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爸媽歇斯底里咆哮的日子:可怕的不是精神病,而是大人不願承認自己生病了

爸媽總是無預警地暴怒大吼、歇斯底里,孩子晚點回家就被狂罵2小時,夜裡不讓孩子睡覺、白天還不斷打手機到學校,甚至揚言「如果你不乖,我們一起死」──如果你曾有這樣一個童年,你可曾想過,或許是爸媽生病了?

在兒童福利聯盟介入的「高風險家庭」裡,就有許多這樣的故事──

小楷媽媽時常傳割腕照片給孩子看,怒控「都是因為你們不乖,我才變這樣」;阿成媽媽患憂鬱症已15年,每當喝酒便抓著孩子訴苦、大哭、自殘;豪豪爸爸患有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症),只要發病產生幻覺就懷疑阿嬤要偷他錢,動不動對阿嬤大吼、說要打阿嬤……這些孩子想當然爾,過得非常不快樂。

所謂「高風險家庭」,係指家庭狀況有害孩子身心健康發展,但還未形成家暴、虐待的階段,家長患有精神疾病即是其中一種。

雖然這些家長還沒對孩子進行肢體暴力,但若整個成長過程都待在一個時不時爭吵怒罵、大哭自殘的高壓環境,勢必讓孩子過得相當沮喪,嚴重者可能跟著患上精神疾病、仿效大人以自殘方式宣洩情緒,因此,若知道有這樣的家庭,政府勢必該介入協助輔導家長就醫或心理諮商,以控制病情。

當人患上精神疾病,受苦的絕對不只他自己,而是連孩子、伴侶、甚至雙親一同拖下水。然而,要說服家長去「有病就要看醫生」並不是件簡單事,要家長持之以恆地看醫生、乖乖吃藥更是困難,對於精神疾病,太多人自認「我很好,我沒事」。

患上精神疾病並不可怕更不可恥,可怕的是我們對精神疾病一無所知、甚至拒絕承認。綜合訪問3個精障與自殺議題家庭並結合兒福聯盟提出的倡議,以下針對此類高風險家庭提出5點意見,供政府未來進行心理健康政策參考:

1. 宣導「精神疾病不可恥」,別讓有病的人再堅持自己沒病

過去台灣人對「精神疾病」總是難以啟齒,而曾服務過豪豪家庭的陳社工便分享,豪豪爸爸至少還知道要看醫生,已經很好了,很多家庭會堅持家人只是「卡到陰」,帶去廟裡灑符水。

另一名患上思覺失調症的家長,綺綺媽媽即是一例。即便思覺失調症吃藥就能控制,綺綺跟爸爸也覺得媽媽該配合吃藥、注院,外公卻從不承認媽媽生病了,還把到府注射的醫師趕回去:「沒有病,為什麼要看醫生?」

或許是因為精神疾病在台灣背負的污名,病患總被視為「不正常」、不敢承認,然而在高壓現代社會,心理生病其實是件很正常的事,身體病了要去看醫生、心理病了當然也要,因此處理精神疾病的第一步,仍是我們必須大方坦然地承認這就是一種病,這部份有賴教育從基礎紮根、改變國人觀念。

有病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明知有病卻拒絕治療。(示意圖/Pakutaso) 
有病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明知有病卻拒絕治療。(示意圖/Pakutaso) 

2. 加強個案通報系統:社工不是神,若沒人求救,他們也無法幫忙

「如果沒有求助,我們遇不到這樣的家庭……有人會去怪社工說出事你們怎麼沒去幫助,啊就真的不知道,是要怎麼幫助?」曾協助綺綺一家處理媽媽思覺失調症問題的鄧社工點出當今社福機構無奈:需要幫助的家庭太多但如果沒有人求助,他們很難接觸到這些個案,怎能怪社工都不做事?

有精障或自殺困擾的家庭要被「看見」,終究有賴鄰里鄉親或學校老師的細心與熱心,能察覺一個家庭的異狀並且通報,問題才有可能被解決。

人與人之間若是能多一個關懷,就可能避免悲劇產生,長年受到精神病患伴侶壓力的綺綺爸爸也表示,若當初沒有熱心雞婆的朋友幫忙通報社會局,「我現在(墳頭上的)草都不知道長多高了!」

3. 提供醫療費用補助:病房每月2萬、諮商一次2000,誰付得起?

即便發現問題,若經濟能力無法負擔醫療費用,一切也只是白搭。據社工表示,雖然兒福聯盟初期仍會補助經濟弱勢家庭一些醫療費用,但後續還是得由他們自己負擔,而據綺綺爸爸表示,目前私人療養院住院一個月動輒2–3萬、就算是健保病房也要5700元,若不是「好野人」,這絕對是筆沉重費用。

心理諮商的費用也相當驚人,目前健保與社區門診一位難求、私人諮商所的會談費用一次落在1500–2000不等,狀況嚴重者初期一個月可能要諮商4次,一般家庭是無力負擔的。在精神疾病日益普及的當代,如何提供醫療費用補助,也是相當重要的一題。

一個月要價兩萬的病房,對多數人來說都是不小的經濟負擔。(圖/MIKI Yoshihito@flickr)
一個月要價兩萬的病房,對多數人來說都是不小的經濟負擔。(圖/MIKI Yoshihito@flickr)

4. 增加社工與公衛護士人力:一人顧300人,是神也會垮

社福機構不可能看顧一個家庭一輩子,通常病患只要穩定吃藥就診便能控制病情,因此在個案家庭狀況穩定後,他們會將監督病患吃藥的責任轉交給公衛護士,然而兒福聯盟指出,目前一名公衛護士平均必須同時管理300個個案,根本不可能顧好每一個病患。

一名社工更表示,曾聽聞有必須顧500個個案的例子,在每日操勞下,公衛護士也只能打電話去問「吃藥了沒」、在表格上打個勾,病患到底要沒有乖乖吃藥,就不得而知了。

因此,增加社工員與公衛護士人力,亦是極為重要的一題。從人力多寡,或許就可以看出政府有沒有重視這一塊。

5. 讓相同境遇家庭互相支持:同是天涯淪落人,才知我們不孤單

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當然也不可能全然寄望政府指派無限多的人力來顧好每個有精障、自殺等問題的家庭,而飽受太太思覺失調症之苦的綺綺爸爸就建議,可以讓處境類似的家庭組成團體,可能用Line聯繫、不定期一起出去走走,讓彼此能知道自己不孤單,並透過結交新朋友走出困境。

或許看過兒福聯盟分享的諸多故事以後,那些飽受爸媽情緒折磨的過來人會了解:原來小時候的自己並沒有錯,只是爸媽生病了。精神疾病一直都存在,並不是人們裝作看不見就能置身事外,面對它,才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本文主圖取自Dick Thomas Johnson@Flickr,僅為示意,與文中人物無關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