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教改進行式3》「他還在等人生中那台平板」 偏鄉小校如何從數位落差裡拼翻轉?

全國無預警實施遠距教學,儘管對偏鄉、弱勢地區來說,再度面臨資源上的難關,但當師生能力都歷經數位升級後,雲端世界或許也打開了另一扇窗。圖為示意圖。(均一教育基金會提供)

城鄉差距在教育議題上,向來是個無解難題,隨著Covid-19二度重擊台灣,全國將近4000所學校首度全面遠距授課,設備、網路環境與家庭背景造成的差異,也在疫情期間更加浮現,不過看在翻轉教育的推動者眼裡,當數位開始彌補時空差距後,偏鄉地區的機會,也在這場雲端的教育改革裡緩緩萌芽。

5月18日宣布全國停課後的第二週,當一般學校的老師開始漸漸步上軌道、摸索改進課程時,南投的山區裡,王政忠還要開著車到學生家外,把學校裡剩餘的平板送上去;這樣的路程他來來回回走了10趟,每一趟出去,就多將一個孩子繫回教育體制。

為了推動數位教學,台北市曾推動「一生一平板」計畫,補助全市學生添購平板設備,但王政忠說,台北市一個學生加上家裡的設備,可能就有2、3塊平板,「但南投可能是一輩子一塊平版,這就是一生一平板,他還在等他生命中的那塊平版。」

20210711-爽文國中教室王政忠線上上課。雲端教改進形式專題配圖。(王政忠提供)
王政忠過去在爽文國中內,便已經常利用數位資源協助教學。(資料照,王政忠提供)

王政忠任教的爽文國中位於南投縣中寮鄉,在國發會2019年的全國行數位發展程度調查中,屬於第5級數位發展區域,相較於第1級如台北市大安、信義區等區域的90%上網率,這樣的偏鄉地區,上網率僅有68.8%。

自疫情逼使全台學校步上雲端以來,城鄉差距也成為關注焦點,在全校只有6個班、人數不超過50人的爽文國中,也面臨同樣情況,能撐過這次衝擊、達成百分百的線上到課率,全靠爽文老師們的超前部署。

王政忠過去在班上,就已經使用平板結合心智圖的方式協助教學、激盪學生思考,而當國中會考前夕,台北市、新北市雙雙進入疫情三級警戒時,他立刻警覺:「等會考結束,全國應該就會進入三級。」

當時他立刻召集全校老師,要學生帶家裡所有的平版、筆電來學校清點。5月18日上午剛結束段考,老師們中午便開始教學生下載Webex,全校全面演練遠距教學,演練才正結束,下午2點的指揮中心記者會便宣布,全國明日起停止實體上課,從演習到實戰完全無縫接軌,王政忠冷靜地和學生說:「接下來就是這樣上課。」

20210710-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10日舉行疫情記者會,指揮官陳時中出席。(指揮中心提供)
疫情指揮中心在5月18日宣布,全國暫停實體上課,全面改為遠距授課。(資料照,指揮中心提供)

市區學生叫媽媽明天去買電腦 山區卻有家庭連網路也沒有

儘管早有準備,然而疫情下依舊凸顯出既有問題,談到所謂城鄉差距,王政忠直言,就連爽文校內也存在城鄉落差。

靠著多年來的教育翻轉,爽文國中這5年來,已經從一所偏鄉社區國中,蛻變為能吸引學生跨區就讀的明星學校,現在學生約有半數來自彰化、台中,其中台中學生就佔4成,在啟動遠距教學後,就有市區學生跟王政忠說:「用筆電上課是不是效果比較好?那我明天叫媽媽去買。」

同一座校園裡,還有3成學生家中完全沒有堪用的載具,必須由學校提供設備。王政忠說,這些學生大多是南投在地學子,「其他偏鄉學校的處境可想而知。」

阿雅(化名)任教的小學,位在屏東山區,到市區要開車30分鐘,學生家裡多是務農、隔代教養。停課之後,全校90個學生中,只有一半家裡有足夠的設備,要把學校裡既有的平板、電腦全部借給孩子,才能維持該有的教學。

20210711-均一教育基金會2019年初於屏東竹田國小舉辦研習。雲端教改進行式配圖。(均一教育基金會提供)
在偏鄉、弱勢地區,網路設備與基礎建設的匱乏,常常是教學上的考驗。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資料照,均一教育基金會提供)

