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級潛艦」出事得靠80歲救難艦?國艦國造為水下救難點上光明燈

台灣四面環海,具水下奇襲作戰能力的潛艦是取得制海權關鍵之一。然而,海軍除茄比級潛艦是超高齡的「博物館級」,實際擔負戰備的劍龍級潛艦下水迄今也近40年左右。(蘇仲泓攝)

印尼海軍潛艦失事釀53名官兵殉職,突顯高艦齡雖伴隨著操作風險,但能在水下發動奇襲的作戰能力,對於擁有潛艦部隊的國家來說,是不可或缺的特性。在四面環海又有中共軍事威脅的狀況下,台灣同樣使用高齡潛艦,並持續推動潛艦國造;在潛艦兵力大規模增加同時,水下救難能量能否與之配合,料將成為下波國艦國造的關注焦點。

印尼海軍潛艦「南伽拉號」(KRI Nanggala-402)艦齡高,服役超過40年,日前在執行演訓任務時,疑因電力因素沉沒失蹤,由於深度遠超過潛艦本身最大負荷,在巨大水壓輾壓下,南伽拉號最終斷成數截,官方證實艦上53名官兵殉職。

印尼海軍的德造潛艦KRI Nanggala-402在峇里島北方約95公里海域失聯。(美聯社)
印尼海軍的德造潛艦(KRI Nanggala-402)在峇里島北方約95公里海域失聯,後官方證實艦上53名官兵全數殉職。(資料照,美聯社)

台灣四面環海,海上交通線是我國經濟重要聯外通道,共軍若要投射大兵力,作法之一就是循海路執行兩棲登陸作戰。因此,制海權的取得,在國土防衛作戰中至關重要,除仰賴強大水面艦隊鞏固海疆,同時要有足夠數量的潛艦在水下鉗制敵軍動態,這也就是當前國艦國造(含潛艦國造)最主要的目的。

再多會出事!「博物館等級潛艦」僅用於訓練 

海軍艦指部掌控海軍水面上下和空中(反潛直升機)戰力,「256戰隊」即是艦隊轄下主責潛艦的專責單位,並以2艘美製茄比級和2艘荷製劍龍級潛艦,擔負海軍潛艦官兵訓練及戰備任務。然而,劍龍級潛艦下水迄今約40年;茄比級更是堪稱「博物館展品等級」的70餘年,單以高齡論,我方顯然與印尼海軍有過之而無不及。

20210430-海軍現有2艘茄比級潛艦仍在役,主要負責人員訓練,此級潛艦早在二戰時期的1940年代就已下水,換算艦齡逼近80年。(蘇仲泓攝)
海軍現有2艘茄比級潛艦仍在役,主要負責人員訓練,此級潛艦早在二戰時期的1940年代就已下水,換算艦齡逼近80年。(蘇仲泓攝)

儘管裝備老舊不必然等於失事率,此觀念在空軍近期接連發生F-5E戰機失事中一再被強調;但不可否認的是,老舊設備仍可能潛藏較高故障風險。另外,臨海飛越、臨海基地導致的機身鏽蝕(因此返抵本場要刷洗)等因素,高齡劣勢仍然存在;而除了進船塢大修、幾乎整年都泡在海水中的潛艦自然更不例外。

前述2型潛艦雖經修整和提升,但高艦齡仍是事實;這也是為什麼在任務分配上,茄比級最多就是負責訓練的原因,因為恐怕真的會有狀況。

海軍救難艦逼近80歲、水下作業大隊有潛深極限

海軍現行專責艦船為大湖級救難艦,另有主要拖曳對象為水面艦的大同級遠洋拖船,2級艦同樣有超高齡問題(近80年)。一旦真有狀況,先不論裝備能否有效操作,且輔助艦強度要求和主戰艦相比來得較低,將形成的「老船救老船」局面,「救援者有無救援成功信心?待救者有無信心順利被救?」恐怕都是大大的問號。

除現役救難艦老舊,隸屬海軍192艦隊的「水下作業大隊」潛水員,也是一支軍方極為倚重的水下搜救單位;近年包括宜蘭南方澳斷橋航道搶通、貢寮卯澳灣爆裂物清除等任務,均由水下作業大隊派員執行,專業度不在話下。然而人體畢竟有其極限,使用不同潛水裝具,大約能下潛至50到90公尺,一旦遭遇潛艦沉沒等級狀況,終究還是力有未逮。

20210430-水下作業大隊隸屬海軍192艦隊,是以執行水中障礙物(爆裂物)排除、水下救難等任務為主。(蘇仲泓攝)
水下作業大隊隸屬海軍192艦隊,是以執行水中障礙物(爆裂物)排除、水下救難等任務為主。(蘇仲泓攝)

東部海域地勢複雜 戰機失事得靠民間探測船

此外,從2017年11月幻象2000戰機失事,2020底隸屬台東基地的F-5E和隸屬花蓮基地的F-16A戰機,到日前2架同樣來自台東的F-5E墜海,至少有4架戰機摔進海裡,如今仍無法將完整機身殘骸稅順利打撈上岸。

台灣周邊(特別是東部)海域陡降,極具深度且海床地形複雜,軍方雖能透過海、空軍聲納嘗試辨別出水下金屬物,但準確度會因地形和水下雜訊大幅降低,且還要考量海流推動影響,使得救援和打撈相對困難。

在近期案例中,軍方仍得請民間團隊協助標定殘骸位置或執行打撈作業。銓日儀公司派出的「奧黛麗絲號」及「寶拉麗絲號」因船上具有高性能的測繪儀器,能將水下情況更加細緻描繪,在滿足前述需求上,確實扮演關鍵角色,值得軍方借鏡。畢竟無論搜救還是打撈都分秒必爭,過度依賴民間支援,時效性終有可能緩不濟急。

20210430-國軍近年發生多起戰機事故,主要失事地多集中在東部海域,然因地形複雜,搜就相當困難,更多時候是導入民間資源,如探測船「寶拉莉絲號」(見圖),協助標定可能位置。(蘇仲泓攝)
國軍近年發生多起戰機事故,主要失事地多集中在東部海域,然因地形複雜,搜就相當困難,更多時候是導入民間資源,如探測船「寶拉莉絲號」(見圖),協助標定可能位置。(蘇仲泓攝)

安海計畫執行中 救援戰力提升有空窗期

在國艦國造項目中的「安海計畫」,軍方預計打造5搜「新型救難艦」。資料顯示,新型救難艦的主要任務包括拖帶、救難和水下作業,配有可下潛至100公尺深的潛水鐘、可於水下500公尺深操作的遙控載具(ROV),盼能藉此應對海軍現役潛艦高齡化、潛艦總數增加的情況。

然而,截至目前規劃,首艘新型救難艦要在2023年下半年才會交船,行成成熟救援戰力恐要等到2024年後。面對中共敵情威脅與日俱增,台海周邊又是區域爭奪的戰略要道,水面上下活動頻繁(包括我方在內),數年的空窗期及搜救領域的整備,值得軍方省思。

20210430-儘管在海軍國艦國造計畫中,有打造新型艦難艦的規劃(代號「安海」),唯尚須時日才能實現,因此海軍現役高齡近80歲的大湖級救難艦只能繼續苦撐。(蘇仲泓攝)
管在海軍國艦國造計畫中,有打造新型艦難艦的規劃(代號「安海」),唯尚須時日才能實現,因此海軍現役高齡近80歲的大湖級救難艦只能繼續苦撐。(蘇仲泓攝)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