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李恒隆遙控立委問政,SOGO案跨黨派立委收賄全紀錄

蘇震清(右)抬出「叔叔牌」,海撈2000萬元。(柯承惠攝)

台北地檢署偵結跨黨派立委集體貪汙案,近日起訴民進黨蘇震清、國民黨廖國棟、陳超明、無黨籍趙正宇及前時代力量徐永明等五立委。

除了趙正宇,其他四人都捲入SOGO案。《新新聞》循著曝光的對話紀錄按圖索驥,逐一拼湊出太平洋流通董事長李恒隆如何和貪婪的立委打交道,而這場「金錢」和「權力」交織的故事,猶如現代版的《官場現形記》。

前太流董事長李恒隆在前總統陳水扁主政期間,從太設章家手上搶下SOGO經營權,但經營權之爭在百轉千折後,最終落入遠東集團徐旭東手上。

不過,一心想奪回經營權的李恒隆轉念押寶立委,希望施壓經濟部協助他贏得SOGO經營權。

二○一二年初,李恒隆在前民進黨立委蔡煌瑯引薦下,認識經濟委員會立委、綽號「阿忠」的蘇震清,兩人見面後一拍即合。

「SOGO是大案,經手的金錢很多,他(蘇)心裡一定明白。」李恒隆應訊時描述,蘇震清原本毫不關心此案,馬上轉向積極鞭策經濟部撤銷太流的增資登記。李大喜之餘給了他五十萬元支票,開啟了金錢遊戲的序曲。

立委貪汙案遭起訴被告
立委貪汙案遭起訴被告

蘇震清缺資金,直接向李恒隆要錢

蘇震清當然不是五十萬元就能打發。一三年間,蘇告訴李恒隆要參加屏東縣長初選,得設置選舉看板,要他陸續金援二三○萬元。

李恒隆很清楚這些花招,他告訴檢察官:「立委因為身分地位,很少會赤裸地開口要錢,但名目五花八門啦,(我)心裡不論高不高興都不敢迴避,只要不是太離譜都會盡力達成。」

而長袖閃舞的李恒隆不只迎合蘇震清,也不時塞錢給其辦公室主任余學洋,讓余成為雙方的連絡窗口。

調查指出,一四年到一五年間,蘇震清的資金缺口擴大,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他向知名建商、華友聯集團總裁陸紀康調借一千萬元遭拒後,同日立刻請余學洋找李恒隆吃飯。李很能掌握蘇的眉角,他在電話裡告訴余學洋:「阿忠(蘇震清)要找我,我也想像得到啦!」

廖國棟與蘇震清組「SOGO聯盟」

果不其然,在飯局中,蘇震清先自豪說,立委選舉和「家族親戚」(指叔叔蘇嘉全)會有很大的「政治突破」,而他一開口就是霸氣的「兩千萬」。蘇震清餐敘後刻意用助理的手機傳了通「提醒」簡訊:「李董感謝您的協助。煩於九月十五日左右匯一千萬元到以下帳戶……,謝謝!蘇震清(阿忠)敬上」。

李恒隆不滿蘇震清「霸王硬上弓」,但李一想到他的叔叔蘇嘉全若能攀上高位,SOGO案就有救,只能咬牙付錢。

有意思的是,蘇震清收下一千萬元後表現更加神勇,他更拍胸脯保證:「一六年大選後政府會改組,立法院也會改組,到時候我就更有能力,會讓法規會將所有的法律問題整理清楚,到時候就會完成經濟部亂七八糟的事,你放心。」

但李恒隆並不想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他透過白手套郭克銘找上國民黨籍的廖國棟,在藍營也買個保險。

20200804-台北地院4日下午裁定立委廖國棟羈押禁見。(顏麟宇攝)
廖國棟拿錢出力,為SOGO案幾度壓迫經濟部官員。(顏麟宇攝)

巧合的是,郭克銘和廖國棟的主任丁復華、蘇震清的主任余學洋原本就很熟,三人成為李恒隆的立院智囊團,而「老闆」廖國棟和蘇震清則自動組成李恒隆的「立院SOGO聯盟」。

此案爆發後,丁復華旋即轉任汙點證人緊咬廖國棟收賄。他描述,廖拿多少錢做多少事,他接受請託後就忙著質詢、提案、修法及召開SOGO案協調會,則負責幫廖收錢。他和廖之間的潛規則是,選舉期間不分帳,非選舉期間則是三、七分;換算下來,廖前後共向李恒隆拿了七九○萬元。

藍綠一家親,一同施壓官員

檢調查出,廖國棟的手段相當兇狠,他為了威逼經濟部就範,不斷刁難經濟部官員到立院協商,有時還行文給時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的蔡玉玲,更找過經濟部和廉政署官員到辦公室,恐嚇經濟部官員若不處理就移送廉政署法辦。

