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歸零死」蔚為風潮:不添麻煩,少了紙錢,人生終點可以環保又乾淨

我們無法決定自己的出生,但至少可以決定怎麼離開人世。台灣傳統觀念追求「厚葬」,哀榮備至的隆重喪禮才合禮;但日本人對生死看得更坦然,除了替自己提早規劃生前契約,不讓至親為身後事苦惱外,更有人選擇極簡的「歸零死」,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自己的後事自己辦 日本「終活」正夯

少子化和高齡化夾殺日本社會,根據日本內閣府公布的高齡化白皮書,平成26年(西元2014年)人口高齡率已經達到26%,青壯世代背負沈重年金稅務壓力之外,更得照料臥病在床的長輩,還可能因此離職;老人照護機構品質也堪慮,看護工時長壓力大,甚至曾發生將老人從樓上活活摔死的慘劇

許多父母不願死後再給兒女添麻煩,趁著身體硬朗的時候致力「終活」(日文中找就業機會叫就活,找婚姻對象叫婚活,規劃自己的人生終點,自然就叫終活),甚至還有旅行業者開「終活團」,帶著銀髮族去看墓碑看骨灰罈,而且行程氣氛明朗,毫無談論生死的肅殺之氣。

生前契約市場一片蔚然,不但有殯葬業者提供完善方案,坊間也出版大量終活書籍,從起草遺囑到挑選墓地,SOP一應俱全,套上台灣出版社愛用的菜市場書名,還真是讓人「第一次幫自己辦後事就上手」了。

日本墓地貴,因此流行火葬,雖然骨灰可集中在家族墓,節省土地費跟舟車勞頓成本,但辦一場哀榮的葬禮少說數百萬日圓,如果信的是某些宗派的佛教,為了死後得以成佛,家人還得再花數十萬請寺院替往生者取個戒名。

日本書店裡甚至可看到讓人輕易完成遺囑的教學組。(圖/許世哲攝)
日本書店裡甚至可看到讓人輕易完成合法遺囑的教學組。(圖/許世哲攝)

無葬禮無墓地無骨灰 「歸零死」的極簡美學

除了自己的後事自己辦,日本銀髮族還出自現實考量,發展出「歸零死(ゼロ死/Zeroshi)」觀念。零死指的是「零葬禮」「零墓地」「零骨灰」,斷氣兩天內,直接送到火葬場火化,骨灰不進靈骨塔,而是選擇帶回家中供奉,或乘船撒入海中,一切回歸於零。

2014年日本一份針對全國葬儀社的調查顯示,選擇以「歸零死」劃下人生休止符的比率,竟然高達22.3%,大約等於每5人就有1人,業者也表示,過往迫於經濟條件難以負擔葬禮,不得不從簡者多,但最近選擇零死的高齡者,則是出自現實考量:與其把今生的錢花在來生回報未可知的葬禮上,不如留給現世的親人。

沒有守靈也沒有告別式,選擇零死的喪家只需支付棺木、骨灰罈和靈車費,火化後的骨灰由於屬於遺體,法律上禁止一般人隨意棄置,亡者的遺願若是海葬,則必須再找業者開船出海,費用從5萬日圓起跳,又可再分個別、合葬、委託等形式。

不過畢竟葬禮是辦給活人看的,若沒有先立下明確遺囑,親族間往往因此發生紛爭,例如兒女遭到亡者的兄弟姐妹責備,或者因此影響遺族的社會觀感。

化作春泥更護樹 或者乾脆跟地球說再見

除了海葬,喪家還可選擇山葬或樹葬,將遺骨粉碎後撒入山中,或者裝入特殊容器內再埋到土裡,骨灰可成為植物的養分,化作春泥更護花。樹能成為遺族憑弔的對象,提供樹葬的集合式公園也供不應求,平均抽籤應徵率高達近10倍。

如果想讓亡者上達天聽,也有最高端的太空葬可選,栃木縣一家業者開發出喪葬專用的太空氣球,將骨灰裝入其中,氣球飄到平流層時會再度膨脹,一路把骨灰送進宇宙。但費用也跟著升級,最便宜的套裝從20萬日圓起跳。

不僅日本,近年台灣人對生死觀較為開放,入土為安不再是唯一選擇,103年統計火葬率已達92.83%,且全台目前已有29處可供樹葬的自然生命園區,雙北及桃園市每年也共同舉辦聯合海葬,自民國90年推動以來,已有逾16000人選擇回歸自然的葬法。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