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帶小孩的媽媽被罵「吸老公血的媽蟲」韓國的仇女現象,正從「ilbe」網站擴散到現實生活

2018-10-30 17:13

? 人氣

最近南韓性別對立情況越趨嚴重,從知名極右派網站《ilbe》開始,越來越多韓國男性加入仇女的行列中,而女權意識的抬頭使南韓社會的兩性關係越發緊張。媽蟲、ible蟲等新創詞彙開始在論壇上出現,甚至有新聞專門報導相關議題,為何這些詞彙會引起廣大討論,並在韓國激起「兩性對立」的氛圍呢?以下就來介紹幾個韓國辱罵女性的用詞,以及韓國社會的仇女代表「ilbe蟲」,除了這些詞彙的氾濫,整體韓國的社會氛圍也對女性越來越不友善…

「大醬女 된장녀」》省下基本物資追求名牌的女性

2000年,人們指稱愛穿名牌炫富、愛往星巴克跑的女生為大醬女。大醬女意思為「連大便與大醬的味道都分不清楚」,比喻總想依靠父母或男人的女性。這個字也用來諷刺「長得不好看又愛慕虛榮」的女性。大醬女之後,「醬油女」一詞也接著出來,意指窮酸又省吃儉用的女性,韓國人認為這才是韓國男性所嚮往、想結婚的女性類型。

和大醬女同時出現的,形容很小氣吝嗇的男生為「辣醬男」(고주남),吃東西都去到很便宜的小吃店去吃,省錢省到一般人無可理解的地步的男生,這也是當時大眾為反對「大醬女」一詞,而刻意營造出來的罵男性詞彙。

「泡菜婊/泡菜女 김치걸/김치년」》拜金、虛榮、愛抱怨的女性

泡菜婊/泡菜女一詞誕生於2014,是大醬女的2.0版,也是韓國男性對「壞女人」本質的定義,他們認為新世代韓國女性的特質為:自私、只喜歡名牌、榨乾男人、只會在職場偷懶;在經濟上無條件的依賴男人,為了更加方便,用整形和節食為武器欺騙男人。在《ilbe》上甚至有文章專門討論「如何判斷泡菜女」。有泡菜女一詞,韓國人也發明「壽司女」來對比,壽司女意為忠實於男性、致力於家事的女性。

此語在《DC Inside》論壇出現後,引發眾多女性網友不滿,紛紛以「泡菜男」反擊,最後論壇將相關帖子刪除,並將「泡菜男」一詞屏蔽。這些女網友們後來脫離,創造出自己的網站《Megalian.com》,成為韓國相對於《ilbe》的女性主義論壇。

「媽蟲 맘충」》生孩子後和朋友一起喝下午茶的全職媽媽

全職媽媽們犧牲自己的青春,每天像陀螺一樣繞著孩子打轉,蓬頭垢面精疲力盡,買杯咖啡喝不過份吧!但韓國網友卻認為帶小孩的媽媽無所事事還有辦法休閒,將她們稱做「媽蟲」(在韓國,蟲有表示低等動物的貶義),諷刺她們是老公的吸血蟲。但事實是即便把孩子帶到幼稚園自己出門工作也不見得好過,因為大多已婚婦女,想要找一份能兼顧孩子的工作薪水就得將就打工,大多數領著「最低薪資」。

「媽蟲」這個詞,原本被用來形容「追求富貴享樂、沒把小孩管教好的媽媽」,但少數的脫序行為卻被網友放大,將所有「帶孩子的母親」都塑造成全民公敵,甚至成為餐廳拒絕往來戶。現在不管是不是年輕媽媽,都被稱為「媽蟲」,讓許多辛苦帶小孩的婦女有苦說不出。

「花蛇 꽃뱀」》直到把錢吸光為止的吸血女

花蛇女是靠著一身華麗外表,來接近男生,一步步地跟男方索取,諸如名牌包包、金戒指等貴重物品,甚至牽扯到金錢。比所謂的「狐狸精」還要厲害,新聞版面上也經常報導被花蛇女所騙的案例。被花蛇女纏上的男生(荷包),就如同被蛇緊緊纏繞住的獵物一般,一點一點、慢慢地被啃食。