廖國棟也拿前監委李伸一的陳情書開協調會,強硬的舉動,讓李恒隆滿意地賞了他三百萬元。

廖、蘇兩個盟友為了達到目的,不時研究如何施壓經濟部。一五年中,廖國棟邀經濟部長鄧振中、蔡玉玲等人在喜來登飯店吃早餐,蘇震清雖然沒到,仍委託郭克銘以其顧問身分施壓。

一五年十月三十日,廖邀請不知情的時任立法院長王金平主持協調會,蘇震清在會中火力凶猛。李非常「呷意」蘇的表現,直接打電話給余學洋說:「今天阿忠表演得很好!」年底李恒隆就爽快付清一千萬尾款。

辦案人員掌握,李恒隆有時看到立院開會還會隨時提醒小心腹余學洋:「叫他們兩個提議,叫他兩個那款的啊(台語)……叫阿忠來罵一下!」

有時候興致一來,李恒隆也會親自操盤。他曾打電話告訴蘇震清:「我有拜託廖委員啦,他會提出四個原則,拜託你幫他處理一下,你幫他做一個結論。」

隨著交流越頻繁,李恒隆的表現越囂張,經濟部商業司長換成李鎂後,他曾不滿地打電話指示余學洋說:「你明天跟李鎂講,你跟她警告喔,說她不要『自尋死路』。」

不過,整件事情到了一六年底卻出現重大轉折。蘇震清從立法院長蘇嘉全的特助高建智和前立委蔡煌瑯那邊得知被檢調盯上了,嚇得他停止任務,先還給李恆隆五百萬元。

被檢調盯上,蘇震清嚇到還錢

一七年夏天,蘇看苗頭不對,很認真告訴李恒隆「真的被監聽了」。他表示律師建議他,還一還比較好,他很快地歸還剩下的一五○○萬元,還提醒李恒隆要把紀錄清洗掉。

自此之後,蘇震清就和李恒隆保持距離,雖然基於舊情偶爾會附和廖國棟,但再也不主動幫SOGO案。

20200804-台北地院裁定涉及SOGO收賄弊案的太流前董事長李恆隆收押禁見,圖為他被送上警備車準備移送台北看所守。(柯承惠攝)
李恒隆對偵訊的檢察官詳述他應付立委們的花招(柯承惠攝)

李恒隆向檢調感嘆,蘇震清「離心了」,不過他仍試著致電余學洋。「他現在被蔡煌瑯嚇到這樣,嚇到走投無路,你知不知道,他和他叔叔有一點誤解在裡面……,所以他的情緒非常地不穩定啦。」他託余學洋向蘇震清喊話:「我不會背叛你,你也不會背叛我,大家有難同當、有福同享嘛。」

然而,蘇震清雖然退出,但廖國棟還在努力,他陸續刁難經濟部長包括李世光、沈榮津,還曾提案凍結、刪除經濟部三億多元的預算,卻沒有實際效果。

眼見明路不通,李恒隆改弦易轍,去年下半年聲稱把太流股權轉讓給新加坡Bread Talk麵包物語集團主席郭明忠,有意透過新加坡國際仲裁奪回經營權。

李恒隆預計去年底以天義公司名義在東吳大學辦公聽會,郭克銘打算請出立法委員,硬將經濟部官員「押過來」,因此找上「基本班底」廖國棟,另鎖定國民黨陳超明和當時屬時力的徐永明出席。李恒隆說,郭克銘喊出的立委參加費為兩百萬元,而陳超明是經濟委員會召委,被鎖定為主角。

公聽會立委都沒出席,徐永明沾醬油

不料陳超明當天根本沒出席,只打了通電話給當時的經濟部長沈榮津,由於沈沒接,他僅交代經濟部國會聯絡人「派個司長來出席」。另一個原本同意掛「合辦」的徐永明,也臨陣反悔表示只能出席,他甚至擔心得罪徐旭東影響時代力量的政黨票,只出席了五分鐘就閃人。

這兩人的舉動讓李恒隆氣炸,他不打算給徐永明兩百萬元。正在溝通的時候碰上案件爆發,因此不了了之。反而是沒到場的陳超明,李選擇匯給他一百萬元。

辦案人員透露,李恒隆雖然很氣陳超明,但他罵徐永明卻罵最凶,他向友人幹譙:「我有一個很賭爛的事……,徐永明從頭到尾只講五分鐘,沒有很直接講我們的事,幹譙一下就走了,調頭就走,所以這個是『騙子』﹗」

新新聞1751期
新新聞1751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想看更多政經時事、深度解析,快追蹤《新新聞》Facebook粉絲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