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台揪日美區域聯防 中國忙架拐子

蔡英文(右)接見瀧波宏文(左)一行人,高調呼籲「加強安全戰略上的合作關係」。(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右)接見瀧波宏文(左)一行人,高調呼籲「加強安全戰略上的合作關係」。(總統府提供)

檯面上的台日關係,經貿是主旋律,檯面下的外交、軍事議題一向多是「可做不可說」,籠罩著一層低調且神祕的面紗。如果說出來,怕踩到「紅線」而淪為政治口號。不過最近總統蔡英文直白地提出呼籲。

台日軍事互動從低調到高調

總統蔡英文於二○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接見日本自民黨參議員瀧波宏文一行人時高調呼籲,未來雙方也可以「加強安全戰略上的合作關係」,共同維護區域的和平穩定。在近期中國機艦不斷繞台局勢下,蔡英文似乎是有感而發,又或是日本近來對台轉趨緊縮的急迫感。

其實台日倡議安保合作,從前總統陳水扁時期就已開始。

二○○一年,時任駐日代表的羅福全表示,修正對日外交方針,加強台日美三方面安保串連;○二年、○四年,時任閣揆的張俊雄、游錫堃也提出台日建立「安保對話機制」;時任國安會秘書長的邱義仁曾「密訪」日本,協調相關事宜,國防部總政戰局局長胡鎮埔更首開現役上將赴日先例。

在情資分享方面,前國安人士以○五年為例,國軍執行反潛任務時,偵測到中國潛艦航行穿越宮古海峽,當時我方就與日本、美國分享情資,成為形式上的共同監控。而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大約自一五年起,公布中國軍機艦穿越的監控訊息,基本上,也是一種知會台灣與美國的方式。

○五年,陳水扁接受日媒專訪,拋出台美日有必要進行軍事交流或合作。○六年,陳向日國會議員直接喊出台日軍事同盟;同年,陳再向日本政界提出應推動「日版《台灣關係法》」。

但東京方面反應克制冷淡。日媒《朝日新聞》曾報導,○二年,台灣國安會提出海難救助訓練、軍演相互通知、軍事教育機構交流及反恐協商,都被日方認為恐刺激中國,暫不接受。

邱義仁(右)與大橋光夫(左)在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握手致意。(郭晉瑋攝)
邱義仁(右)與大橋光夫(左)在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握手致意。(郭晉瑋攝)

中山大學日本研究中心執行長郭育仁分析,扁政府時期兩岸關係緊張,扁轉向與日結盟,但時機未臻成熟,主要是中日情勢尚未緊繃,當時台日較傾向建立檯面下溝通渠道。

馬英九時代,推動台日安保機制消音

另一項我方與日本軍事交流的管道,就是美國兩年舉辦一次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Rim of the Pacific Exercise, RIMPAC),邀請日本在內的二十多國,進行全球最大的海上演習,甚至中國也曾參與。我方則不派艦艇,而是以觀察員身分觀摩,在演習中,與日方也會有所接觸。

不過○八年,前總統馬英九上任後,台北推動台日安保機制幾乎消音。

郭育仁指出,馬政府著重加強台日經貿合作,將台日自由貿易協定(FTA)化整為零,與日簽署二十八項協定;不過其中幾項協議仍有戰略、安全合作意義,如台日漁業協議、海上航機搜索救難合作,以及為反恐交換入出境管理事務情資等。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胞弟岸信夫,也與台灣交流極為密切,曾於一四年二月,在自民黨「促進日本、台灣經濟文化交流年輕議員之會」,主張以制定日本版《台灣關係法》為推動目標;一六年總統大選前後,岸信夫也多次代表安倍穿針引線,與蔡英文接觸。

蔡英文上台以來,對台日安保合作未多著墨,僅持續深化經貿及文化交流,雖特別建立「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但目前只商談漁業、海上搜救、海洋科技合作及沖之鳥爭議等議題,並於一七年十二月簽署《海難搜索救助合作備忘錄》,是蔡政府與日第五份協定。

潛艦國造求日本,中國警鈴大作

而在我方高喊「潛艦國造」政策,並且表態向日方爭取潛艦合作,讓中國跳腳、警鈴大作後,再加上安倍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帶一路」倡議,多次表態可以大力合作,並要積極促成與習近平的國是互訪後,日方開始轉變,「冷處理」對台關係。

「被視為扈從的台灣,遭冷落在一旁。」一位台日關係協會理事表達憂心,上述日本版《台灣關係法》,日方在「中國因素」考量下恐難成局;對台政治、軍事關係也開始「自肅」(日語じしゅく,自我約束的意思),主動踩煞車。

不過,中國機艦不斷穿越巴士海峽、宮古海峽,對台灣、日本所在的第一島鏈國家,形成沉重的軍事壓力,甚至威脅到韓國,以及美國第二島鏈中心的關島,逐漸形成新冷戰態勢。

日版《台灣關係法》化整為零推動

郭育仁也分析,近年日對台安保合作意願相對可能。因中國持續建設南海島礁、軍事擴張,讓日緊張;同時美日邦誼鞏固、安倍蓄積大量政治能量,並翻修安保法。

中國軍機頻頻「踩界」,引發日、台國防緊張。(翻攝自日本防衛省統合目僚監部)
中國軍機頻頻「踩界」,引發日、台國防緊張。(翻攝自日本防衛省統合目僚監部)

他指出,亦即日本已準備好與中談判釣魚台及東海、中日韓FTA、北韓、一帶一路及南海等議題,「就可能打台灣牌蓄積談判籌碼,台灣可視情況適切操作。」

曾任國安會副秘書長的蔡明憲建議,雖然日本版《台灣關係法》腳步放緩,但是可以拆解成各項安全合作議案,謹慎地來逐步推動,強化台日安全戰略合作。如此也將牽動《美日安保條約》,必須先尋求美國的共識與支持。

因此另一個可能的突破點,即在於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所簽署的《二○一八年美國國防授權法案》(NDAA for Fiscal Year 2018)。

蔡明憲認為,台灣應能表達參與美軍重要軍事演習的意願,甚至正式參與美、日聯合軍事演習,以「區域聯防」的概念,強化亞太安全合作機制,以更有力的作為,共同嚇阻中國解放軍的挑釁。

據瞭解,國安部門近期樂觀做出「危機就是轉機」的評估,上述與美、日「區域聯防」的概念,經過討論已然更加明確,並透過政策指導責成各相關單位,自一八年起,列為逐步大力推動的重點工作。高層希望能敲開對日安全合作的大門,應該是小英這番談話的由來。

日方也高度關注台海安全局勢發展,於一七年八月曾公布《日本防衛報告書》,詳細評估兩岸軍力失衡情形,在美、日提出「印太戰略」後,台灣區域早期預警的安全夥伴地位更加凸顯。

「區域聯防」的想像和操作空間

在多邊安全架構新局中,「區域聯防」有很大的想像和操作空間,只是日方面對中國就傾向「自肅」。

台灣官員即坦言,目前就連國防官員要正式會面,都難以突破,安全合作會是一項需要「長期」努力與突破的目標。
從美、中、日大國博弈棋局來看,川普和安倍對台態度「忽冷忽熱」,台灣似已淪為各方角力的棋子。

一位專研日本政經情勢的學者就認為,蔡英文提出強化對日安全戰略合作的訴求,在她任期內恐怕只能成為口號而已。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