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德國對抗空污,大刀砍向柴油車 最高行政法院:各城市可禁止柴油車進入市區

德國環保人士抗議柴油車的廢氣汙染空氣。(美聯社)

德國環保人士抗議柴油車的廢氣汙染空氣。(美聯社)

德國聯邦最高行政法院2月27日做出重要裁決:全國各城市有權頒布禁止柴油車進入市區的禁令,以改善空氣品質、保障市民健康。環保團體對此感到振奮,但也有人擔心此判決將衝擊德國汽車產業,並導致1200萬輛柴油車無法上路。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德國大城斯圖加特(Stuttgart)和杜塞道夫(Düsseldorf)汙染嚴重,環保團體「德國環境救援」(DUH) 和「ClientEarth」向地方法院提起告訴,要求這兩座城市的政府盡快改善空汙,保障市民健康。地方法院裁定,斯圖加特和杜塞道夫皆有權規定民眾禁駛柴油車,兩地市政府提起上訴,位於萊比錫(Leipzig)的聯邦最高行政法院(Bundesverwaltungsgericht)27日駁回上訴,並宣布德國各城市均可頒布柴油車禁令。

聯邦最高行政法院也提醒,地方政府執行禁令時,應把握比例原則,循序漸進,另外,救護車、垃圾車和警車等車輛應享有豁免權。

德國聯邦最高行政法院於27日做出判決,宣布地方政府有權頒布柴油車禁令。(美聯社)
德國聯邦最高行政法院於27日做出判決,宣布地方政府有權頒布柴油車禁令。(美聯社)

從制度層面著手改善空氣品質

對此判決,環保人士自然給予正面評價。ClientEarth律師塔戴(Ugo Taddei)認為此判決有益人民健康,也可能影響國外法院及環保訴訟案的裁定。「這項判決講得清清楚楚,官方允許頒布柴油車禁令,這將在國內產生骨牌效應。」ClientEarth相信,從法規上限制使用高汙染交通工具,是最有效率改善空汙的方法。

氮氧化物多隨交通工具的廢氣排放,柴油車製造的氮氧化物特別多。現行歐盟規定的氮氧化物排(NOx)放標準是40毫克/立方公尺,但包含斯圖加特、杜塞道夫、科隆(Köln)和慕尼黑(München)在內的70座德國城市都超標。專家統計,單單在德國,空氣中超標的氮氧化物,一年就殺死6000至1萬3000人不等,並導致中風和哮喘等病變。

全德國登記在冊的柴油車約有1500萬輛,排放大量氮氧化物。(美聯社)
全德國登記在冊的柴油車約有1500萬輛,排放大量氮氧化物。(美聯社)

聯邦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將影響百萬名擁有柴油車的駕駛,除了擔心懸在頭上的柴油車禁令讓通勤、出遊不便,他們擁有的柴油車身價也暴跌。基民盟(CDU)與社民黨(SPD)的聯合政府尚未塵埃落定,梅克爾(Angela Merkel)總理的新政府必須制定配套措施以補償這些柴油車駕駛。

然而,這次聯邦政府和法院判決不同調。環境部長韓翠克斯(Barbara Hendricks)表示,法院並沒有頒布柴油車禁令,只是澄清地方政府的權力,她會盡力避免柴油車禁令。梅克爾與汽車產業往來過密而一直遭到批評,她也強調,這項判決不是全國性的,只會影響個別城市。

氮氧化物不僅危害環境,也會影響人體健康。(美聯社)
氮氧化物不僅危害環境,也會影響人體健康。(美聯社)

德國1500萬輛柴油車 地方政府恐難確實推行禁令

也有人對聯邦最高行政法院的裁定不滿。判決公布後,德國各大車廠股價小幅下跌,德國汽車工業協會(Verbandes der Automobilindustrie,VDA)主席維斯曼(Matthias Wissmann)認為,就算沒有柴油車禁令,德國城市也可以符合嚴苛的空氣品質標準。他說,如果更多用路人改為駕駛符合歐盟低排放標準的新型汽車,就可以減緩空汙問題。

長久以來,氮氧化物造成的環境問題一直受到關注,2015年福斯汽車(Volkswagen)排放氣檢測造假事件曝光後,民眾更加關注柴油車及其造成的汙染。2017年11月,德國政府與車商在首都柏林(Berlin)舉行柴油車高峰會,並設置10億歐元(約365億新台幣)的基金,用以減緩柴油車造成的環境汙染。然而,大多數人都不認為資金挹注可以有效改善空氣品質。

綠色和平(Greenpeace)成員占據車道,抗議汽車的廢氣汙染空氣。(美聯社)
綠色和平(Greenpeace)成員占據車道,抗議汽車的廢氣汙染空氣。(美聯社)

在美國,上百萬名柴油車駕駛可以免費替愛車加裝軟體,手動控制廢氣排放量,德國卻沒有施行類似的程序。寶馬(BMW)、戴姆勒(Daimler)和福斯只願意挹金開發軟體,降低德國境內汽車的排放量。

目前尚無法確定多少柴油車會受到影響。德國登記在冊的的柴油車約有1500萬輛,其中600萬輛符合歐盟第6期(Euro 6)期排放標準,這些車可能免於禁令影響。產業代表則擔心,柴油車禁令不利於小本生意營運,並呼籲政府應準備配套措施,避免禁令重挫經濟。德國市鎮協會(,DStGB)主任蘭茲堡(Gerd Landsberg)則認為,地方政府很難實施並監督柴油車禁令,隨之而來的海量文書工作更會使行政機關焦頭爛額。

另一方面,北方大城漢堡(Hamburg)市議會的綠黨(Die Grünen)主席克斯丹(Jens Kerstan)則許諾,會盡快在市內空汙最嚴重的兩條道路實行柴油車禁令,而全市的柴油車運行限制,則會在數週內準備就緒。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