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以為搞定習近平就搞定一切」 徐斯儉:處理對中關係 最好等到十九大結束

台灣民主基金會執行長徐斯儉18日指出,中國內部政治的不確定性讓外界無法得知它的實際狀況,而事實上,他們自己可能也不知道,這也是習近平何以能輕易在國際關係上有所斬獲的原因。(盧逸峰攝)

台灣民主基金會執行長徐斯儉18日指出,中國內部政治的不確定性讓外界無法得知它的實際狀況,而事實上,他們自己可能也不知道,這也是習近平何以能輕易在國際關係上有所斬獲的原因。(盧逸峰攝)

中國將在秋天舉行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十九大),各界紛紛猜測誰會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長期研究中國政治的台灣民主基金會執行長徐斯儉18日指出,這個猜測遊戲不會有結果,「我認為習近平本人此時可能也不知道」,中國內部政治的不確定性讓外界無法得知它的實際狀況,而事實上,他們自己可能也不知道,這也是習近平何以能輕易在國際關係上有所斬獲的原因。

徐斯儉出席台灣智庫舉辦的「建構亞太新局下台美關係新架構」國際論壇,他從中共在十九大權力改組之際及其內部政治不穩定的觀點,分析中國對外頻出現危險行為(risky behaviors)的原因。他認為,想與中國改善關係的國家領導人,以為處理好與習的關係,一切就沒問題,但他們真的知道在這些危險行為的背後有什麼故事嗎?在此時與中國敲定任何協議,都是很危險的,因為對中國內部政治的不確定性一無所知,就連習自己可能也不了解,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時刻,最好的策略就是等十九大結束,整個圖像才會比較清楚。

在徐斯儉發表論文之前,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細數中國近來在亞太地區頻繁出動海、空軍,對區域情勢造成的緊張。徐斯儉說,中國領導階層進行這些「危險行為」的用意是什麼?是經過好好計畫的嗎?是理性的嗎?是不是有更大的意圖?如果有,目標是什麼?一般會認為,中國試圖在國際上取得更重要的地位,但仔細分析它的逐項作為,在策略上,又不是那麼有道理。

20170818-建構亞太新局下台美關係新架構國際論壇,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出席。(盧逸峰攝)
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18日出席「建構亞太新局下台美關係新架構」國際論壇,細數中國近來在亞太地區頻繁出動海、空軍,對區域情勢造成的緊張。(盧逸峰攝)

徐斯儉說,有些時候,中國在國際上的作為,是彼此互相矛盾的,這也讓他懷疑,在這些作為的背後,「是不是有一個理性的計畫,或者只是缺乏整合的結果」,因此,他試圖提出不同情境的分析,因為,「除非我們了解真正發生了什麼事,否則對於這些情勢,我們很難有適當的回應作為或是策略」。

政治局改組結果 「習近平現在可能也不知道」

他指出,問題的起源是中共即將召開十九大,最高權力機構政治局將改組。他認為,現在外界猜測誰會是政治局常委,這個猜測遊戲不會有結果,習近平本人現在可能也不知道,這就像是中國的內部政治,其不確定性讓世界上的每個人都在猜測其真實的狀況如何,也無法了解中國作為的真正意圖是什麼,為何中國的權力轉移會如此充滿不確定性,這與中共政權的本質有關,而如果先不從這個理論的角度分析,中共十八大之後所發生的事,也可看出一些端倪。

在中共十八大之後,習近平失蹤十多天,當時傳出他因游泳而背部受傷,也傳出他被椅子砸傷。徐斯儉說,這幾波傳言已接近「政變」,而直到今天仍無法獲得證實,這些不確定性仍延續至十九大,「換句話說,習近平仍在權力鬥爭的情境中」,習近平在5年後的二十大能否仍在位,陰影仍是存在的。

中國在國際採取「危險行為」 可能有3種模式

徐斯儉說,中國內部政治的晦暗不明朗,也影響到外界對中國在國際上為何一再採取「危險行為」的分析。他借用美國學者艾立森(Graham Allison)對決策制定的分析,提出中國有這些作為的3種可能,第1種模式是習近平本人做的決定,即領導者模式(leadership model),第2種模式是官僚模式(bureaucratic model),第3種模式是派系模式(factional model);而每種模式,又有不同的可能性。

就領導人模式而言,徐斯儉說,其中有1個可能,是習近平太過自信,如果是這樣,這是有點沒有理性的,習也沒有得到充分資訊才如此決策;第2個可能性則是以對外進行「危險行為」的方式,製造「可控制的危機」,以「轉移內部的壓力」,如果這樣,就是理性的選擇,因為他知道他在做什麼;第3種可能是習假裝他無法掌控內部,但實際上,他不是那樣弱勢的領導者。

徐斯儉說,第2種官僚體系的模式,第1個可能性是因習近平打貪、大幅調動軍將領,讓軍將領及官員人人自危,不知何時會被舉報不當行為,求穩之道,有時候就會讓他們產生保守(conservative)、攻擊性(offensive)的作為;第2個可能性,是官僚體系提出實現習近平復興中國作法,而因為這符合習的中國夢,習發現後也無法拒絕;第3個可能性,則是官僚體系間彼此競逐有限的資源預算,而提出大項的計畫,這也可以解釋為何突然出現「一帶一路」的策略。

徐斯儉指出,第3種派系模式,簡而言之,就是權力鬥爭的模式。

至於這3種模式,那一種是真的,徐斯儉說,有時候,每1種模式都有可能,外人可能沒有足夠的情資可以判斷,有些想與中國改善關係的國家,以為處理好習近平,就處理好一切,這也是為什麼習近平可以這麼輕易在國際關係上有所斬獲的原因,但外界真的知道中國這些危險作為的背後,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嗎?其實不然,當不知道這些不確定時,最好的策略,就是不要猜測一定是怎樣,應避免想要利用這種不確定性的念頭,不論是想要利用習的敵手或習本人,現在台灣最好的策略,是強化與其他盟邦的結盟關係,強化自己的實力和在區域內的地位,等到十九大後,情勢比較明朗,與中國進行協議的可能性才會存在。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