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後共機航訓常態化 我空軍順勢觀察共機戰力、佔位演練攻防戰術

中共軍機在19大後恢復常態性遠海長航訓練,11月20日更出動IL-78空中加油機,伴隨演練對蘇愷30戰轟機進行空中加油。(資料照,國防部提供)

中共軍機在19大後恢復常態性遠海長航訓練,11月20日更出動IL-78空中加油機,伴隨演練對蘇愷30戰轟機進行空中加油。(資料照,國防部提供)

中共軍機在19大後恢復常態性遠海長航訓練,11月份連三波分從台灣南北出第一島鏈,11月20日更出動IL-78空中加油機,伴隨演練對蘇愷30戰轟機進行空中加油。我軍方指出,20日這波走巴士海峽南出南回的遠海航訓規模,有高達近20架各型共機,首見分批組成三個攻擊編隊,飛訓航程也是過去的兩倍距離;我空軍負責警戒的F-16戰機當日已先佔位,藉有利的防禦位置順勢演練攻防戰術,「共機日後來一次,我們就演訓一次。」

中國軍機過去「早上出航、中午回家」 現在「一早出航、傍晚回家」

我軍方官員不諱言,這次共機出海的架數確屬罕見,除了過去已多次出海航訓的轟六轟炸機、運八和圖154電偵機,以往負責護航機隊的蘇愷30戰機通常在出海後就折返,這次因出動IL-78加油機,讓蘇愷30航程大增,並加入空警預警機進行戰場管制,是完整的攻擊編隊;先前航訓是「早上出航、中午回基地吃午飯」,這次是「一早出航、傍晚才回家」,航程和飛行時間是過去的兩倍。

20170721-中國轟六戰機繞台,我經國號戰機近距離伴隨監控。(國防部提供)
今年7月中國轟六戰機繞台,我經國號戰機近距離伴隨監控。(資料照,國防部提供)

我軍方內部評估,共機類似訓練仍是效法美軍的路線,編隊組成也比照美軍的做法,儘管遠海航訓的頻率越來越高,但從共軍目前採取「航線固定,換機、換人輪流航訓」的方式來看,在訓練上仍屬剛起步階段,特別是中共空軍過去少有出海遠航經驗,在海上飛行不像在陸地飛行有參考點,對飛行員壓力相當大,要建立海上攻擊的空中戰力,飛行員都必須經過長年一再演訓。

台灣空軍早在ADIZ防空識別區內演訓 累積較多經驗

軍方官員指出,相較於中共空軍的海上戰力,台灣空軍因早就在自己ADIZ防空識別區內的海上演訓,對於海上飛行累積較多經驗,對此空域和航線也較為熟悉,如果共機有意入侵,我方戰機已能掌握有利於防禦甚至攻擊的戰術位置,這方面台灣空軍仍有優勢,而因應共機遠航訓練,我空軍近來出海演訓距離也持續向外擴增,希望藉此能拉大防禦縱深。

20170919-空軍花蓮基地將於本周六對外開放,今天上午進行全兵力預校。圖為F-16戰機編隊衝場。(蘇仲泓攝)
台灣空軍因早就在自己ADIZ防空識別區內的海上演訓,對於海上飛行累積較多經驗。圖為F-16戰機編隊。(資料照,蘇仲泓攝)

另從共機開始出海航訓至今,雖然演訓時間已從先前只有半天拉長到兩倍時間,但因夜間海上飛航容易發生空間迷向,目前還未看到共軍進行夜間的遠海航訓,相較之下,台灣空軍三型主力戰機早已具備夜間海上飛行戰力,所有機種飛官每個月都會進行至少兩小時的夜航重點飛訓,這部分我方暫時略勝一籌,共軍未來也會追趕上來,但仍需時間。

軍方官員坦言,中共軍機近來幾次遠海航訓,無論從北面的宮古海峽或南面的巴士海峽穿出第一島鏈,都已經習慣性的壓迫我南北端的ADIZ邊緣,一則是為了抄近路省航程,也但也可能是刻意塑造成解放軍未來的固定訓練航線,我方戰機則在ADIZ防線緊迫盯人,經國際波道廣播後通常對方會飛離,還不致嚴重壓迫我方空防。

共機接近我ADIZ防線 廣播要求我方戰機「保持距離」

官員指出,若是在台海中線壓迫我方,對台的針對性更高,但近期共機鮮少在中線活動,而是以遠海長航為飛訓重點,11月20日這次航訓,共機在接近我ADIZ防線外時,反而還廣播要求我方戰機與其「保持距離」,由此可研判對方仍處於訓練階段,此行並無攻擊我方的敵意。

運8,運八電偵機。(國防部提供)
近期共機鮮少在中線活動,而是以遠海長航為飛訓重點。圖為中國運八電偵機。(資料照,國防部提供)

至於兩岸軍機是否可能因空中接近導致擦槍走火?如果要進行空拍,我方通常會有一架「標兵機」飛得較近,但原則上仍保持在300呎以上距離;若只是一般狀況,我警戒機若是在空的訓練機轉為任務機,有時只有機砲未掛彈,通常會保持在1到2千呎距離,但假若有配掛空對空飛彈,維持在5到6千呎距離即可監控。

近距離警戒 正常飛行就沒事

官員強調,其實就算接近到1百呎的距離,只要雙方都是正常飛行,對飛官來說一點也不危險,除非對方做出異常的飛行動作,過去像是美中軍機擦撞或日中軍機相互進逼,或做出刻意亮飛彈的挑釁動作,才可能擦槍走火,否則對方若未開啟射控雷達鎖定我戰機,我方不會研判該機具有敵意,因此在正常情況下,就算近距離警戒也不會有事。

20170919-空軍花蓮基地將於本周六對外開放,今天上午進行全兵力預校。圖為幻象2000戰機編隊衝場。(蘇仲泓攝)
其實就算接近到1百呎的距離,只要雙方都是正常飛行,對飛官來說一點也不危險,除非對方做出異常的飛行動作。圖為幻象2000戰機編隊。(資料照,蘇仲泓攝)

對於共機將持續採常態化的遠海航訓,對我空防戰力可能造成精神耗損和壓力,我軍方官員認為,國軍因應新的威脅型態,也會調整防衛計畫和相關演訓,其中空軍原本每天在台灣周邊空域都有上百架次的在空偵巡機和訓練機,只要獲得預警掌握情資,空軍隨時可調派訓練機轉為任務機,對方換機、換人演訓,我方也換機、換人擔任警戒,並藉此機會研究和訓練佔位和攻防模擬。

我方有實際的假想敵 近距離觀察中共空軍

官員不否認,過去兩岸軍機鮮少在空中接觸,未來共機經常會出現在周邊空域,我方剛好有實際的假想敵,可以在原本就戍守的空域中,藉機演練各種攻防戰術,同時可藉此近距離觀察中共空軍的實際戰力成長,對敵情掌握也未必是壞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