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稱世界最猙獰的建築,這座教堂蓋了一百年都沒蓋完,未完工就被列為世界遺產…

2017-09-04 15:08

? 人氣

如果「上帝的建築師」高第的作品,是灑落於加泰隆尼亞的閃亮珍珠,那聖家堂便是巴塞隆納的建築桂冠。倘若世上還有一座令全球印象深刻的在建建築,高第的聖家堂大概會是許多人的首選。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2017年《上帝的建築師:高第誕生165週年大展》從聖家堂(la Sagrada Família)精選出多件展品,包括高達12公尺的樹狀柱體模型、懸鏈拱模型、聖家堂屋頂結構模型等。台灣迄今第三度、亦是最大規模的高第主題展,現任聖家堂總監 – 喬治.法利(Jordi Fauli)也躬逢其盛再次蒞台。

現任聖家堂總監 – 喬治.法利 Jordi Fauli 先生。(圖/丁紹原 攝,瘋設計提供)
現任聖家堂總監 – 喬治.法利 Jordi Fauli 先生。(圖/丁紹原 攝,瘋設計提供)

夏日酷暑、三伏正炙,與外頭的艷陽高照相比,展場冷鍊大器的設計顯得格外清幽。一身正裝的喬治.法利總監正襟危坐,宛如時尚的紳士等待我們的到來。

高第曾說:「一個建築展最好的展覽方式,就是陳列出模型和相片。」相片可一睹建築形態與色彩,而模型則可真正感受思想與結構美。聖家堂總監 – 喬治.法利表示,本次展覽在呈現高第建築思維與科學觀。透過台灣團隊的裝置協作,更揭開聖家堂多元魅力。「展場許多模型結構與媒體互動裝置,甚至還能嗅到木頭新鮮氣味。」喬治.法利總監熱情表示。

聖家堂中心堂模型展示側面(左)與正面(右)。(圖/丁紹原 攝,瘋設計提供)
聖家堂中心堂模型展示側面(左)與正面(右)。(圖/丁紹原 攝,瘋設計提供)

高第的建築成就非凡,但在當時卻不被看好。當時「米拉之家」被認為是全城最「怪異」,而小說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更評聖家堂為「世上最猙獰的建築之一」。對照現代建築界給予高第的高度評價,喬治.法利總監認為高第給後世的建築啟發便是其「精神」。「精神,是高第給後代人們最大的建築啟發!」喬治.法利總監表示:高第用盡了生命去找尋問題的解決方法,投擲十載光陰研究建築力學結構,並運用到建築上。

(圖/Yair Haklai@ wikimedia commons)
米拉之家(Casa Milà)。(圖/Yair Haklai@ wikimedia commons)
高第建築奇觀 -「聖家堂」。(圖/© Càtedra Gaudí ,瘋設計提供)
高第建築奇觀 -「聖家堂」。(圖/© Càtedra Gaudí ,瘋設計提供)

談到目前面臨到最大的挑戰,喬治.法利總監表示:「一絲不苟地研究高第龐大的作品遺產,是最大挑戰。」,「依照高第的建築模型、照片與小件作品,去建造聖家堂,並做到與高第想法分毫不差是極富挑戰的。」歷經西班牙內戰與世界大戰波及,戰後建築團隊重新對聖家堂進行興修。目前團隊分成研究、興建與修繕三大團隊,對聖家堂進行全面建設。

聖家堂中心堂模型結構(左)、聖家堂中心堂屋頂模型(右)。(圖/丁紹原 攝,瘋設計提供)
聖家堂中心堂模型結構(左)、聖家堂中心堂屋頂模型(右)。(圖/丁紹原 攝,瘋設計提供)

聖家堂從原本的私人教堂,到今天眾所矚目的「天主教宗座聖殿」與「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地標,自然吸引世界一流團隊前來貢獻長才。

戰後以降,聖家堂從過去的本地團隊興建,如今有來自倫敦的工程師與日本的雕刻家等全世界優秀團隊成員,一同參與這項世紀工程的營造。在聖家堂現場,往往可以看見參觀的遊客一旁就是混凝土車進出的工程現場。雖然顯得突兀,不過聖家堂的興建經費至今仍然仰賴著慈善捐款與觀光收入。這也是虔誠的天主教徒 – 高第的初衷,誠心贖罪奉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