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宜蘭的農地回不去了!

「前後宜蘭縣長無法解決農舍濫建亂象。宜蘭縣是豪華農舍最嚴重的區域,現任農委會主委林聰賢,曾經是核發最多農舍建照的地方首長」。(取自全台百大經典農舍)

「前後宜蘭縣長無法解決農舍濫建亂象。宜蘭縣是豪華農舍最嚴重的區域,現任農委會主委林聰賢,曾經是核發最多農舍建照的地方首長」。(取自全台百大經典農舍)

宜蘭縣前縣長林聰賢,於105年實施「違規農舍加價課稅」,針對未符合農地農用的農舍,採房屋稅加價方式,加徵1至3 倍房屋稅。今年2月,前代理縣長吳澤成上任後,取消該項違規農舍加稅政策,並對原已加徵的房屋稅退還,引發環保團體的不滿。到了11月,甫上任的代理縣長陳金德,再進一步提出,退稅金額要加計利息,爭議持續擴大。

前後宜蘭縣長無法解決農舍濫建亂象。宜蘭縣是豪華農舍最嚴重的區域,現任農委會主委林聰賢,曾經是核發最多農舍建照的地方首長,根據統計,從民國89年到103年,宜蘭共有7612棟農舍,其中有3500棟在林聰賢擔任縣長任內核發,農地流失面積達千公頃以上,比前幾任宜蘭縣長都多,堪稱是全台農舍管理失控最嚴重的地區,在105年的立法院預算中心評估報告中, 也被點出該項缺失。

違法農舍房屋稅加價其實無關痛癢。雖然林聰賢於第二任推出「違規農舍加價課徵房屋稅」,但效果卻是有限,一來稅基太低無法發揮抑制違規效果,依據宜蘭縣政府地方稅務局報告,105年度估計約有1900戶加徵,金額約新台幣4,500萬元,平均下來一戶僅增加2.36萬,對比市價上億的豪華農舍,只是九牛一毛,未能起到遏阻的作用。二來則是變相鼓勵違建,對農舍帶來數倍的附加價值,如此草率的政策,未能真正的打到違建農舍的痛處。

綠色執政的政策反覆無常。今年初,吳澤成代理宜蘭縣縣長後,決定「土地歸土地、房屋歸房屋」,房屋稅取消加價,恢復正常課稅稅率,亦即打臉前縣長的政策,有縱容農舍違建之嫌疑。接著在今年11月,再換由陳金德代理宜蘭縣縣長,一上任便宣布,不但要退還多繳的房屋稅,甚至還要加計利息退還。如此反反覆覆的政策,正是由於地方首長頻繁的更替,讓民眾無法適從。

地方稅課徵不能一昧討好選民。地方政府首長有選舉的壓力,因此在政策推動上,經常會出現「西瓜偎大邊」的選票考量,見風轉舵是常有的事。在財政窘困的宜蘭縣,應設法增加財政來源與減少支出,房屋稅、地價稅都是很好利用的地方稅,地方政府可藉由懲罰性稅率來增加稅收,打擊炒房、違建,故提高稅率無可厚非,但不能為了討好特定團體,而再度改回去,讓財政惡化、徒增行政成本。

地方官員身在地方,心在中央。民進黨執政下,經常在地方首長任期即將屆滿前,調到中央任職,空缺則是培養下一任接班人,把地方執政當作升官的跳板,只要努力衝高民調,爛攤子留給後任解決。宜蘭縣一年內換了三個縣長,會不會再換還不知道,但是,派了一位最近才丟了國營事業董座的官員來,民心是否信服是一個疑問,有沒有把心放在縣政上又是一個疑問。一來就先讓利來救民調,接著選舉下屆縣長,選上再設法到中央,如果是這樣的模式,只能說宜蘭縣民太可憐了。

回歸正題,從之前林聰賢的大開農舍興建方便之門,任由宜蘭縣優良農地、自然景觀的破壞,再到吳澤成、陳金德為違規農舍鬆綁房屋稅、加計利息退稅,造成國庫的損失,試問,宜蘭的優良農地還能保得住嗎?不僅如此,宜蘭的農地價格也回不來了,政府鼓勵青年農民返鄉,但回到家鄉卻買不起農地,無法安身立命。農委會主委大人,從地方到中央當官,是不是已體會到,過去自己開放的農舍,如今已成為燙手山竽了?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