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租屋必看
  • 共軍實力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陳昭南觀點:「老男藍」們如何跟上新世代腳步?

林全內閣被譏「又老、又男、又藍」。(陳明仁攝)

林全內閣被譏「又老、又男、又藍」。(陳明仁攝)

常聽人引用一句流行話:

中國的年輕人具有狼性,台灣年輕人只想擁抱小確幸。何以致之?

然後,我們又會聽到援引中國極其活躍的李彥宏、馬雲、馬化騰、雷軍等等網絡大咖;台灣被拿來對照的名單則是3、4年級的張忠謀、郭台銘、施振榮等等。於是,自然就會引出一種奇怪的感嘆:老傢伙們該放手給年輕人了吧?

這話如何反駁?誰願意站出來反駁?

太陽花代表的不就是年輕世代的怒吼?白色力量不就是新世代的集結?2016大選新政治新社會的翻轉不就是青年創新的運動?

當老伙伴們不給新世代機會,新世代就起而行,自己來吧。

1531853476wewek1318學運屆滿周年,經濟民主連合與數10個公民團體今晚在立法院旁濟南路主辦「人民重返國會,民主轉大人」晚會。(楊子磊攝) (複製).jpg
當老伙伴們不給新世代機會,新世代就起而行,自己來吧。(資料照,楊子磊攝)

選戰期間所顛覆的「新意」飄散了?

選後全民都還沉浸在「新世代翻轉台灣」而歡欣鼓舞的餘韻時,可惜,四個月的政權交接期,卻讓得來不易的「新」與「歡」,再又一步步走回舊路子,一切似乎又都歸位回去了。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內閣名單所看到的真是「老男藍」,選戰勝利的甘甜變味了,迎向旭日的喜悅轉灰了,一群勝利者見面時喜孜孜的笑聲轉為陰沉沉的無奈!為什麼?

據準閣揆林全的解釋是:

不只在政界、在學術界等很多地方,有人才斷層問題,這也許包含他在內,60、65歲左右的人,都是嬰兒潮出生,佔據了很多機會,讓後面人才有斷層壓力有關,這是要面對、克服的問題,社會大眾對年齡偏高有意見,所以盡量透過共識營等方法,雖然年齡較高,但心態、作法,用年輕的方法來進行。

人才斷層問題是指5、6年級的野百合世代都銷音了?都不堪啟用?

我們必須承認,年齡不代表思想與認知的新舊,只是我們仍需要質問:從沒用過或不善使用FB、Line的老人們,乃至完全不知道PTT的鄉民語言者,他將如何跟新世代們平等且頻繁的網路對話與溝通?他如何真切的認知到未來即將面臨的AI世界大挑戰?他又如何能感同身受在動畫和網游之間的切換關聯?

曾經的,小英的選戰中,不斷推陳出新的各種文宣、影片、語言在在顛覆了傳統選戰的創新格調;小英歷次的重要演說也都以嶄新高遠姿態深深打動了年輕的心靈。但,何以在組閣此際,卻又告訴我們:是因為「人才有斷層壓力」所以找不到年輕世代來擔當國家改革的重責大任?這是跟社會對話的真相嗎?抑或是有不可告人的幕後隱情?

穩健是小英的內斂性格,也是林全四平八穩「不犯大錯」的基本態度,這千瘡百孔百廢待舉的國家也確實不容再犯重大錯失,可是,仍不免要質疑的:年輕即代表犯錯機率偏高?年長就一定穩妥無誤嗎?

準總統蔡英文及準行政院長林全30日出席「新內閣團隊」共識營。(顏麟宇攝)
小英也曾打動新世代心靈,但何以在組閣此際,卻又告訴我們:是因為「人才有斷層壓力」所以找不到年輕世代來擔當國家改革的重責大任?(顏麟宇攝)

套句吳典蓉日前寫過的話:「關鍵也許不是蔡英文的女性角色,而在於蔡英文及民進黨的進步理念是否堅實。」她這是在評論婦運團體抗議小英的文字,只要將其中「女性」兩字改換成「新世代」也會是一樣道理:「關鍵在於小英及民進黨的進步理念是否堅實。」

Nokia、Motorola工廠夠大品牌夠硬吧,也都曾是佔領全球市場的超大巨人,也曾很穩健的競競業業經營人類超大通訊產業,曾幾何時都銷聲匿跡了!何以都經不起蘋果的進步創新挑戰而應聲全倒!

穩健面對創新,勝負立知。進步創新未必是年輕仔的專利,卻顯然是他們的優勢!

柯P何以自陷苦海?國家機器該大修復?

再者,進入工業4.0,絕大多數的管理準則都被要求要扁平化、點狀化、輕盈化、速度化,對於早已習慣於一條鞭式層層疊疊的政府組織,這些年長閣員們能迅速吸收消化新型政府管理高效模式嗎?抑或是依樣畫葫蘆,繼續讓龐然大物的國家機器無效能怠惰性地耗轉下去?柯P前例在先,殷鑑不遠囉!

