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從未讓我真的去探索...」七年級女孩赴義大利拜小丑為師,「藝術療癒」贏得無價笑容

2015-04-14 15:37

? 人氣

我只在乎我可以帶給大家什麼,就像如果自己真的感到快樂,別人自然而然也會感覺到(圖/黃冠螢臉書)

我只在乎我可以帶給大家什麼,就像如果自己真的感到快樂,別人自然而然也會感覺到(圖/黃冠螢臉書)

如果這社會既有的規則短時間內無法改變,那我們就在這規則裡玩到最大的程度。有的人會消極地說這世界就是這樣,但重點是:「你試過了嗎?」

秉持初衷,多方探索

我的朋友常常覺得我是個變來變去的人,不知道我下一秒又在想什麼東西。大學畢業後我做過編輯、主持、配音、外拍,也去外商做過communication manager,但在每一個過程中我都覺得我的心沒有變,因為我對這世界的嚮往都是一致的,我認為所有事情都是媒介,只要這個媒介可以傳達出我的意念, why not?

(圖/黃冠螢臉書)
以前那些我沒有探索到的東西,我現在想去拿回來(圖/黃冠螢臉書)

我覺得任何事都要去嘗試,沒嘗試過就沒辦法說不喜歡.我也不覺得當我嘗試了一件事之後,明明不喜歡卻為了符合別人的期待,假裝自己也想要。曾經有段時間我迷惘過,就好像你選了這個科系,以後如果沒選相關的工作一切都白費了。事實上,過往的教育從未讓我真的去探索,這個世界常常因為別人是這樣,所以我就得這樣。而當我有經濟能力能養活自己了,以前那些我沒有探索到的東西,我現在想去拿回來。如果一個人能持續累積自己的內在價值,其實不用擔心拿不到同等的貨幣價值。

用「小丑」連結世界

在20歲那年,我想送自己一個不一樣的生日禮物,因緣際會下我透過網路看到國外的小丑工作坊,我覺得這是老天的旨意叫我去看看。我本來以為會學到騎單車等等雜技,去了才知道小丑是一個單一的technique,他是人人身上都有的東西,就是內在的快樂跟寬容。這個工作坊結束之際,我們被安排去義大利的癌末病房演出,直到表演當天我都還沒有表演的感覺,自己都質疑自己可以給別人什麼。

(圖/黃冠螢臉書)
我想送自己一個不一樣的禮物(圖/黃冠螢臉書)

來到病房時,小丑訓練師打開房門請我進去,關門前突然告訴我:「她們都不會講英文」。我看著全身插滿管子的小女孩和她的媽媽,心裡浮現的是:「Excuse me? 那我到底要幹嘛?」,我愣了幾秒鐘,打算做所有我會做的事情,但我只是往前走一步小女孩就笑了,我往右跳了一步她也笑了!在那個當下我只想讓她快樂,其他都不想!

我離開之前,小女孩指向桌上的一張紙,媽媽幫忙遞了過來,上面畫了一個七彩的小丑。媽媽用破英文對我說,她女兒已經等我等了一個禮拜.突然間我發現,原來一個人可以給一個人的東西,遠比想像的多更多;我帶給小女孩的不只是下午的快樂,還有一個禮拜的期待,所以真正的價值不在當下,而是這一整件事情。

當時我在心中許了小小的願,我要盡我的力量去認識更多像她一樣勇敢的小朋友,這就是我想要以小丑的身份去全台醫院說故事的開端。我帶著這個願望很多年,到現在我的工作有比較大的自由,經濟也穩定了,終於能去實現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