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生父母在阿根廷軍政府時期入獄,從此人間蒸發:與親人離散40年的阿德里婭娜

阿德里婭娜(中)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出席了一個感人的記者會。(BBC中文網)

阿德里婭娜(中)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出席了一個感人的記者會。(BBC中文網)

在阿根廷,一名剛出生就被人從母親懷裏奪走的嬰兒,時隔40年後在倡議組織的幫助下與親人重聚。

40歲的阿德里婭娜(Adriana)要求不透露自己的姓氏,她在進行DNA檢測之後確定了自己的身份。

她的DNA證實與她父母的親戚吻合,而她的父母已在阿根廷軍政統治時期失蹤。

阿德里婭娜是倡議組織「五月廣場的祖母」(Grandmothers of the Plaza de Mayo)幫助尋回了第126個孩子。該組織的協助對象是阿根廷右翼軍政府時期所謂「骯髒戰爭」(Dirty War)期間的受害者。

在一場記者會上,阿德里婭娜說,當那一對撫養她長大的夫婦死去時,有人告訴她,她並非是他們親生的。

「我在一個星期六知道這件事情,到星期一我就已經去了找『五月廣場的祖母』。由於我的出生日期,使得我最想知道的是,我是不是那些失蹤的人們的孩子,」她說。在1976年至1983年軍政統治期間,有數以百計的孩子被從作為左翼活動人士的父母手中奪走。

阿德里婭娜接受了DNA檢測,但是四個月後,仍然沒有在「祖母」組織記錄軍政統治期間失蹤或被殺的人口數據庫中找到吻合的基因。

「我開始想,我是被拋棄的,被送走的,被賣掉的,是他們不想要我,」阿德里婭娜談到她的親生父母說。

但是在周一(12月4日),她終於收到了身份權利全國事務處(National Commission for the Right to Identity)的電話,說他們有一些信息想要當面交給她。

阿德里婭娜立刻前往那裏。她在那裏被告知,她的親生父母是薇奧萊塔·奧托拉尼(Violeta Ortolani) 和埃德加多·加尼爾(Edgardo Garnier)。

A woman named Adriana (she wished not to release her current last name), who was taken away from her mother during the 1976-1983 Argentine dictatorship, speaks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at the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 Abuelas de Plaza de Mayo (Grandmothers of Plaza de Mayo) headquarters in Buenos Aires, Argentina December 5, 2017
活動人士在現場手持阿德里婭娜父母的照片,他們 在1977年失蹤

這對夫婦是在拉普拉塔市學習工程學時邂逅,後來也在那裏積極參與左翼學生組織。

奧托拉尼在1976年12月被軍隊囚禁,當時她已經懷有八個月的身孕。

1977年1月,她在仍然被囚的情況下生下了阿德里婭娜。加尼爾也是一個月後被囚禁,當時他正在尋找他失蹤的愛侶和孩子。

被拘禁時分別是23和21歲的薇奧萊塔·奧托拉尼和埃德加多·加尼爾,在此後都沒有人再見過。他們是在軍政統治期間失蹤後杳無音訊的三萬人當中的兩個。

加尼爾的母親從未停止過尋找她失蹤的孫女,也是「五月廣場的祖母」組織中的一個重要人物。

她未能出席周二的記者會,但是阿德里婭娜表示,她已經和祖母通過電話。

「她是一個裏裏外外都那麼美的人,」阿德里婭娜說,「愛比仇恨更強大,永遠都是。」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