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我們不想看到鱷魚一直流眼淚!

作者認為,年改後退休金減少,總統蔡英文、副總統陳建仁向軍公教致歉是偽善和「鱷魚的眼淚」。(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年改後退休金減少,總統蔡英文、副總統陳建仁向軍公教致歉是偽善和「鱷魚的眼淚」。(資料照,顏麟宇攝)

年改後退休金減少 總統副總統向軍公教致歉

任何一位被無端剝奪合法退休權益的軍公教警消們,在看到上面標題後,今晚鐵定要吃安眠藥了!

我們想,如果中文大辭典裡的「偽善」和「鱷魚的眼淚」詞條下需要解釋,中華民國總統與副總統的「年改後退休金減少 總統副總統向軍公教致歉」絕對是首選!絕對後無來者,絕對無人敢與之爭鋒!

在氣憤之餘,我們還是要冷靜下來,好好思考一個問題:「政府存在的目的是什麼?」

政府存在的目的絕對不是提供一個政治團體去分配資源,好讓成員擁有職位,進而擁有累積三代不愁吃穿名利的機會;政府的存在,絕不是提供某些人用公權力與國家機器,來剝奪特定階級或族群的人權與權益;政府的存在,更不是提供某些人濫用公權力與國家機器,來迫害不同意識形態、政黨或價值觀的人民!

政府存在的目的,就只是讓人民對未來有美好的想像!

那麼,執政黨所謂的「年金改革」做到「讓人民對未來有美好的想像」了嗎?

對於收到所謂的「處分書」後,相信99%的退休公教人員都會有著和李家同教授共同的感受—「晚景淒涼」!一個讓人民對未來感受到的是「晚景淒涼」的政府,如何要人民相信改革沒有針對性?改革不是鬥爭?改革不是合法掠奪?

20180619-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上午開始在立法院周邊集結。(蘇仲泓攝)
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19日上午開始在立法院周邊集結。(資料照,蘇仲泓攝)

軍公教警消並沒有如政府所宣稱的「反年改」的心,軍公教警消要的不多,要的不過就是希望執政黨的「改革」做到以下:

  1. 不論職別、全國一致、同步實施。
  2. 著重開源措施、加強基金經營成效。
  3. 信守信賴保護、堅持法不溯及既往。
  4. 增強政府效能、積極藏富於民。

只要做到以上4點,軍公教警消怎麼會有不同意見?軍公教警消怎麼會站上街頭反對?更何況傳統以來,穩定國家機器正常運作、維持文化知識傳承、保障國家人民安全的軍公教警消的一切,早就和「國家」綁在一起,「覆巢之下無完卵」觀念的堅定,更是其他職別所不曾有的。所以,只要做到以上4點,軍公教警消不但不會有不同意見,相反的,還會呼朋引伴站出來表態支持!

可惜的是,蔡政府一項都做不到!如此,讓軍公教警消如何能昧著良心,去支持一項注定要禍國殃民的政策呢?

因為政府對以上4點基本原則的置之不理,使得我們不得不反對「掠奪的年改」之外,還有因為「合法掠奪的年改」產生的負面外部性,讓我們不得不擺脫溫良恭儉讓的形象,站出來和政府打對台!

20180620-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20日於立法院外遊行。(顏麟宇攝)
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20日於立法院外遊行。(資料照,顏麟宇攝)

首先,「掠奪的年改」之後,百業蕭條、內需市場與通貨緊縮立刻呈現,經濟前景黯淡。

其實,在「掠奪的年改」作業啟動之後,軍公教警消已經悄悄開始未雨綢繆的減少消費,待年改三法通過確定實施之後,軍公教警消加碼開始互相提醒減少消費。你不能怪軍公教警消自私,在考慮退休金平均減少3到4成,加上通貨膨脹、滾動式檢討的威脅下,如果你是軍公教警消其中一員,除了必要的食衣住行之外,其他的不必要消費,你能拿的出手嗎?你能不未雨綢繆嗎?

理論上,一塊錢在外流通時,會造成十塊錢左右的效益,當軍公教警消開始減少消費後,服務業及餐飲旅遊業立刻感受到陸客不來之後的第二道景氣寒流,一點也不意外!

其次,「掠奪的年改」之後,疲弱的國防將無法保障國家與人民的安全。

「現在的我們,就是未來的你們」,一輩子愛國的學長被譏為米蟲,當不得不在街頭抗爭時又被暴力對待。樓地板出現後,晚景堪憐又成了大家的共識。這樣被國家拋棄的現役部隊幹部、這樣的後備幹部,會有士氣嗎?萬一真有戰事發生,國家與人民的安全有保障嗎?

