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陳泰銘瘋狂併購 只為掌握定價權

陳泰銘不斷併購,使得被動元件股的動能被點燃。(郭晉瑋攝)

陳泰銘不斷併購,使得被動元件股的動能被點燃。(郭晉瑋攝)

現今,台股多頭正在高唱蘇慧倫〈被動〉這首歌。三月以來,被動元件族群漲勢驚人,龍頭國巨股價更是不斷創新高,從今年二月的三一二元起漲,至五月二十九日漲到一○七五元,漲幅二.四倍,市值已達三七六二億元,與大立光共同打造台股「雙千金」的時代。

國巨能夠達千元高價,要歸功於一三年以來經歷四次減資,股本從二二○億元減到三十五億元,減資八五%,股價從七元的雞蛋水餃股,搖身一變成為晉身千元股后。加上近來被動元件大缺貨,陳泰銘又在此時不斷發動併購,使得被動元件股的動能被點燃,火苗到處亂竄。

「國巨接下來要併購誰?」是當前市場最關注的話題,國巨董事長陳泰銘成為「喊水會結凍」的巨星,只要被點名的被動元件廠,股價就應聲大漲,原本落魄許久的被動元件族群主控了盤面,成為陳泰銘個人的最大表演舞台。

國巨近兩次併購讓市場跌破眼鏡

近一個月,國巨就先後啟動兩次併購案。四月二十六日下午,國巨無預警地宣布隔天停牌,市場傳聞紛紛,被點名的公司都紛紛大漲。在意外之中,國巨在證交所宣布要以每股七十三元,公開收購保護元件大廠君耀,收購金額在十六.八六億元至三十三.六五億元間,這是繼今年初由旗下子公司奇力新併購美磊後,再度進行的百分百併購案。

五月二十二日,國巨再度停牌,也是市場一陣亂點鴛鴦譜後,國巨才宣布透過旗下Pluto Merger Corporation併購美國天線大廠普思電子(Pulse Electronics),總交易金額為七.四億美元(約二二○億元新台幣),全數以現金支付,要跨足最熱門的車用電子元件。但這次併購的是外商,再次讓市場跌破眼鏡。

子公司現金滿滿,併購不停歇

不僅如此,在國巨新出爐的年報上,最除了原本持有的奇力新、智寶、凱美、旺詮、美磊、大毅、佳邦等外,還新增九豪七.四%、蜜望實二.一%持股,甚至連對手華新科的股票都買了兩千張,雖然國巨說是短期投資,但還是令市場聯想陳泰銘是否有新一輪的併購。

有分析師表示,國巨一個月內併購君耀與普思就已經把帳上現金二五○億元全花光,未來的併購動能還能持續多久?

況且三年前,國際私募基金橡樹資本(Oaktree)以五億元新台幣併購普思,現在國巨以二二○億元買下,一家電子元件公司三年就漲了四十四倍,市場質疑國巨買得太貴了。但國巨對外解釋,橡樹在重整普思的過程中投資不少資金,原始成本約二億至三億美元左右。換言之,國巨是以二至三倍的價格買進普思,以普思每年貢獻一二○億元新台幣的營收來看,這項交易確實貴了點。

另有分析師持正面看待,認為國巨減資多次,子公司手中現金滿滿,不怕沒錢併購,也可以用換股來併購。市場認為,國巨的併購不會就此停歇。

陳泰銘矢志要成為全球被動元件的價格制定者,現在幾乎所有上下游的被動元件廠,他都有興趣,還用「鎖單」的方式來操作。他有句名言是「擺脫紅色供應鏈,就是把規模做大」,因此,他要「併、併、併」,靠併購成為被動元件龍頭。

陳泰銘曾把商場老將搞得天翻地覆

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畢業的他,一九八五年創立台灣阻抗公司,主要銷售哥哥陳木元所創立的國巨生產的積層陶瓷電容器(MLCC)及晶片電阻。八九年,台灣阻抗與國巨合併,不久陳木元賣掉手中的國巨持股,與陳泰銘寧靜分家。陳泰銘接手國巨後,不斷透過併購來壯大自己,至○六年為止,已經併購超過十一家公司,早已是市場的「併購天王」。

