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美國協防台灣的兩種策略:華府40年來為何奉行「戰略模糊」,如今「戰略清晰」又為何眾望所歸?

2020環太平洋軍演的壯盛軍容。(美軍太平洋艦隊臉書)

隨著中美新冷戰開打,台灣的戰略地位日益重要,各界要求華府放棄 「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 的呼聲也日益強烈。說的直白些,就是希望美國政府明確承諾以武力防衛台灣、抵抗來自對岸的中國攻勢,也就是從「戰略模糊」改採「戰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就連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8日參加「凱達格蘭論壇-2020亞太安全對話」時,也對台灣的與會者強調「要讓解放軍知道威脅無法成功」、「我們必須加強防衛台灣」,美國對於台海問題的「戰略模糊」,似乎已經到了退場時刻。

「戰略模糊」的經典表述,一般認為是約瑟夫‧奈伊(Joseph Nye, Jr.)在1995年時的公開說詞。這位提出「軟實力」(soft power)、「巧實力」(smart power)等經典概念的著名政治學者,當時在柯林頓政府擔任國防部國際安全事務助理部長。奈伊在台灣正準備舉行首次總統直選、兩岸處在第三次台海危機之際受邀前往中國訪問,並且在北京被問到「美國會不會出兵介入台海」?奈伊的回答是「那必須視情況而定」。(It would depend on the circumstances.)

許多分析家都曾指出,在奈伊之後,美國政府一直保持著這種「戰略模糊」。不過曾在小布希(George Walker Bush)政府擔任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目前是華府智庫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會長的哈斯(Richard Haass)指出,其實早在奈伊之前,無論白宮裡頭坐的是共和黨人還是民主黨人,美國政府與台灣斷絕正式外交關係後,華府就一直拒絕回答「中國如果出兵台灣,美國會不會也出兵護台」之類的問題。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風傳媒VIP文章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