林全在幾天前的內閣團隊共識營上很精確表達,「新政府上任之後面臨嚴峻的財政挑戰,各部會應該落實「減法原則」,減人減事,才能新增創新業務,完成施政的目標」;林全也認為各部會「不要老是跟行政院要預算,要先把自己的金山銀山挖出來」,他說,做預算、人事的調整,如果真的還有困難,再到中央。

我不很清楚林全所謂「先把自己的金山銀山挖出來」,是否指的就是各部會各機構暗藏的小金庫,比如國民黨幾十年執政最擅長的輸送政府預算捐贈給各自成立的基金會或財團法人、智庫等等(像林中森這次明目張膽的募款也是其慣例),果真各部會首長都真的肯、真的願意、真敢大膽地將所有暗藏的「金山銀山」盡數起出供為公務所用,對於預算幾近被耗盡的今年度預算,絕對會是不無小補的「善舉」。

台灣經濟已掉入到谷底,掌舵的林全也已坦言,今年GDP(國內生產毛額)保一,「坦白講我覺得不容易,恐怕是做不到的」。他表示,現在是連續負成長,負成長還談保一不容易,能不負成長,都是很大的挑戰。

林全在新內閣團隊共識營上,對媒體提及經濟成長不佳說,「經濟不景氣,看起來讓今年度經濟成長不會樂觀,主因是出口衰退和投資不振,衰退來自需求不足。」

20160501-民進黨共識營第二日.準行政院長林全(陳明仁攝)
面對今年GDP保一大作戰,林全坦言不容易。(陳明仁攝)

這是老調重彈。接手一個被前朝搗爛的攤子,本來就吃力不討好,更何況是在全民高度期許的高熱壓力下,林全寧可先把醜話說在前,也是很可以理解與接受的。可是在林準院長釋出噩訊的後面,我們卻並未看到也未聽到,在大家言聽計從忍受不樂觀不景氣必然發生的現狀之後,以林全為首的智庫們所曾陸續提出並公布的各種改善之道,將會如何著手做去?以及,曙光幾時才會微微透出?

那些發表過而且份量頗重的幾大政策白皮書,和選前選後在檯面上自信滿滿一字排開的競選團隊們,何以又都在打洩氣球?

「寬頻是基本人權」,「老男藍」們聽懂嗎?

我只是想追問:台灣經濟現況誠然極其嚴峻,但我們需要的大開大闔的創新格局何在?老臣謀國重在穩健自不待言,可是面對新時代的經濟革命已然來到眼前之際,穩健所能解決的戰略戰術,是台面上幾位「老男藍」們所能理解抑或是胸有成竹的麼?

國民黨未換柱前,洪秀柱也曾誇誇大談「工業4.0」,明眼人一聽就知道,她其實是在瞎說。

小英去年11月19日在台中發表的「讓台灣成為一個智慧、永續、創新、開放的國家」以及在新竹發表的「亞洲矽谷產業政策」都提及「工業4.0」,但著墨並不多,她當時曾說:

下一個階段,我們希望讓物聯網、智慧應用產業,成為台灣經濟的新動力。「數位國家、智慧島嶼」就是我們的發展藍圖......。

她認為,這個理想的藍圖,應該至少要有三項特徵:

  • 開放治理模式。
  • 擁有豐富的創新生態系。
  • 這些智慧島嶼,必須是一個人才的舞台。

當時的政策演說小英擊中了一個關鍵命門:「寬頻是基本人權,這是我們的主張。」

然後她又說:

政府的心態應該先改變,當未來已經到台灣來敲門,政府的文官不能裝作門鈴沒響。包括創新創業法規、資金募集、人才培育等等的問題,政府必須和產業界一起把它盤點清楚。

政府的心態應該先改變,是的,這句話已經被支持者們朗朗上口了。於是又繞回到最開始的主題了:年長的「首長們」是否也已跟著新政治、新社會、新經濟而改變心態了呢?當你告訴「老男藍」們說「寬頻是基本人權」的主張時,他們都全聽懂了嗎?

工業4.0是以智慧製造和生活為主導的第四次工業革命。這樣的命題很簡單,可是「老男藍」們真的都能認知到:兩年後(不是四年喔)台灣將會因為全球AI開展的進度和適應度,而陷入到向上提升或繼續向下沉淪的大危機與大轉機中嗎?

最新的訊息是:韓國已提列86億美金投入Al產業了,日本也已展示更大決心而編列了1800億美金投入Al產業,而中共呢?請問「老男藍」們的新政府如何看待?又將如何因應?以及如何在此大潮中趁勢擺脫中國經濟糾纏,進而走出自己的新坦途?這些深切關係台灣新經濟與新世代未來願景的政策,是否都該公開對引頸翹盼的新世代們有個清楚的宣示?

時不待予,「老男藍」們既已備位行將接掌政權,請盡快把握好有限時間,讓自己跟上新世代們的認知與期待的腳步。他們才是台灣的未來,他們才是台灣的希望,給他們真實願景與滾動的方向,他們就會走出小確幸的象牙塔,他們就會迎向工業4.0所將的襲來大浪潮。

台灣新世代不是羊,給他們機會,一樣可以勇猛似虎狼喔!

*作者曾任第二、第四屆立法委員、民進黨中央黨部組織部主任、民進黨中常委、2016全國農田水利會小英後援總會執行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