「漁場管理 어장관리」》韓國版中央空調

在臺灣,中央空調比較多形容男生行為,而韓國的漁場管理是男女都可以使用的,其意指某人同時跟許多異性男女朋友見面,但都沒有固定交往的對象,每個都搞一下曖昧,與每個人的關係都是好朋友,每月每週每日,出門約會的對象總是不一樣的。在這些男女身邊的好朋友們,就像被餵養在漁池的魚一樣被管理著。

「ilbe蟲」》韓國母豬教徒

這個名稱看就知道是指極右派網站《ilbe》的忠實用戶,其實「ilbe蟲」不只是仇女,對外國人和同性戀同樣不友善,更有一連串令人戰慄的脫序行為,如上傳自己祖父上吊自殺屍體照(還掛著的狀態)、跟自己養的小狗性交照片等等。他們甚至還有獨有的手勢,而且一定要擺手勢拍照上傳以表忠誠,宛如邪教,一般的韓國群眾對「ilbe蟲」都感到噁心。

現在越來越多情侶分手的原因是因為女生發現男朋友是「ilbe蟲」,而在女性為主的討論版上,也出現越來越多害怕受到男生攻擊的文章,甚至韓國年輕女生很多因為這種仇女風氣而不敢結婚或是交男朋友,就算有男友也要用話術套問確認是不是「ilbe蟲」,而《ilbe》上也有文章教怎樣破解女友的套問。最近女性也開始使用「韓男蟲」一詞,代表仇女的「ilbe蟲」已從網路世界跑到現實中,甚至有一個流行語「ilbe蟲哪裏都沒有,也到處都有」意指在普通人的外表下,任何人都可能是「ilbe蟲」(《ilbe》會員至少300萬人)。

韓國網友以髒話罵女團Red Velvet成員Irene並焚燒其照片(圖來源自/推特)
韓國網友以髒話罵女團Red Velvet成員Irene並焚燒其照片(圖來源自/推特

除了這些「專有名詞」外,在南韓新聞下的評論、或者其他論壇的文章,隨處都有仇女的言論,像是韓國女團Apink成員孫娜恩,因為使用寫著「GIRLS CAN DO ANYTHING」的手機殼,而被指為女權人士,飽受攻擊;女團Red Velvet成員Irene因為在粉絲見面會上面回答:「最近讀了很多書,包括《82年生的金智英》(與女權議題相關的小說)」引發撻伐,有粉絲更表示將從此脫粉,焚燒和剪毀他的照片卡片;朴謹惠總統下台案件,有人提出「女子會亡國的」、「都說了女人是不能身居要職的嘛」這樣的言論,連政治家也說「今後100年都不要想女性總統了」、「在江南住的歐巴桑」。甚至有韓國女配音員因為穿著寫有「Girls do not need a prince」的T-shirt而被合作的遊戲公司開除、玩家因為遊戲開發者按女權網站讚而抗議等事件。

(韓國網友對《82年生的金智英》電影化的評論/圖截自韓網)
(韓國網友對《82年生的金智英》電影化的評論/圖截自韓網)

在韓國暴力犯罪案件中,女性受害者的數量不斷攀升,連女明星也飽受折磨,前一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具荷拉事件就是一例。這個現象的源頭,其實是男性的危機感。過往由男性壟斷的職業及領域,現在都出現了女性的身影,從前男性獨佔的「地盤」,漸漸被女性「入侵」,這讓某些男性感到不滿,認為女權的增長是通過剝削男性權益而來,甚至認為他們交不到女友、找不到較好的工作等惡劣的處境,是源於女性的「強勢」壓迫,繼而表現出對女性的憎恨。他們不滿的情緒結合了父權社會的厭女文化,通過網路的串連而越發激進,仇恨女性的言行甚至從網路延伸到現實生活。如今,韓國女性的人身安全越來越沒保障,上廁所要擔心偷拍、與男性來往要提心吊膽、參加遊行有鹹豬手的騷擾、連在家收快遞,都可能被快遞員強行進入家中性侵!

韓國對女性不友善的社會氛圍不但讓社會對立,也傷害了國家形象,澳洲還將韓國列為「對女性遊客危險的國家」。韓國這種厭女的社會氛圍,其實相當值得台灣借鏡,當ptt上充斥著「母豬」、「台女就是賤」等輕賤女性的「玩笑話」時,我們真的該當這些厭女詞彙「只是個玩笑」而一笑而過嗎?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佳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