現在的戰爭是高端科技的戰爭,當軍校招不到高素質的學生,當優秀幹部因為政府不顧承諾而不願留營,縱然有F35,誰飛?縱然有潛艦,誰開?新聞裡的中士都找不到50機槍的插銷該放在哪裡了?這樣的軍隊素質,萬一真有戰事發生,國家與人民的安全有保障嗎?

再來,「掠奪的年改」之後,行政效率和績效每況愈下越演越烈。

公務人員原本就因為民進黨的空降部隊,和雨後春筍似的黑機關破壞了文官制度而士氣低落,現在又逢「掠奪的年改」,更是繼精神之後,在財產與生活品質上的實質打擊。為了更好的生活品質,還會殫精竭慮、夙興夜寐的戮力從公?公部門未來的人員素質和軍隊一樣,令人憂慮。想想看,當二、三流的公務員掌握著國家建設藍圖的擘畫,掌握著國家資源的分配時,「政府」這機器的行政效率和績效還能期待嗎?這國家,還能有願景嗎?

我們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在危言聳聽、在發布假新聞嗎?

請看,現在已經可以看到報考公職人數正是急遽下降,而政府單位出包頻率之高,更是前所未有,這就證明了行政效率和績效每況愈下指日可待。

最後,「掠奪的年改」之後,高等教育與文化水平維持不住了。

大教授出走潮在這一兩年內急速攀升,李家同教授的「晚景淒涼」道盡了高等教育師資的危機。我們都說最寶貴的資源是「人才」,但今天政府放任年輕人批判這些人才散布「李家同的退休金被砍了之後,還有63K,跟青年世代的平均薪資30K比起來,還游刃有餘,所以不該抱怨」類似的語言,卻不站出來替人才說句公道話,人才們心寒哪!無作為的政府還能怪教授們為了不晚景淒涼而翻牆出海,而到對岸去「為他人作嫁衣裳」?

教育是百年大計,怎麼會因為一項所謂的改革就輕易的毀了百年大計,斷送了這一代、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的未來?

我們要告訴所謂的總統副總統,「爾愛其羊、我愛其禮」,當國家對教育工作者斤斤計較那幾萬塊的月退休金,即使也因為這樣確實減少了政府微不足道的支出,但當包括教授在內的教育工作者理解到「國家愛的是錢」,而不是「人才」;重視的是均貧的實現,而不是人才素質的提升和文化傳承,這國家、這國家的人民還站得起來?還走得出去嗎?

我們要告訴所謂的總統副總統,我們之所以反對,絕對是站得住腳更對得起天地良心的反對。我們不需要你們的道歉,我們要的是合乎一開始提出的,包括「不論職別、全國一致、同步實施」等4大原則的改革!

我們要提醒所謂的總統副總統,人民要是沒有機會去實現他個人願望,看不到未來生活的美好,那麼生命還有什麼價值?當軍公教警消都預見了晚景淒涼的結果,當百業蕭條又因為軍公教警消的縮衣節食而雪上加霜,我們要提醒所謂的總統副總統,「道歉」不能當飯吃!「道歉」更不能當錢使!軍公教警消和所有國民一樣,需要的是有機會去實現個人願望、去謀求未來美好的生活,而最不需要的,就是「道歉」,就是「鱷魚的眼淚」!

我們承認,沒有人總是能永遠正確的,也沒有任何人全然都是錯的,基於不同的身分、生長歷程、需求,我們的看法都是有缺點的。但是貴政權全然不顧被無端掠奪退休權益的軍公教警消的意見,像一輛失去控制的火車,不顧乘客的目的地,只是一個勁兒的往前衝去,甚至連前面豎立著「前方路基已毀」的警告牌也全然不在乎,這是為政之道嗎?。難道國家要因為「掠奪的年改」之後,在「百業蕭條、內需市場與通貨緊縮」、「疲弱的國防完全無法保障國家與人民的安全」、「公部門行政效率和績效每況愈下」、「教育與人民素質大崩盤」等這四大亡國之兆來告訴你們,國政已病入膏肓時,你們再來開記者會,再來說抱歉?

再說一次,軍公教警消不需要你們道歉,軍公教警消不需要看到「鱷魚一直流眼淚」!

*作者為雲林縣退警協會理事長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