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中專欄】為何白色情人節變日本人夢魘?他羅列現實種種崩潰,沒回送更高級的真慚愧…

情人節前夕,東京的巧克力專櫃前人頭攢動的景象,簡直像是台灣搶孤的場景。(圖/張維中提供)

情人節前夕,東京的巧克力專櫃前人頭攢動的景象,簡直像是台灣搶孤的場景。(圖/張維中提供)

情人節又要到了。倘若在情人節前一天或當天,你恰好人在東京的話,請務必到百貨地下街晃一圈。瞧一瞧在巧克力專櫃前人頭攢動的景象,要是原封不動放到台灣,簡直像是衝鋒陷陣去搶孤。

日本的情人節跟其他國家不太一樣。2月14日這天習慣上是女生送給男生,最早大概從昭和30年代後半(1950-1960年代)就出現這樣的形式,日後在傳媒與商家推銷中流行起來。不過最初,日本人對情人節沒什麼感覺時,情人節巧克力其實乏人問津。1958年(昭和33年)新宿伊勢丹百貨首次推出情人節巧克力賣場,掛出「情人節特賣」的手寫看板,賣了三天,最後只慘澹地賣出十片巧克力。第二年,新宿伊勢丹改變策略,決定集中女性消費者為目標,推出可愛的心形巧克力,並且主打「女生送給男生的心意」宣傳標語,據說是讓日本情人節演變成由女送男巧克力習慣的濫觴。

日本巧克力商為了賺錢,後來又搞出一個3月14日「白色情人節」來。只賺女生的錢那麼夠呢?得想辦法讓男生也掏錢才行。於是,大概在1977年左右,日本福岡的甜點店石村萬盛堂為首,開始鼓吹2月14日收禮的男方應在下個月回禮,藉以傳達對女方的謝意,日本人創造出來的白色情人節就此誕生。

情人節本來只專屬於情人之間的事,後來又搞出一個說法,鼓吹即使不是情人,朋友、同事、上司屬下和家族,也要在情人節這天贈送巧克力。但,這不是「情人節」嗎?巧克力送心儀的人是理所當然,怎麼忽然因為感謝的名義,要在這一天送起朋友呢?西方人來到日本,都對情人節怎麼硬扯變成「感恩節」覺得不可思議。偏偏日本人對於傳媒的操作很無抵抗力,再加上集團意識養成跟風的潮流,大家也就乖乖的照做了。有時候,我真的覺得日本人太單純。

情人互贈的巧克力被稱作「本命巧克力」;非情人互贈的巧克力,則被定名為「義理巧克力」。巧克力送來送去,行之有年的習慣,喜歡並且照做的人很多,不過近來反彈的人也愈來愈多。尤其是對於「義理巧克力」的贈送,不少人都感到厭煩。因為收到還要回禮,淪為形式化的繁文縟節又勞民傷財,一點意義也沒有。

(
「義理巧克力」的贈送,淪為形式化的繁文縟節又勞民傷財。(示意圖/Max_Ezaki|IRIS MONDE@pakutaso

2018年日本Godiva巧克力在情人節來到前,做了一則新聞全版廣告,引起網路上的熱議。廣告欲傳遞的主題是:「停止吧,義理巧克力。不想送就別送了。」明明是該要促銷賣巧克力的巧克力商,卻逆向操作出這樣的廣告,引人注目。Godiva在廣告文案中寫道,如果是情人,送本命巧克力當然很好,但如果不是,只是把巧克力當作調整公司內人際關係的工具,或者每逢此刻就煩惱該買什麼,又要破財多少錢,那麼真的停止這一切對自己、對大家都好。

日本網友對這則廣告感觸良多。不少男網友都跳出來支持,說:「如果公司內只收到一個人的巧克力也還好,但收到十個人就要在白色情人節一一回禮,而且要是對方買的巧克力是名牌,你也不能送個便宜貨,最後真的會破產。」

但也有女網友不認同這樣的反應與廣告,有女網友說:「只不過是送個巧克力都那麼斤斤計較的男人,心眼真小。如果真的那麼在意,收到義理巧克力,大可還回去啊。」其中我覺得最特別的一則留言,是某位先生的妻子的留言。她說:「真的希望義理巧克力消失。每一年,先生在公司裡收到義理巧克力,最後要負責去採買回禮的人,不是他,是我,他的老婆。收到的巧克力有三十圓的平價巧克力,也有五百、一千圓的名牌巧克力,但回禮時,考量到先生對於送禮者『一視同仁』的態度,最後只好全買一千圓的回贈。荷包大失血。衷心希望日本公司明文禁止義理巧克力的贈送。」

話雖如此,我的男性友人小野君,在看完網路上那些男網友「痛苦」的心聲後,卻淡淡地對我說:「好希望,我也能那麼痛苦一次。」呃,原來還沒有交往對象的他,既沒有收過本命巧克力,也從未在公司裡收過同事給的義理巧克力。

我默默聽著,原本想問他是否也對這則新聞同感,只好緘口。是不是今年該送個義理巧克力給小野君,好讓他「痛苦」一下呢?原本對送義理巧克力這件事也沒啥好感的我,那一刻忽然也動搖了。

收到或者沒收到,情人節的巧克力,有人正幸福,也有人在痛苦。那又甜又苦的口感,就是面對愛必須經歷的滋味。

(
巧克力又甜又苦的口感,就是面對愛必須經歷的滋味。(示意圖/pakutaso

(原標題:情人節巧克力的滋味)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