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從號字餅、七子餅到大師祥雲

易武的瑞貢天朝茶號最具代表性的號字級茶莊。(圖/作者提供)

易武的瑞貢天朝茶號最具代表性的號字級茶莊。(圖/作者提供)

都是雲南省,一個是臨滄的祥雲縣的祥雲鎮,一個是西雙版納的勐腊縣的易武鄉。

一個在300年前的十八世紀,易武是「瑞貢天朝」雲南普洱茶的重鎮,易武的「號字級」茶莊成就了普洱茶超越其他六大茶類,成為最具歷史文化價值的茶類。

祥雲呢?在普洱茶的歷史上,恐怕很少有人關注,但在1937年卻有一位影響了普洱茶發展的重要人物出生-鄒炳良先生,他在2007年被封為中國唯一的普洱茶終身成就大師。

當易武的「號字級」光環褪去,1950年之後的新中國崛起,鄒炳良先生在1950年代在四川的西南檢驗局,派到雲南的勐海茶廠,一直到1996年退休。普洱茶繼「號字級」之後的「七子餅」就是鄒炳良先生所開啟。

傳奇是必須要傳承。當車順號、同慶號在1930年代走入歷史,而「七子餅」的時代興起,鄒炳良先生拼配的「7542 」、「7572」卻成為「號字級」之後普洱茶傳承人,也為普洱茶熟茶工藝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留下了新的一頁傳奇。

從「號字級」和「七子餅」,茶不過是茶,但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匠人,在普洱茶的歷史上,為什麼只看到「易武」這個產區,只看到「易武」的茶好不好喝,而「號字級」茶的「號」就代表了品牌的價值。製茶師匠人的價值何在?普洱茶在收藏的價值上能不斷升值,成為文物和品飲的市場爭相競逐的珍寶,品牌的故事何其重要,但為何製茶師匠人卻相對被冷落?

當1999年聯合國推出了非物質文化遺產,世界登陸及評選,普洱茶的製茶工藝也進入了重量級的「非遺」行列。也許,我們可以從品牌的視窗,重新再看到「非遺」的「匠人」的位置,而這個位置,被低估得太久了。

祥雲,不是易武,但國寶級的製茶師「非遺」的熟茶工藝傳承匠人---鄒炳良先生(出生於祥雲),正在開創一部普洱茶的非遺紀錄,或許在普洱茶走出易武之後,祥雲正在天地間創造出下一個傳奇。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