設備的問題解決了,但資訊能力的落差又是另一個難題,尤其低年級學生對3C產品依然陌生,阿公、阿嬤看著螢幕也是一個頭兩個大,農忙時節還得下田種鳳梨,老師只得一個個到學生家,教他們怎麼上網、辦帳號、登入Google Meet,「從上課的方法、規矩都要重新建立一次。」

往國境之南的海邊望去,小夫(化名)任教的國小裡,學生家中大多是討海、捕魚人家,停課之後,她一口氣向民間基金會申請了近30台平板,等到補齊缺口,還得一個個到家裡教導基本的開軟體、連上課程,才能跟其他學校站在同樣的起點上課。

教育部曾於去年12月調查,全國中小學行動載具缺口為19萬台,儘管各縣市緊急採購,最終仍差1萬3000台,而在疫情二度爆發後,四大電信業者、民間慈善團體也陸續募集、捐贈上網設備與行動網卡等裝置,才稍稍彌補所謂數位落差。

除了缺乏設備外,爽文國中還要面臨網路環境的問題。雖然初期清點後,暫且達成一人一設備,然而王政忠上課時卻發現,不少學生雖然在學校測試沒問題,但他們的裝置其實負荷不了一個功能全開的教學平台,只要開鏡頭、語音就會當機,也有人家裡幾乎收不到網路訊號,老師只得親自把學校的平板送到學生家裡,或協調學生到網路比較好的同學家裡上課,「我們就是教育版的Ubereats。」

歷史建築「新莊原興直公學校舊校舍」內部的復古懷舊教室。雲端教改配圖。(圖/新北市文化局提供)
當學生離開教室後,更凸顯台灣數位基礎建設的落差。圖為示意圖。(資料照,新北市文化局提供)

「現在要省思,台灣的數位基礎工程是否要更加快?」王政忠說,當網路、硬體出現落差,就是學習權的不公平,儘管目前大多數學校裡的網路都沒問題,但校園外的社區網路,仍然備受考驗。

線上教學平台學習吧過去曾為了推動線上教學,而募集平板設備,總監陳逸文始終記得,到前年都還有偏鄉地區的老師,會跟他們要7、8年前的平板,「我問他們確定嗎?現在軟體都不支援了,但他們真的完全沒有資源。」

後來陳逸文收到老師傳來的照片,拿到人生第一台裝置的孩子們,下課後依然坐在操場上看電子書,臉上笑得樂不可支。

一鍵接軌國際教育 數位產生落差但也帶來轉機

在歷經超過3分之1學期的遠距教學後,從海角到天邊,全國師生的數位能力也被迫光速提升,不只改變既有的教學模式,甚至也給偏鄉地區帶來轉機。

2020年12月,俄羅斯駭客攻擊美國政府與企業東窗事發。雲端教改配圖(AP)
突如其來的停課不停學,卻也讓全國師生的數位應用能力突飛猛進。(資料照,美聯社)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早在2013年,便發表對於行動學習的建議指南,指出善用行動裝置取得資訊、獲取知識下,能有效協助偏鄉、貧窮地區學童學習,當中列舉各式案例,包含相關團隊在巴基斯坦透過手機協助青少女提升識字率、Nokia曾捐印度、奈及利亞等國學童手機以接收學習資訊等,若能克服裝置、設備的障礙,網路無遠弗屆的特性,以及行動裝置帶著走的便利性,確實能一定程度上消去物理上的限制,而這樣的場景也在台灣開始發生。

多年前,台東桃源國小校長鄭漢文在誠致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方新舟帶領下,前往美國見識最前端的教育模式,也體會到網路能帶給偏鄉更大視野,於是他手把手帶著學校的孩子連上可汗學院,一字一句翻譯讓他們接受來自國際的教育,也在過程裡讓學生習慣使用平板工具。

預鋪下的這段路,讓鄭漢文在停課期間,見到孩子們即使凌晨4點就要陪家人去田裡,農忙後依然能回到螢幕前上課,背後關鍵在於信賴,家長、學生都知道,平板不只能用來玩遊戲,也可以用於學習,「我們的兩隻腳:線上學習應用、閱讀能力都已經站穩,學生會上網找資料、閱讀資料、提出自己的想法,很多資料用網路找都很快,再靠老師協助,把這些知識跟地方的生命經驗扣連。」

20210711-在王政忠牽線,爽文國中學生每週末都與美國高中生上英語課。雲端教改進行式配圖。(王政忠提供)
在暑期營隊的緣分下,爽文國中學生每週末都與美國高中生連線上雲端英語課。(王政忠提供)

來到爽文國中,王政忠2年前在暑期夏令營的機緣下,結識一群在美國生長的華裔學生,從此每週末透過網路開課,讓爽中學生跟海洋另一端的高中生學英文。

偏鄉最缺的是老師 數位科技能幫資源再分配?

