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庭瑤專欄:《經濟學人》的中國恩仇錄

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2021年5月封面是台灣,指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一旦台海爆發戰爭,將成為全球大災難。(經濟學人官網截圖)

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最新一期封面是台灣,指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一旦台海爆發戰爭,將成為全球大災難。相較於台灣對此「警告」意味濃厚報導的高度重視,但在中國除了鷹派官媒《環球時報》批評民進黨政府「炒作」之外,坊間沒什麼議論之聲。

台灣政府向來把《經濟學人》奉若聖經,比如該刊對於中國「銳實力」(Sharp Power)措詞,就成了陸委會的新聞稿常用語。但台灣對於這期封面故事所引起的廣泛關注,究係因自身登上全球焦點而興奮?還是為了捲入美中戰爭而焦慮?各有解讀。

培生集團為專注教育事業版圖,將《經濟學人》《金融時報》脫手。(取自推特)
台灣政府向來把《經濟學人》奉若聖經,比如中國「銳實力」(Sharp Power)就成了陸委會的新聞稿用語。(取自推特)

不過,細看《經濟學人》4篇系列報導中,在中國方面,除了引述中國國台辦前副主任王在希公開談論「第三條路」的北平模式論述,以及採訪自稱「台灣專家」的上海政法學院教授倪樂雄的說法之外,並無太多的中國消息來源與資料。台灣政治評論家郭正亮更直言,報導內容「毫無新意,只因為雜誌叫作《經濟學人》。」

高級版《讀者文摘》

《經濟學人》在北京有分社,現任社長任大偉(David Rennie),派駐2位專職記者,亦有獨立撰稿人提供稿件。經濟學人集團亦會委託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撰寫相關一帶一路、中國經濟、南海情勢的研究報告。《經濟學人》在中國會舉辦酒會等活動,但活躍度比不上《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路透社》等其他外媒。

英國《經濟學人》北京分社社長任大偉(右二)2019年1月拜會廈門大學台研院民進黨研究中心主任陳先才(右一)等人。(取自廈門大學台研院官網)
英國《經濟學人》北京分社社長任大偉(右二)2019年1月拜會廈門大學台研院民進黨研究中心主任陳先才(右一)等人。(取自廈門大學台研院官網)

由於中國崛起因素,《經濟學人》從2012年起,把中國欄目從亞洲版塊獨立出來,專設了中國版塊,每周大約發稿2篇;這是繼1942年美國之後,為一個國家單獨設置專版。2018年再增加Chaguan(茶館)專欄,為中國版面打造一個休息片刻、交流思想的老茶館。但在北京市面上的書店買不到《經濟學人》,要透過淘寶網或在國際機場才能買到。

中國如何看待《經濟學人》呢?從民間角度來看,最早普遍熟知的中國譯名是《經濟學家》,後來跟進台灣譯成《經濟學人》。中國民間對《經濟學人》還是頗為重視,比如中國《財經》雜誌曾有許多重量級的揭弊報導,讓中共高層坐如針氈,在民間被稱作是中國版的《經濟學人》,但內容和風格還是不太相同;英文寫作教學也常用《經濟學人》當作考題或範本,成為中國莘莘學子學習「英文翻譯」的材料。

中國《財經》雜誌曾有許多重量級的揭弊報導,讓中共高層坐如針氈,在民間被稱作是中國版的《經濟學人》。(取自財經網)
中國《財經》雜誌曾有許多重量級的揭弊報導,讓中共高層坐如針氈,在民間被稱作是中國版的《經濟學人》。(取自財經網)

一位中國學者跟我說:「《經濟學人》不過就是具有國際視野的高級版《讀者文摘》。」他認為,《經濟學人》的書寫特色,就是把全球事務化繁為簡,文筆機智幽默,嚴肅又不失恢諧,寫作風格緊湊,在最小篇幅裡容納最多的資訊量;對於社會公眾來說是言簡意賅,但對行家來說,就缺乏新意,特殊之處則在其敘事筆法。

對中國官方來說,因為《經濟學人》的讀者遍及全球各地的政商菁英,尤其它也是歐美許多政要必讀的案頭刊物,中國官方自不敢忽視與怠慢,更想攻佔這個全球知識陣地,2015年中國總理李克強在《經濟學人》年終特刊發表〈中國經濟的藍圖〉,2020年中國外交部前副部長傅瑩發表〈中美為何必須㩦手抗疫〉,但仍屬點綴性質,篇幅數量不多。

屢遭中國封禁

不過,中國官方認為《經濟學人》敘說中國的故事並不友善,甚至是充滿偏見和敵意,比如有期封面是攀上紐約帝國大廈的金剛,換成了熊貓,就讓中國官方氣噗噗;《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就曾在推特痛罵:「《經濟學人》已經淪為赤裸裸的反中政治工具。」

中國對《經濟學人》封禁也不手軟,直接撕掉他們不喜歡的頁面,頁面實在太多的話,則禁掉整期雜誌,到了網路資訊時代,甚至就直接屏蔽網站。比如有一期,習近平穿著乾隆皇帝的皇袍、手持紅酒杯,諷刺習帝制(2013年5月);又有一期是諷刺習近平仿毛澤東時代宣傳,標題寫著「謹防對習的個人崇拜」(2016年4月);新疆那期封面是一堆帶刺的蛇籠,暗批維吾爾族的人權遭受折磨(2020年10月),這幾期就直接禁了。

「新觀察家」(L’Obs)」(左)和英國經濟學人(右),分別在五年前和七年前都用過習近平穿龍袍當雜誌封面。
「新觀察家」(L’Obs)」(左)和英國經濟學人(右),分別在五年前和七年前都用過習近平穿龍袍當雜誌封面。

但這本雜誌對中國解讀有多大的訊息量呢?《經濟學人》記者麥傑思(James Miles)派駐中國21年,他曾對英國BBC受訪坦言,沒有一個外媒記者,可以從約200位中共中央委員那裡獲得任何消息。因為中共高層口風很緊,幾乎滴水不漏。過去還可以從報紙上、網路上找到一些政治鬥爭的蛛絲馬跡,或是從接近中共高層的智庫和學者獲得訊息,掌握領導人的可能想法。但是,現在這些智庫要不是消失了,就是跟高層的交流不再緊密。除了中國兩會(人大、政協)召開,或是中共領導人出國訪問,否則外媒記者絕少機會接近層峰。

《經濟學人》來自曾是日不落帝國的英國,香港又曾是英國殖民地,敘說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故事之後,再擴及新疆、台灣等敏感問題時,對中國極盡冷嘲熱諷、酸言酸語,就有中國媒體人反譏說:那是自以為全知全能的「上帝之眼」。而這隻上帝之眼,當然跟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平視世界」主張明顯扞格不入。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