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軍兩棲登陸恐葬送大部隊?從解放軍訓場的「總統府」揭特攻作戰關鍵

去年漢光演習期間,軍方破天荒找來分屬國防部的憲兵特勤隊、警政署的維安特勤隊、海巡特勤隊,共同執行衛戍區重要目標反特攻演練,展現跨單位整合能力。(資料照,取自青年日報Flickr)

兩岸一旦開戰,共軍料將先以導彈鎖定我指管樞紐,予以摧毀達到癱瘓目的,爾後再循水路將主力部隊運送上岸,進而攻占台灣本島,執行「兩棲登陸作戰」。不過,載運大部隊跨海,牽涉的主客觀因素甚廣,兩棲登陸雖然合理,但共軍自身戰力整備程度,現階段恐還不那麼樂觀;那麼另外一種作戰模式,就顯得出奇不意且更具效率,也就是所謂的「特攻作戰」。

共軍若要遂行「兩棲登陸作戰」,一般認為西岸可能性較高,但實際上東岸在中共航母戰力越趨成熟後,同樣壟罩在被登陸的陰影內。現在看來,共軍更有可能對我實施多點登陸,讓國軍疲於奔命、戰力分散,增加自身成功機率;或至少可以攻占我外離島,用軍事行動釋放政治訊息。而這也是國軍每年重大演訓一定會有「聯合反登陸作戰操演」的原因。

20200716-台中甲南海灘16日進行「聯合反登陸作戰操演」,總統蔡英文身著迷彩服前往視導。(蘇仲泓攝)
2020年7月,台中甲南海灘舉行「聯合反登陸作戰操演」,總統蔡英文身著迷彩服前往視導。(資料照,蘇仲泓攝)

合理但困難 共軍遂行兩棲登陸牽涉因素眾多

常理而言,無論以多強大的火力轟炸,最終都要將「人」送進去,才能真正達到占領目的;兩棲登陸作戰即是透過各種不同載具,力求將部隊送上岸。然而,此作戰模式涉及因素甚廣,首先是制空、制海權的先期取得、登陸載具的性能與數量安排、考量防禦方岸際間設置的各式武器等。

另,海象天氣的掌握也相當重要,共軍要根據台海情勢,考量有多少海岸適合登陸、有無外軍介入等,一旦任一環節無法銜接,跨海過程恐淪「葬送過程」。因此,共軍對我實施兩棲登陸作戰雖合理,但仍存在相當的難度,至少現階段看來,成功並沒有絕對的把握。

20210127-兩棲偵搜大隊水中爆破中隊操駕新式突擊艇(蘇仲泓攝)
共軍若要執行兩棲登陸作戰,現階段仍有相當的難度。圖為我兩棲偵搜大隊水中爆破中隊日前操駕新式突擊艇。(資料照,蘇仲泓攝)

相較兩棲登陸作戰,以精銳特種部隊奇襲我指管中樞或交通樞紐,反而是「成本低、但成效卻未必較差」的作法;無論是先期潛伏在我國內的敵特攻,或運用海空載具強闖,進而打我一個措手不及,都是特攻作戰的可能類型。

共軍特攻打頭陣:斬首、癱瘓、攻占 我方應處難度大幅增加

最可怕的特攻作戰,可能是對我中樞直接襲殺的「斬首行動」,第一步就摘掉我方大腦,或者退一步對我指揮所、高山雷達站台進行破壞,癱瘓或遲滯我指管通情傳遞速度,配合其他軍事行動同步執行。如此一來,前面提到的劣勢會相對減輕,增添自身成功的機率。

在破壞之外,還有一種則是透過攻占去取得控制權,這種多發生於機場、港口;一旦占領成功,後續大部隊就不用完全仰賴兩棲登陸,同樣有條件將更多兵力、大型武器透過船舶或航空器輸送進來。上述是敵特攻可能對我的執行的作戰樣態,倘若每一種都同時進行,應處難度將大幅提升。

20210220-陸軍春節加強戰備操演,想定北部機場遭敵特攻攻占,駐地於新竹的裝甲584旅隨即投入火力與機動性兼具的聯合兵種營,成功奪回目標後,我軍官兵揮舞國旗表示勝利。(蘇仲泓攝)
陸軍春節加強戰備操演,想定北部機場遭敵特攻攻占,駐地於新竹的裝甲584旅隨即投入火力與機動性兼具的聯合兵種營,成功奪回目標後,我軍官兵揮舞國旗表示勝利。(資料照,蘇仲泓攝)

而在解放軍「朱日和基地」仿我博愛特區建物的訓場曝光後,共軍對我實施特攻作戰機會,可能性似再提升,從近年國軍大小演訓中不難發現,反特攻作戰演練和反登陸、反空機降等操演變成同等重要,包括場次和規模都使其成為演訓主流。此舉除能讓部隊能即時應處方向組建、部署;在訓練上也有強化限制空間戰鬥(CQB)、小部隊戰鬥(SUT)、戰傷救護(TCCC)等專業戰技趨勢。

