家,他向看護員表示:「我母親好像跌倒了,可以麻煩你把她扶起來嗎?」當時母親的嘴唇已開始發紫,看護員也察覺到情況不對,魚谷才改口說:「我好像把母親掐死了。」並通報警方。「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面對看護員的詢問,魚谷沉默良久後,才吐出一句「對不起」。

「未能達成的100歲目標」

看護員表示,自己曾在魚久的母親逝世前和她交談,他曾向魚久女士說:「如果您活到100歲的話,市長就會親自來祝賀您喔!」魚久女士便握緊拳頭說:「那我要加油了!」此外,據說魚久女士常拜託看護員帶她到兒子在的地方,只要看到兒子的臉龐,魚久女士就會露出微笑。

老老看護 辛酸只能肚裡吞

「在殺害母親之前,你沒有想過要把她送去養老設施或請人來照顧嗎?」 「也是可以那樣做,但是只靠養老金根本負擔不起……」 「那你為什麼沒和女兒們商量呢?」 「我兩個女兒都有自己的小孩了,我雖然是她們的父親,但也不好意思給她們添麻煩……」

到前年夏天為止,魚谷常常造訪女兒家,但到了冬天次數卻大量減少,儘管照顧母親使他身心俱疲,魚谷在見到孫子時仍會保持笑容,說著:「最近還是老樣子,不用擔心。」但卻曾對看護員透露「想死」的想法。

「現在這瞬間,才是最痛苦的時刻」

「現在,你想怎麼補償你的母親?」 「我覺得非常對不起母親,如果可以補償的話,我當然也很想補償……」 「你是否覺得如果沒有殺了母親就好了?」 面對裁判員的詢問,魚谷毫無猶豫地回答:「現在這瞬間,才是最痛苦的時刻。」

看護殺人事件頻傳

《產經新聞》稱,據日本警察廳統計,平成23年(西元2011年)至平成27年(西元2015年)間,日本全國約有142起以看護、看病過勞為殺人動機的案件,且高達6成受害者、嫌犯皆為65歲以上的高齡者。「老老看護」雖然不失為長照問題的一項解決策,但從魚谷案及今年爆出的「川崎老人中心連續殺人事件」來看,要如何解決沉重的看護壓力引起的悲劇,仍是日本政府需要探討的難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