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三天內若學不好中國國歌,就要被罰!藏人揭露充斥性虐待與酷刑的「愛國再教育中心」

四川甘孜地區的一名藏族僧侶。(美國之音)

四川甘孜地區的一名藏族僧侶。(美國之音)

美國國務院這個星期發布的《2017年國際宗教自由報告》說,作為一項持續多年的項目的一部分,中國當局繼續驅逐喇榮五明佛學院和亞青寺的僧尼,被驅逐者至少有1萬1500人。當局還拆毀多達6000間僧舍,將很多人送進「愛國再教育」中心。

同樣在這個星期,總部設在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發布了中國境內一位藏族僧人的證言。他曾在中國當局在西藏設立的「政治再教育」中心呆了大約四個月。這些證言詳述了隱秘圍牆的背後,這些以「愛國」和「法律教育」為名設立的「政治再教育」中心裡充斥著酷刑和性虐待。

這位由於安全原因匿名的僧人原本在青海藏區接受教育,2017年7月當局命令他返回家鄉西藏那曲索縣,否則就將逮捕他的父母和親屬,斷了他們的生計,不讓家中的小孩上學。

被迫回到家鄉後,一名國安官員就立即把他帶到新建的「教育轉化」培訓中心,告訴他,「你要去的是學校,而非監獄」。

一進門,他就看到一些穿著迷彩服的婦女走過來。她們看到國安人員後畢恭畢敬地蹲下來聆聽教誨。後來他才得知,這些婦女都是尼姑。她們身上的迷彩服是自己掏錢買的,每套制服150元。

監管宿舍的人走過來問了他的名字,接著又問:「你相信共產黨嗎?」他沒有馬上回答,看到周圍同伴的示意,他才回答「相信」。他被告知,三天內學如果不好中國國歌、才旦卓瑪的《一個媽媽的女兒》和另一首漢語歌曲,就會受到嚴厲懲罰。

2017年3月,國際組織「人權觀察」發布的一段影片和他的說法是吻合的。影片中,一群身穿迷彩服的削髮藏族婦女在掛著中國國旗和國徽的房間里高唱「西藏和中國都是一個母親的女兒,這個母親是中國」。

這位匿名僧人還說,除了唱紅歌外,「政治再教育營」還用漢語授課,除了零星的法律課程,主要內容是玷污達賴喇嘛,要僧人們做自我批評。

「他們有時候很像一群小孩子,如此泱泱大國秘密玷污一位遙遠的老僧人,這真讓人哭笑不得,」他說。

根據這位藏人的回憶,白天他們要在太陽下軍訓,站軍姿時稍有動彈就會遭毆打;晚上開「文革式」的鬥爭會;夜裡還有緊急集合,如果醒不過來或遲到,除了被毆打,還要被罰背著被褥跑步兩小時。大部分人後來睡覺時連衣服都不敢脫。

「軍訓最可憐的是年長的尼姑和僧人們,他們聽不懂漢語,身體虛弱,常常被打,」他說。

這位僧人的證言顯示,在「政治再教育」中心,性虐待十分猖獗,特別是針對尼姑。他說,不少尼姑暈倒後,被監管人員帶進房間。他曾親眼看過他們在尼姑的身上亂摸,也聽過男性工作人員在尼姑宿舍用身體壓住她們的傳聞。

其他非人待遇還包括被迫吃陳腐的食物、集體懲罰、剝奪食物和睡眠、用電棒毆打,有些僧人的手臂被打斷了。即便獲釋後,他們也要頻繁地去當地派出所報到,禁止穿僧服,禁止返回僧院,身份證都被國安部門扣押。

流亡藏人關卻才2017年回青海探親時,曾在“再教育營”中度過10天
流亡藏人關卻才2017年回青海探親時,曾在「再教育營」中度過10天

除僧尼外,「政治再教育」中心裡也不乏俗人。29歲的流亡藏人關卻才讓去年10月回青海探親時就被迫在裡面呆了十天。他對美國之音說,這些高牆環繞的院落里基本都是2、30歲的年輕人。

他從當地一些有過同樣經歷的藏人那裡得知,上面要村子裡登記,每個村子都要選15-20人帶過來。廣播裡把這些地方說得很好聽,去了以後才發現管理人員都很兇,不許他們回家,即使生病了也不能請假, 感覺好像犯人。

大多數人要軍訓一個月,此外還要上課,說是講法治,實際上都灌輸所謂「愛國愛教政策」。他們被告知,「除了國家,沒人能保護你們」。

關卻才讓對美國之音說:「每當政府來叫人,藏人都很害怕,即便他們沒做任何非法的事,他們還是害怕,因為不知道政府會做什麼。」

據「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統計,2017年西藏境內共發生12起抗議事件和八起自焚。該組織說,如果中國當局真要建立法治,就必須停止剝奪公眾的合法權利和自由,「更重要的是,中國當局必須停止實施鎮壓政策,並認真解決西藏人不滿和抗議的根本原因。」

美國之音藏語組記者才旦旺秋、次智木加措、駐達蘭薩拉記者拉巴吉尊亦對此文有貢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