從火力制壓到精銳擊殺 國軍各類反特攻作戰場次攀升

舉例來說,去(2020)年春節前的國軍加強戰備操演,駐高雄的陸軍裝甲564旅即是以敵30名特戰兵力以機降方式進入我南部某軍用機場,企圖為後續作戰開放有利條件,該旅戰備部隊獲令後,當即投入新成立的聯合兵種營以優勢火力殲滅敵軍;海軍部分則是以高雄壽山雷達站遭敵特攻破壞,決定派出國軍三大特勤隊之一的「陸戰特勤隊」(CMCSSC)隊員將之奪回的想定。

今年的春節加強戰備部分,陸軍仍以模擬北部某機場(應為桃園機場)遭敵特攻攻占,軍方派出駐地位於新竹的裝甲584旅聯兵營將航站大樓奪回;海軍則以高雄港船舶遭敵特攻劫持,決定派出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特戰隊員,以搭乘快艇方式,對目標船發起攻船行動,最終順利取得船隻控制權。

20210220-敵特攻除可能對我指揮中樞進行襲殺,交通樞紐亦有可能成為目標。圖為今年國軍春節加強戰備,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即是以海上反特攻作戰作為想定演練。(蘇仲泓攝)
敵特攻除可能對我指揮中樞進行襲殺,交通樞紐亦有可能成為目標。圖為今年國軍春節加強戰備,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即是以海上反特攻作戰作為想定演練。(資料照,蘇仲泓攝)

去年漢光演習期間,還有首度招集分屬國防部的「憲兵特勤隊(MPSSC)、警政署的「維安特勤隊」(NPASOG)、海巡署的「海巡特勤隊」(CGASTF),共同執行衛戍區重要目標防護演練,著眼的正是若我衡山指揮所遭敵特攻攻占時,如何有效應處的內容。這些都再再突顯面對敵特攻威脅,各種反特攻作戰變得更為重要。

反特攻超前部署:陸軍特戰部隊重要目標防護

除有大量以反特攻為想定的演練出現,陸軍特戰部隊每年都會有的超長距離行軍任務,現也從過去集中在山地的山隘行軍,改為濱海城鎮戰術行軍。從山區往海邊及城鎮方向靠攏,這是因為戰時特戰部隊可能需要掩護主戰部隊側翼;另一重點是要協力防護轄內重要目標如雷達站、飛彈基地,確保其能持續運作。

總統蔡英文日前走訪陽明山上某陸軍特戰部隊視導,該部隊即是以連級規模鉗制陽金公路,不讓敵特攻循此進入台北市區,同時可能也針對陽明山的空軍雷達站加以防護,都是相同的概念。

20210220-陸軍特戰部隊肩負軍事重要目標防護重責;駐陽明山的陸軍特戰部隊,除能鉗制陽金東路,不讓敵特攻循此進入台北市區,更有增援山上雷達站的任務,避免戰時耳目遭敵特攻破壞。(總統府Flickr提供)
陸軍特戰部隊還肩負軍事重要目標防護重責;駐陽明山的陸軍特戰部隊,除能鉗制陽金東路,不讓敵特攻循此進入台北市區,更有增援山上雷達站的任務,避免戰時耳目遭敵特攻破壞。(總統府Flickr提供)

反特攻超前部署:憲兵快反連重新組建

在部隊組建部分,以隸屬專責首都衛戍的憲兵202指揮部轄下的「快速反應連」為例,該連過去以國慶日慢車編隊總統府前的憲兵機車連聞名;如今復編連級規模後,包括中科院研發的紅隼反裝甲火箭、轉輪式榴彈槍、機槍等,都直接配賦第一線官兵,盼一旦輕裝敵特攻作亂時,快反連能在高機動性特性下,迅速趕抵並以火力壓制殲滅。

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快反連現階段使用的機車仍為山葉皇家之星,是不適宜戰場坑洞環境的長程巡航車型,更具越野機動性的新型重機仍有待憲兵採購。

20210220-過去以國慶日慢車通過府前的機車連名號聞名,憲兵快速反應連如今經過復編,裝備有紅隼反裝甲火箭(見圖)等重武器,可壓制使用輕裝的敵特攻或潛藏在城鎮內的敵軍。(蘇仲泓攝)
過去以國慶日慢車通過府前的機車連名號聞名,憲兵快速反應連如今經過復編,裝備有紅隼反裝甲火箭(見圖)等重武器,可壓制使用輕裝的敵特攻或潛藏在城鎮內的敵軍。(資料照,蘇仲泓攝)

展望未來,除持續關注共軍在兩棲登陸作戰上的精進與提升,做好遂行反登陸作戰的戰場經營,或許同樣也要思考截至目前,軍方乃至於執法單位在反特攻作戰上的準備是否充分。

如軍方特勤隊的武器裝具是否到位、應具有快反特性的機動載具是否名符其實、執行反特攻作戰專業戰技的扎實度、對搭乘輸具強襲或潛伏在台的敵特攻有無偵獲能力,上述都考驗軍警單位及國安高層的眼光和布局。而政府喊出建構不對稱戰力的口號,但以特攻突襲來說,對共軍來說何嘗不是不對稱戰法的一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