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石化董座陳寶郎談2021石化產業三挑戰:疫情、拜登、環保

陳寶郎認為,新冠疫情至今沒有減緩跡象,將影響全球經濟復甦。(柯承惠攝)

度過油價暴跌的危機,台塑石化今年營運是否能像先前金融海嘯之後,呈現大幅回升的狀況,外界高度關注。此外,拜登(Joe Biden)上台及電動車的發展,也可能對台塑石化中長期的營運產生影響,令人好奇台塑石化將如何因應。為此,《新新聞》特地專訪台塑石化董事長陳寶郎,以下是專訪摘要:

疫情減少近二三○○萬桶原油需求

Q:受到疫情因素的影響,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對今年石化業的景氣相對較保守。你又是如何看待今年油價的走勢與石化業的景氣?

A:原油與人類的生活有著高度的相關。疫情發生前,全世界的原油需求量與生產量,本來兩邊都差不多,每天原油的供應量與需求量大多在九九○○多萬桶上下,縱使供需有些偏差,但廠商透過油槽調整供給,供需之間的缺口也不至於太大。疫情發生前,原油每桶的價格大概還可以維持六十多美元。

疫情發生後,情況大為改變。需求大幅滑落,導致原油價格在去年三、四月快速跌到每桶二十多美元。

拜登上任後,美國的石油生產發展可能降速。(美聯社)
拜登上任後,美國的石油生產發展可能降速。(美聯社)

初步估計,因為疫情影響,全世界每天大概少了二三○○萬桶的原油需求。為了穩定原油價格,石油輸出國組織與盟國(OPEC+)經過多次協商,決議自去年五、六月開始每天減產九七○萬桶。

嚴格執行後,油價止跌回升,隨後OPEC+再度決議去年七月至十二月每天減產僅剩七七○萬桶。因為疫情沒有解決,原油需求回升並不明顯,這個舉動相當程度壓抑油價繼續上漲。

原本OPEC+有意在今年元月進一步將減產數量減少至每天五七○萬桶。但去年十二月,OPEC+發現原油價格一直在四十幾美元上不去,一旦降低減產數量勢必再度讓油價承受跌價壓力,於是部分會員國的態度開始鬆動,協議元月減產數量僅降至七二○萬桶,讓石化業大大鬆了一口氣。

問題來了,減產讓俄羅斯、哈薩克財政收入銳減,因而俄羅斯及哈薩克有意增產,接下來二月該怎麼辦呢?OPEC+同意兩國的增產,合計二月每月將增加七.五萬桶原油的供給,三月再讓俄羅斯單獨增產七.五萬桶原油。

沒想到,沙烏地阿拉伯元月出其不意地說要每天減產一百萬桶原油,造就這一波原油價格衝高至每桶近五十六美元。

影響油價漲跌的各種變數

Q:你覺得影響原油供需的因素有哪些?

A:變數很多,其中最大的變數當然還是疫情。目前疫情似乎沒有好轉的跡象,而且還不斷地傳出新的變種病毒。這樣的情況下,鎖國、封城等恐無法全面解除,商業與經濟活動無法恢復正常,原油的需求也就無法全面恢復。

疫情要好轉要靠特效藥或疫苗,現在看起來並沒有明顯的特效藥;至於疫苗,因為生產、價格、運送、人力等因素,施打的情況不如預期,進而影響經濟活動恢復正常,也為油價埋下了變數。

另一個影響油價短期變化的重大變數是OPEC+的供給,這一點從沙烏地阿拉伯宣布減產,原油價格應聲上漲便可略知一二。現在沒有哪家研究機構能事先掌控OPEC+的生產計畫,因此油價的漲跌自然就不易預測。

就供給面來看,非OPEC+的原油供給,包括伊朗、利比亞等也會影響油價。以伊朗為例,受到美國的制裁,現在每天的生產量僅有一百多萬桶,但伊朗的產量最高可達單日近四百萬桶。拜登上台後,美國若與伊朗恢復談判,且談判成功,伊朗勢必增產,恐怕也會影響油價。

世衛專家已在中國開始調查疫情。(美聯社)
中國經濟在疫情下雖仍保持正成長,但數字遠不如過去。(美聯社)

