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媒體九十%中資介入─不是假新聞,而是真實惡意!

五星旗經常出現在抗爭活動場合之中,本土社團發起「禁掛五星旗公投」,但不能因此扼殺台灣得來不易的言論自由。(陳韡誌攝)

五星旗經常出現在抗爭活動場合之中,本土社團發起「禁掛五星旗公投」,但不能因此扼殺台灣得來不易的言論自由。(陳韡誌攝)

最近「假新聞」很熱,倒不是因為假新聞盈庭,而是因為民進黨立委提案修改《社會秩序維護法》,主張散播「假新聞」者關三天!想像得到,此議一出,立刻引來侵犯言論自由之駡,行政院澄清並無此意,但尊重立委提案權,簡直此地無銀三百兩,民進黨蔡政府被駡得更兇!

「打假中心」非黨辦,網民因為不信任而扭曲

到底什麼是「假新聞」?有幾則新聞可以做為檢驗的依憑,為了避免政府的手伸進媒體,學者專家籌備「事實查核組織 」(打假中心),結果一併被網民譏笑民進黨第一步修法關人,第二步找「自己人」檢舉假新聞,連國家機器都不必動用,「厲害了,我的黨」!網路譏評一出,行政院、民進黨立刻聲明該組織和民進黨無關,籌辦方主事者胡元輝無端被波及,立刻公布該組織諮議委員名單,以印証和民進黨或政府無關,重點是:胡元輝不久前才公開反對立委提案的主張。

這大概算不上是「假新聞」,網友認知胡元輝邀請的諮議委員「與綠營關係匪淺」,也不能說完全錯誤,畢竟委員中真不乏是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扁政府的政務官,如果管中閔因為担任過馬政府政務官就被塗藍而不能出任台大校長,那麼又如何責怪網民把一群前綠朝事務官組織的「打假中心」視為「民進黨外圍組織」呢?不過,這樣的認定當然未盡符合事實,畢竟每一位學者專家進入政府之前,都有其專業身份,豈可因為曾入仕就否定其專業,而一律抹綠之?網民因為對民進黨政府的不信任而扭曲了民間組織,是譏評却未必是「真實惡意」。

優質新聞發展協會理事長胡元輝。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成立記者會(媒觀提供)
優質新聞發展協會理事長胡元輝等人,宣布成立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却被網民譏為「民進黨自己人)辦的。(媒觀提供)

「禁掛五星旗公投」是言論自由,也是公民權

什麼是真實惡意呢?另一則新聞,為了宣揚「禁掛五星旗公投」,本土社團舉行記者會,強調「言論自由並非保障惡意或侵害他人自由的自由,主張被沒有自由的中國統一,或舉掛其旗幟,不是言論自由保障的範圍」;主張台獨當然是言論自由,那為什麼主張統一不是言論自由呢?但不論如何,本土社團的主張就屬「言論自由」,他們要推動「禁掛五星旗公投」,也屬其必須被憲法保障的公民權,至於公投能否被中選會審核通過,則屬行政權範疇。

不過,記者會中,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許慶雄說,「台灣媒體九十%都是中國資本介入,為北京宣傳恐嚇台灣言論,一個先進國家不會允許有敵意國家,來辦報、設電視台傳播新聞。」就大大有問題。

首先,中國資本進入台灣是受到嚴格限制的,媒體並非開放項目,但凡媒體有中資就是違法!正如許慶雄所言,再先進的國家也不會容許敵意國家入境辦媒體,許慶雄指台灣媒體九十%是中國資本「介入」,已屬具有法律意義上的指控,必須拿出證據,否則與製造「假新聞」何異?但凡刊登其新聞者是否也得「關三天」?

其次,身為法學者,許慶雄的用詞很謹慎,他說「介入」,那空間大了,介入可以是直接或間接,可能是干預也可以是影響,換言之,許慶雄以泛論媒體的形式和語言,塑造了媒體多不利於台灣的氛圍,却迴避了他應該擔負的法律責任;他受到言論自由的保障,却把髒水潑向不同意見者。

本土社團今(13)日舉行記者會主張,言論自由並非保障惡意或侵害他人自由的自由,主張被沒有言論自由的中國給統一或旗幟,並非言論自由保障範圍。(林瑋豐攝)
本土社團舉行記者會主張,言論自由並非保障惡意或侵害他人自由的自由,主張被沒有言論自由的中國給統一或旗幟,並非言論自由保障範圍。(林瑋豐攝)

你扣紅他抹綠,惡意言論像傳染病傷害台灣民主

扣紅,是深綠或獨派團體對付不同意見者一貫手法,政治上如此,言論市場上亦復如是,九十%中國資本介入台灣媒體,不論從法律上看或常識上看,肯定不符合事實,但絕對不是「假新聞」,因為這是一場公開記者會上的「言論」,但沒有指涉之具體媒體,沒人可以提告;然而,泛論媒體却對媒體的整體形象造成傷害,就像許慶雄所言,「散佈惡意有害的言論,就像散佈細菌、傳染病一樣。」台灣自政治開放以來,扣紅塗綠抹黑伴隨言論市場開放愈趨嚴重,就像細菌與傳染病一般,一方能扣紅,另一方就能抹綠,傷害的還不只是被各路政客抹上各種顏色的媒體,而是公民社會、言論市場,失衡與失去公信力的言論市場,最終傷害的是台灣民主的品質。

台灣本土社團可以為民視斷訊抱屈,却刻意忽視了NCC裁罰平台業者的罰金是裁罰民視的數倍,難道在他們心目中的十%能存在的媒體,只剩下「三民自」?當台灣社會只剩下「三民自」,還能叫做開放社會嗎?

所謂「言論自由」,其核心價值不是保障自己(陣營)的自由,而是保障異見者的自由──「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自由民主是對抗極權的唯一利器,對抗不自由豈能把自己變成不自由?這是蔣介石的手筆,豈能是蔡政府的手段?真到了異議者關三天的地步,即使是「三天」,台灣和許慶雄等本土社團眼中的「敵意國家」也就距離不遠了。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