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不同國家,年輕人卻有著一樣的煩惱?比利時漫畫新銳:請不要害怕出錯

編按:你在青春年少時,是否也曾害怕被孤立、希望自己能被朋友和家人所接納?對於來自比利時的新銳漫畫家布雷希特.艾文仕來說,青春期的那些感受,正是他的作品「狂歡夜寂寞」動人的原因……

比利時新銳漫畫家布雷希特.艾文仕(Brecht Evens)受台中國際動漫博覽會邀請,來台分享並與策展人林莉菁對談。他先和大家介紹他的故鄉—比利時荷語區。比利時是個十九世紀誕生的中立國家,和台灣差不多大小,漫畫能量卻足以媲美歐漫大國法國,世界知名的《丁丁歷險記》就是出自於比利時。

艾文仕自年幼時就開始畫漫畫,就學後也一直在繪畫方面有優異成績,直到大學進入高手雲集的藝術學院就讀,才發現藝術創作世界的寬廣與自己的平凡。

此即使畫漫畫對他來說已經變成是理所當然的反射動作,但他不拘泥於過去所累積的東西,而是透過不停的破壞與自我質疑,一邊重新透過插畫的角度去思考漫畫可能的其他呈現方式,一邊在藝術學院就讀期間重新建構出自己的風格,代表成果便是他二十歲時開始創作、在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大放異彩的畢業製作《狂歡夜寂寞》。

20歲的艾文仕仍對於青春期的感受有著深刻的印象,對於同儕團體間有些人是人氣王、有些人卻邊緣化甚至被排擠的現象,有非常敏感而纖細的觀察。他請現場聽眾回想,自己是否在青春年少時,也曾有過害怕被孤立、希望自己能被接納的情感?艾文仕也表示自己是在大學畢業、作品與人格都較為獨立成熟後,才漸漸不再對人際關係那麼患得患失。《狂歡夜寂寞》便是在這樣的心境下誕生的作品。

編劇方面,他直覺式的很快完成故事的構思,在視覺上他則做了許多嘗試。但他表示,自己小時候畫畫其實也運用很多色彩,但都只是用顏色去塗滿鉛筆線內的區域,只是在「著色」,而沒有真正了解色彩的運用。就讀藝術學院期間,艾文仕接受許多色彩方面的訓練,包含用少數的顏色去表現畫面,也讓他體認到著色與運用色彩的不同。在老師的鼓勵與鞭策下,他的風格變得更加自由奔放、也實驗各種不同的方法,到後來,桌上有什麼素材他就拿什麼畫。

此外,艾文仕表示他的作品是以三度空間去思考並創作,但「對話框」是平面二度空間的設計,他認為這樣會破壞作品整體的立體感,因此他的作品不使用對話框。他也表示,西方人已很習慣由左往右與由上往下閱讀,同時可以靠圖本身的視覺動線導引,因此他的作品裡也看不到我們常見的「漫畫單頁分框」。

莉菁也問,有些漫畫家會把電影運鏡的手法運用在漫畫上,為何艾文仕曾說自己不想把作品變成「紙上電影」,不考慮使用這樣的技巧?艾文仕表示他並不排斥,但反對太過濫用這樣的技巧,漫畫和電影是本質上就不同的兩種媒介,各有各的優點,電影除了畫面以外很大一部分是仰賴聲音(配樂、對話、音效),但漫畫並沒有這個部分,他認為應該要去發揮漫畫╱書本這種表現形式的特色與優點,而不是一昧的去模仿電影。

接著艾文仕陸續介紹他的其他代表作品,包含《我們愛藝術》、《花豹紳士》、《LV巴黎百繪》等。艾文士的繪畫特色是幾乎不打草稿,直接使用顏料作畫。這樣的作畫方式相當容易出錯,但他表示「請不要害怕出錯」,有時候畫錯了反而可能是個轉機,讓你去進行一些變化,只要結果是好的,也就沒有所謂對或錯的問題。

艾文仕親和熱情,十分受到民眾歡迎,不但講座爆滿,更在會後為讀者一一簽名繪圖合影,讓民眾感受這位國際獲獎連連的比利時漫畫家,其實只是個平易近人的大男孩。他分享了許多比利時與台灣的異同之處,也在漫畫的呈現與創作上交流,提供給大家嶄新的思考方向。

艾文仕(圖/台中國際動漫博覽會粉絲專頁)
艾文仕與熱情的民眾交流,並為他們簽名、繪製插畫。(圖/台中國際動漫博覽會粉絲專頁)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原文出自台中國際動漫博覽會粉絲專頁

責任編輯/郭丹穎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