原油庫存也是影響油價的一個變數。石油業者趁著油價低檔時儲存了不少原油,但儲存原油有倉儲的成本,一旦油價上漲至一定水準,譬如說六十美元,有些業者就會獲利了結,油價自然就不容易上漲。

另一個變數是美元走勢。依照過去經驗,油價與美元呈現某種反向關係,因為美元走弱,油價如果不變,等同產油國的收入減少。所以美元貶值,油價往往就會上漲。美國若持續紓困、印鈔,美元要升值就相關不容易。

最後就是地緣政治是否爆發緊張關係,一旦爆發武力衝突或戰爭,油價也會上漲。

疫情未解除,油價難大幅彈升

Q:所以在油價方面,你的看法是?

A:目前對油價最樂觀的是高盛(Goldman Sachs),預估今年油價均價約六十一.三美元,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則預估四十九.八美元,能源顧問公司PIRA則預估四十九.六美元,美國能源署(EIA)則預估四十八.五美元。

若以現在的油價評估,除了高盛,其他機構的預估可能都是錯的,除非油價之後持續走跌,而這樣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隨著環保意識高漲,傳統的汽油內燃汽機車將逐漸退場。(美聯社)
隨著環保意識高漲,傳統的汽油內燃汽機車將逐漸退場。(美聯社)

不少研究機構認為今年油價會逐季走揚,台塑石化也持類似的看法,認為油價應該會在五十一至五十七美元之間。相較於高盛認為油價會從第一季的五十五美元逐步上漲至六十五美元,看法相對保守。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這些預測都是在沙烏地阿拉伯宣布減產之前提出來的。

去年台塑石化庫存跌價損失一度高達三、四百億元,今年看起來這個問題的影響應該不大;同時,價差也可望改善。因此,台塑石化今年的營運應該會比去年好。

但這次情況和二○○八年金融海嘯不太一樣,疫情尚未控制的情況下,彈升的幅度恐不如海嘯發生後的隔一年。

拜登上台有利美國國外石化產業

Q:如何看待美國總統拜登的能源政策對石油與石化相關產業、台塑石化的影響?

A:川普(Trump)任內,美國原油產量、出口顯著增加,拜登重視環保,對美國頁岩油的開採並不鼓勵,樂觀看待,未來美國不太可能再快速增產石油,這對於原油供需平衡將有所幫助。拜登上台,對美國以外的石油、石化產業,或許可以從利多的角度解讀。

回頭看台塑石化,台塑石化要在美國路易斯安那州投資百億美元,本來我們已經拿到所有的許可,可以動工、發包,但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而暫時觀望。沒想到路易斯安那州因為疫情頗嚴重,政府下了一道暫時禁止動工的命令,最快要等到今年三月才能動工。

至於拜登可能採取較嚴格的環保政策,這一點,台塑石化倒不擔心。因為美國地廣人稀,環保規範就算嚴格,也比不上地狹人稠的台灣嚴格。如果台塑石化在台灣都能依照環保規範順利經營下去,到了美國當然也沒有問題。

電動車影響煉油廠未來

Q:如何看待電動車對石油與石化相關產業長遠的影響?

A:大家都關心二氧化碳等氣體排放對空氣品質的影響,所以電動車是一個趨勢,跑不掉。事實上,就政府管理的角度而言,管理為數少量的電廠,比管理為數眾多的汽機車容易許多,政策也樂於往此方向發展。

目前電動車的發展因為電池技術的發展,面臨續航力、價格偏高等問題,而無法在市場開拓方面大躍進。但包括政策及車廠本身都陸續訂出停產燃油新車的時程,燃油車未來的銷量勢必大幅減少。

燃油車大幅減少,對汽油需求的衝擊會很大,柴油相對小很多。在這樣的情況下,加油站將何去何從?台塑石化的加油站數量僅一百多家,且多數地是租的,所以轉型的問題不大。

電動車時代來臨,比較大的問題會是煉油廠的未來。三年前,我就開始著手研究解決之道,用石化原料產品來補足汽油短收的營收,將是台塑石化未來發展的方向。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29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