但是,偏鄉學校缺乏的不單是教學資源,更多是缺乏師資。一間學校能有多少正式教師,在現行規定下要視有多少班級而定,因此偏鄉地區多是以代課、代理教師等非正式教師補齊人力,然而,這些教師都屬一年一聘,往往才剛熟悉學生就要離開,此外更鑑於地理、交通等因素,招聘時常常乏人問津,如去年馬祖便曾被報導,有學校辦了14次甄試仍招無老師。

師資難尋的燙手山芋背後有諸多因素,暫且難以解決,但對於仍在各個角落奮鬥的老師們,王政忠則指出,網路一旦運用得宜,也可以解決偏鄉小校的師資問題,比如線上共學就是個突破。

王政忠舉例,假設南投有幾間學校對線上教學都有問題,就可以找市區老師一起上網開課,由擅長的老師講課,其他老師負責在旁邊協助學生,偏鄉學校一班可能只有4、5名學生,目前的線上會議室都能容納,如何透過數位管道共享資源,是結束遠距教學後,應該思考的方向。

20210711-均一教育基金會2019年初於屏東竹田國小舉辦研習。雲端教改進行式配圖。(均一教育基金會提供)
網路與設備的問題一旦克服後,或許也可用於解決偏鄉學校的師資問題。圖為示意圖。(資料照,均一教育基金會提供)

回顧過去在校內推動數位教學,王政忠認為,現在另一大收穫是讓學生真槍實彈上戰場,「不是只有在電腦課時紙上談兵。那時大家都坐在隔壁,不會就轉頭問人,但這次是真的被隔開來,真的操練各種真實情況。」

翻轉教育小校更有機會 法規限制仍待鬆綁

均一教育平台執行長呂冠緯則從接觸教師的經驗指出,偏鄉教師最需要的,往往就是同儕,「因為他們常常一科只有一個老師,一個年級就是一個導師」,當教師對數位科技更熟悉後,也可以透過網尋找夥伴共備、陪伴,當教師社群的連結建立後,他們也會更理解如何透過數位工具協助教學,更有機會發展個人化、因材施教的學習。」

相較於都會老師一人要面對20、30個孩子,偏鄉教師要教的學生可能不超過10個,呂冠緯對此期許,如此情況下,老師更有機會處理個別孩子的需求、進行因材施教的差異化教學,「未來也可以期待,台灣教育的突破反倒是從最有需要的地方出現。」

教育的突破,另一方面也需要制度輔助。根據教育法規,目前學生不到50人的小學校,可採取混齡編班、教學,其中國小在108學年度就有489校未達50人,而少子化浪潮下,是109學年度全國更有1027所小學未達百名學生。

20210711-台東桃源國小校外探查活動。雲端教改進行式配圖。(取自桃源國小臉書)
透過網路學習知識,再由老師的引導連結回在地,是鄭漢文理想的教學方式。圖為台東桃源國小校外活動。(資料照,取自桃源國小臉書)

呂冠緯表示,目前教育政策依然一視同仁,然而小班級、小學校需要有不同思維,政策上應該思索,可以對更多地區鬆綁、打破現有教學架構,比如混齡教育就是一種,「有些三年級的孩子,其實可以學四年級的東西,有些四年級的孩子,其實要重學三年級的東西,本來的2個老師重新分組、分工後,或許對教學幫助更大。」

鄭漢文也就桃源國小的經驗指出,對於人力緊縮的小校來說,混齡、混班格外有效,「一班如果有5個學生,就有5種差異,兩班會有10種差異,但合在一起時差異會相互交疊,可能就從10差異變成7個差異,老師也可以互相協助」,

山頭上已經迎來暑假,正是老師們研習、進修的旺季,儘管疫情仍未明朗,但王政忠仍馬不停蹄地籌備線上研習,他對未來的教育滿懷期望,「疫情之後的教學確實需要一些變化,如果沒有,那就可惜了這段時間。」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