頂著小平頭、眼神銳利、穿著品味的陳泰銘,卻曾經大起大落,現在又再度大起,是台灣電子業帶點爭議色彩的傳奇人物。
過去,「當陳泰銘的股東,不見得是好事」是當過國巨股東的深切感念。他是財務操作高手,早年特愛業外投資,最著名的是,在九八年電子業景氣大好之時,以每股八十元溢價現增,拿到現金上百億元。

陳泰銘接手國巨後,不斷透過併購來壯大自己。(新新聞資料照)
陳泰銘接手國巨後,不斷透過併購來壯大自己。(新新聞資料照)

他拿四十五億元在信義計畫區買大樓,比當時市價貴兩成,爾後租給高鐵,力挺高鐵前董事長殷琪;又拿六十五億元併購家電大廠聲寶三成股權;還拿二十億元買了跟被動元件完全不相干的英商德記洋行五成股權,為的是想要進口紅酒。這些業外投資最後都以小賺小賠處分掉,卻已讓股東頗有微詞。

陳泰銘的犀利與霸氣,甚至不近人情,在九九年強勢入主忘年之交陳盛沺的聲寶案中顯露無疑。他還跟東元黃茂雄談合併,企圖整合家電事業,並獨斷決定東元是存續公司,讓陳盛沺差點痛失江山,最後是黃茂雄打退堂鼓,合併案破局。但當年四十出頭的他,能把兩位商場老將搞到天翻地覆,確實不簡單。

國巨最著名的併購案,是在二○○○年以一八○億元的天價併購荷商飛利浦旗下的被動元件廠,但買來後,飛利浦團隊卻被華新科焦佑衡以高薪挖走,氣得陳泰銘對華新科提告,他與焦佑衡從此化友為敵。當時外資也極度不看好國巨高價收購飛利浦,大砍國巨股票,加上被動元件景氣開始走下坡,國巨開始由盛轉衰。

回頭看,即使人才被挖走,但國巨卻是買到飛利浦被動元件廠的歐美客戶,接觸到一線客戶,讓國巨可以在國際市場上嶄露頭角,這一八○億元也算值得。

陳泰銘也醉心於藝術投資,他從中學到,買畫要買到能夠掌握藝術市場的「定價權」,他起初買藝術品,專搶拍賣場的「封面」品,而且一買就是一系列。

他從華人藝術家陳澄波、常玉、趙無極、廖繼春開始,之後觸角擴展到國際,成了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葛哈.李希特(Gerhard Richter)、安迪.沃荷(Andy Warhol)等名畫的大收藏家,出售價是由他「喊盤」。只是他成立的國巨文教基金會,最初所收藏的畫是從國巨所買的畫中「折舊」而來。

追求大毅十年不成

另一件有爭議的事情是,一一年四月,陳泰銘與私募基金KKR合組遨睿公司,要公開收購國巨下市,在投資市場引發軒然大波,認為陳泰銘大玩財務遊戲,最後被主管機關否決,國巨股價遂從十五元跌至七元。這也迫使陳泰銘決定以減資救亡圖存,造就今天這種盛況。

現在陳泰銘意氣風發,屢戰屢勝,過去種種都成了醞釀當前豐盛的利器。然而,最後還是有一家公司,讓陳泰銘如鯁在喉、吞不下也吐不出來,那就是大毅。○七年,陳泰銘發動惡意併購,在盤面上搶買大毅股票,持股超過四成,大毅董事長江財寶抵死反抗,把大毅股價拉到兩百多元;去年,陳泰銘再談收購,大毅以實施庫藏股反制,還被檢調以操控股價搜索。十年多來,大毅還是陳泰銘的心頭刺。

「愛喝牛奶,就要買下一座牧場」是陳泰銘的性格。他熱愛國際知名品牌Hermes,乾脆成為Hermes代理商(現已由Hermes總部收回代理權);他好收藏紅酒,就去買下德記洋行。從過去股東不愛的形象,如今成了股票市場追捧的人物,一九九八年買股的股東也已開始賺錢。陳泰銘形象大逆轉,看得出他近幾年放下身段,積極經營媒體及人脈的用心,為他的被動元件天王之路加分不少。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琴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