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休兩三天、每天工作12小時是他的日常,客運司機揭露超時工作的真相…

2017年初,國道5號的蝶戀花車禍事件鬧得沸沸揚揚,客運司機的家屬與旅行社針對是否超時工作、是否疲勞駕駛,雙方各執一詞,也讓人開始關注客運司機的工作環境,學長姐說特別訪問擔任大客車駕駛的阿茂(化名),來談談這個行業的甘苦。

阿茂在客運公司已經服務15年,服務的範圍涵蓋全台,基本上,只要公司有需要,阿茂就必須隨傳隨到,更曾經因為公司的車輛調度出了問題,在一天之內,從桃園開到高雄接客,再重高雄開到台北跑行程,接著大半夜在從台北開回桃園機場待命。

除夕想休假,他等了7年

「大家最期盼的假日,就是我們最忙碌的工作日。」對像阿茂這樣的遊覽車駕駛來說,許多人引頸期盼的連假,正是他們辛苦的開始。根據新聞報導,這次國道意外的康姓司機從小年夜休息一天之後便開始工作,連續工作長達12天以上,外人看起來似乎難以置信,但阿茂早已司空見慣。

「距離我上次除夕輪休,已經是七年前的事了,放假當天接受著同事們忌妒的目光,對我來說,終於能回家和家人好好吃頓年夜飯,就已經是很幸福的事了!」由於每年的年假之後,緊接著就是元宵節和228連假,因此阿茂通常要到三月左右才會有些許的喘息時間,在連假多、比較忙碌的月份,月休兩、三天已是阿茂十五年來的「日常」。

2016年底,一例一休正式上路,就是希望這樣的情況得到改善。然而,真的有幫助到這些司機嗎?阿茂無奈的說:「一例一休的法令走它的,我們還是做我們的。畢竟連假時那麼多人要回家、出門玩,如果真的實行一例一休,司機哪夠?」

而同樣引發爭議的,是關於駕駛的工作時間不得超過10小時,但公路總局的定義卻說「手握方向盤的時間才算工時」。然而,客運司機只要手不握方向盤就不算在工作了嗎?

阿茂說,有時候早起去公司報到,再開車去載客、跑景點,最後送乘客回去,一天算下來至少八、九個小時起跳。但是,工作並不是送乘客回去之後就結束了,還要打掃車子內外,保持車子的整潔;如果接到手上的案子是一天以上的行程,每天早上還要早起去檢查車子的胎壓、油、水、逃生設備等等。

因此正常的狀況下,一天的工時絕對超過12個小時,所以為了保持清醒,阿茂的車上總是放著提神飲料與B群,「本來為了提神還會吃檳榔啦!但是結婚有了小孩後就戒掉了,但菸是真的戒不掉,因為感覺在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路上,菸和方向盤是自己唯一能掌握的東西。」

阿茂苦笑的表示,車內車外的「不確定」太多了,車外可能會碰到塞車、車禍,車內可能會碰到因為暈車吐得滿車的客人,或者是因為酒醉在車上鬧事的客人,因此對阿茂來說,菸應該是他在工作時精神上的最大慰藉吧……

「哪份工作不辛苦?」為了家庭,他會繼續做下去

面對這麼長工時的工作,難道都不覺得辛苦,或者萌生換工作的念頭嗎?對此,阿茂笑著說:「不會啊!出來工作,哪份工作不辛苦?都已經做了15年了,再怎麼辛苦也習慣了。」由於現在大環境的景氣不好,因此阿茂很珍惜自己的工作,他也很欣慰自己三個兒子都能體會父親的辛勞,阿茂的大兒子前年畢業,現在在竹科當工程師,「當他對我說出:『阿爸,我已經開始賺錢,以後你就不用早出晚歸那麼辛苦了』的時候,心裡還是很感動的。」阿茂驕傲地說。

15年,阿茂覺得自己的客運司機生涯不算長,但見過的狀況也不少。這次國道車禍,阿茂認為既然發生了,就必須去思考如何不要讓憾事再度重演。民眾該知道的是,如何在翻車的情況下自救、以及如何制定更好的制度來保障勞工及遊客的權益,才是從這次事件中大家該得到的教訓。

「其實,工作做久了,真的會有一種很煩的感覺,但每次只要有乘客很開心地跟我道謝,這種煩的感覺就不見了,感覺好像自己的服務被肯定,心中就會有種成就感!」阿茂說因為這一行,他認識了很多朋友,到現在,他還會收到台南來的文旦,或是古坑來的咖啡。

或許,我們未曾注意到他們,但他們確實在我們每一趟的旅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我們能幫助他們的,除了為他們爭取更好的工作環境,還有在每一趟旅程結束後,送上我們最真摯的感謝!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