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庭瑤專欄:政冷經熱,拜登和習近平演哪一齣?

中國多家公司透過電商亞馬遜(Amazon)在疫情期間大賣山寨貨,美國人拿到政府補貼就立刻上網買中國貨。(Amazon go網)

美中關係跌落冰河,歐美服裝品牌抵制新疆棉,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宣稱不會讓中國超越美國,揪了歐洲領袖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打群架,看似一發不可收拾。縱然如此,現在四川大學教書的美國作家何偉(Peter Hessler)從細微觀察,雖然中美之間的政治局勢緊張,但在新冠疫情期間,中美在經貿上,彼此連結卻進一步加深。

何偉曾在四川涪陵待過2年,寫成令他一舉成名的《江城》,後著有《甲骨文》、《尋路中國》、《奇石》等書,成了非虛構寫作的翹楚,現在四川大學教導英文與創意寫作。他任職《華爾街日報》駐北京記者時,認識紐約出生的華人同事張彤禾(Leslie Chang),結為連理;張彤禾在東莞生活兩年寫成《工廠女孩》,敘說農民工改變城鄉面貌的經歷,駁斥馬克思的資本剝削勞工之論。

口嫌體正直:「『中國製造』外交」現象

何偉不定期在《紐約客》(New Yorker)發表的深度中國報導,總能提供有別於美國反中的視角。他曾到劫後武漢採訪9天,深入病毒原爆點華南海鮮市場,看到當局如何以「封城、強制檢測」切斷感染鏈。最近何偉3月15日在《紐約客》發表近萬字的特寫報導,題為〈「中國製造」外交的興起〉(The Rise of Made-in-China Diplomacy),從微觀視角切入,敘述一個美中「政冷經熱」的奇特現象。

美國作家何偉(Peter Hessler)是非虛構寫作的翹楚,現在四川大學教導英文與創意寫作。(中國日報網)
美國作家何偉(Peter Hessler)是非虛構寫作的翹楚,現在四川大學教導英文與創意寫作。(中國日報網)

從總體經濟來看,中國海關總署的數字顯示,2020年中國對美國出口的貿易總額,比上年同期增長8.8%;中美貿易進出口總值接近4.1兆人民幣(約新台幣17.6兆元),比上年同期增長8.8%,占同期中國進出口總值的12.6%。儘管中美爆發貿易戰、疫情造成邊境封鎖,川普(Donald Trump)聲稱「中國病毒」(China Virus),在美中緊張關係下,中美貿易為什麼依然能夠成長?

何偉從微視角度切入,一家位於成都自貿區、名為Kimzon(中文名:成都金沐灶)的網路科技公司,創辦人是34歲的李德偉。這家公司70%銷售來自於美國,最主要管道是電商亞馬遜(Amazon),在網上專賣山寨貨。去年銷量不但沒下降,反而上升15%。李德偉本來擔心疫情,準備把營銷重點轉向內需,但到了7月,他驚覺美國的網購量激增。

激增原因是,美國政府每個月給失業群體每個人發2000美元的補貼。這些錢既沒有被存起來,也沒有花在電器消費上(比如汽車、電冰箱等等)。很多人拿補貼在網上買日常生活用品。第一天拿到補貼,第二天就花掉了,補貼效應就反映在Kimzon的銷量上。李德偉不用看新聞,就能從銷量上就知道,美國政府又發放新的補貼了。銷量就像美國生活的一面鏡子。

從時間點來看,美中吵得越凶,Kimzon賣得越好。去年5月美國對華為祭出最嚴厲的政策,6月川普痛斥中國把病毒散播全球。適逢中美關係最緊張的時刻,亞馬遜上一個小小的銷售頁面,卻依然像條傳送帶一樣,源源不絕地把美國老百姓的生活需求傳到中國。

義烏市場冷熱,與美緊密連動

何偉再從另一個微觀視角——浙江義烏的國際商貿城,提出了他的觀察:義烏宛如一個微型宇宙,在那裡可感受到中國進出口交易的脈動。去年7月,何偉去了一趟義烏小商品批發市場。他看到的景象有點讓人震驚:在批發市場旁邊的生活街區,本來是服務外國人,現在變得很冷清,一條街上的10家印度餐廳都關門了。

那兒的商販們當然還做生意,只不過做生意的方式變了。以前是白天在批發市場裡做生意,而現在是晚上在電腦上遠端做生意。以前是走空運的,疫情防控期間航班少了,現在改走鐵路了。以前是做首飾的,在2月就把生產線改了,改成做口罩、做防護鏡、做防護衣。

何偉去探訪的時候,在義烏批發市場的2樓,有一批商販,當時正在為美國的大選做準備。有為拜登支持者做旗子的,也有幫川普支持者做旗子的,還有專門做「MAGA」棒球帽的。MAGA就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即川普的參選口號「讓美國再次偉大」。

帶著MAGA的帽子,川普成為美國失意人的代言人。(美聯社)
川普帶著MAGA的帽子,就是來自義烏國際商貿城。(美聯社)

義烏向來有「預測美國大選」的傳統。小商販透過接旗子的訂單,看看哪家訂單多,來判斷哪位候選人最有可能贏得美國總統大選。但這些商販做的可不只是大選生意,像是歐洲人看體育比賽在現場揮舞的小旗子,還有美國各種抗議活動,比如「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所用的旗子,他們也都生產。這就是體現「競合關係」。

冰山雪地的阿拉斯會談,美中關係滿是火藥味,但從亞馬遜網站、義烏國際商貿城,對於美國發生的任何大事——總統大選,疫情防護,社會抗議——都能在中國的某一個角落裡,立即感受到連鎖性的經濟效應。美中關係更有可能的是在某些領域競爭,在某些領域合作,長期處於一種微妙的動態平衡中。

兩岸「政冷經熱」VS兩韓「政熱經冷」

兩岸關係也未嘗不是如此,兩岸自1980年代末開放交流以來,「政冷經熱」是兩岸政經交流的常態。所謂的冷與熱,是相較於同樣呈現分裂狀態的朝鮮半島,儘管兩韓之間很早就有階段性的高層互訪先例,但民間交流冷到極點,所以被稱為「政熱經冷」。

兩韓與兩岸的政經交往,自1990年代起,兩韓是「政熱經冷」,兩岸則是「政冷經熱」。台灣政府縱然曾有想踩剎車,比如李登輝提「戒急用忍」,陳水扁倡「積極管理、有效開放」、蔡英文力主「新南向政策」,卻仍難以扭逆兩岸「經熱」的現實。

去年共機頻頻穿越海峽中線擾台,兩岸經貿依然兀自成長,並未隨政局動盪下跌。據中國海關總署數據,2020年1至11月,兩岸貿易額比上年同期成長13.8%;另據台灣經濟部統計,同年1至11月台灣對中國大陸(含香港)貿易總額較去年同期增長12.9%,其中出口占總額的43.8%,也就是台灣出口中港的比重接近44%。

前副總統呂秀蓮提出「雙兩岸關係」的概念,大兩岸是以太平洋為領域的中美關係,小兩岸是以台灣海峽為界的兩岸關係。借用大、小兩岸的概念,大兩岸、小兩岸的雖然政治上劍拔弩張,但經貿上依然熱絡如常,盡皆呈現「政冷經熱」的奇特現象。拜登上任後再怎麼「政冷」,恐怕還是很難改變「經熱」。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