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防疫升級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長照日本》「老老看護」還是「老老相殘」?日本弒親悲劇背後的辛酸

2016-05-14 11:42

? 人氣

「老老看護」在日本已成一種常見的長照型態。

「老老看護」在日本已成一種常見的長照型態。

(編按)日本人口老化程度居世界首位,高齡化社會不但是青壯年肩頭的沉重負擔,也對有限的照護資源帶來了極大的挑戰。風傳媒特此規劃「長照日本」系列專題,除介紹日本的照護狀況與困境,也希望藉著日本的他山之石,省思台灣的長照現況。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系列報導】長照日本》「一億總活躍社會」的最大難關:老人照護需求與日俱增

日本高齡化問題嚴峻,長照政策向來是政府面臨的難題之一,加上少子化情況日益嚴重,「老老看護」(日稱「老老介護」,指高齡夫婦、兄弟等互相看護的情形)已非什麼新鮮事,甚至是一種常見的長照模式。日本岐阜地方法院2015年進行了一場沉重的審判,當時74歲的魚谷克也(化名)涉嫌掐死高齡98歲的母親而遭到逮捕,法官最後判其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但在這場人倫悲劇的幕後,卻帶出了日本嚴峻的高齡化及長照問題……

由朝日新聞社會部出版的《媽媽,對不起,我已經到極限了——今天我們也身在旁聽席》(暫譯)
由朝日新聞社會部出版的《媽媽,對不起,我已經到極限了——今天我們也身在旁聽席》(暫譯)

《朝日新聞》社會部今年出版的《媽媽,對不起,我已經到極限了——今天我們也身在旁聽席》(母さんごめん、もう無理だ きょうも傍聴席にいます),就是描述這位74歲的老兒子因不堪照顧98歲的老母親,以菜刀將其殺害的無奈故事,娓娓道出了「老老看護」背後不為人知的沉重壓力。

據魚谷在法庭上的證言,他自福岡縣的高中畢業後,於25歲進入舊日本國有鐵道工作(於1987年解散,而後分割為7家JR公司),而後屆齡退休,生活單純。魚谷原本與雙親、妻子及2個女兒同住在岐阜縣大桓市內的一棟透天房裡,直到10多年前,魚谷的父親逝世,女兒們也因結婚各自離家。

母親膝蓋骨折揭悲劇序幕

一切的悲劇從2003年開始揭幕,魚谷的母親雙腳膝蓋骨折,若無人攙扶便難以行走,他和妻子雖曾申請「訪問看護」(日本《介護保險法》第8項第2條,主要是指「訪問看護員」至申請者的家中,為看護需求者處理進食、如廁、洗澡等生活基本需求),以減輕負擔,但婆媳關係逐漸出現隔閡,最後妻子於5年前離家出走。

而後,魚谷與年邁的母親相依為命,他開始替母親準備早餐,學習煎雞蛋、煮味噌湯等,竭盡心力照顧母親,卻也因壓力過大而開始失眠,而後魚谷被診斷患有憂鬱症,並開始定期到醫院接受治療。與此同時,母親的癡呆症日趨嚴峻,幾乎整天以昏睡度日,魚谷不得已於2014年3月將母親送到看護老人保健設施(介護老人保健施設,又稱「老健」、「老人保健設施」,主要是幫助曾因急性疾病就醫,但遲遲未能恢復的高齡者進食、如廁等生活基本需求,使其能慢慢恢復正常生活),但僅半年就把母親接了回來。 

日本厚勞省統計的「老老看護」年齡層。
日本厚勞省統計的「老老看護」年齡層。

不堪看護壓力 嫌犯對生活感到厭煩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