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天皇打槍的米,梵蒂岡教宗、外媒卻盛讚!偏鄉變景點,全靠這個日本最熱血公務員

2017-08-10 12:55

? 人氣

背脊駝成90度的老奶奶,面容因長期農作被曬得又乾又皺,推著小車蹣跚地走在小路間,周圍無人路過,更別說是伸出援手。在日本數一數二窮困的神子原地區,2004年僅住著527位居民,年輕人拒絕回鄉,65歲老人則超過半數。然而,一個「熱血公務員」高野誠鮮的到來,卻改變了這裡的命運……。

位在東京的西北方,羽咋市經濟長年以務農為主,人口曾經多達千餘人,後來卻因農業凋零而劇減成一半。年收入僅有全國平均的五分之一,約87萬日幣。年輕人一長大就離開,甚至因為不想被冠上「野猴子」臭名而拒絕承認自己來自這裡。

一個原本在市區教育委員會工作、管理日本首座太空科學博物館的公務員高野誠鮮,因為看不慣「光說不做」的公務體系,加上坦白直言的性格、在公開場合頂撞上司,意外被「貶官」到這裡。「我不能因此自暴自棄。」他後來的作為扭轉了這處偏鄉的命運,讓遠在歐洲梵諦岡的教宗都臣服於這裡出產的米、震撼國際,也吸引越來越多人回到故鄉奮鬥。

他的故事也曾在2015年被拍成日劇《拿破崙之村》,在全日本引起熱烈討論。

誰說公務員都是死腦筋、爽領薪?他找出偏鄉毒瘤,產出的米讓教宗都驚豔

一點汙染都沒有的神子原地區,產出的稻米明明品質很好,為何就是賣不出去?高野誠鮮一上工,就積極改善宣傳不利的最大問題。除了帶著當地農民看看其他地區的做法之外,也勇敢把格局放大,唯有拋掉自己是「小地方」的迷思,才可能改變眼前的困境。

他們邀請都市人一起來到這裡體驗農作、提倡認養制度,不只把目標鎖定在日本國內,更做出一個勇敢嘗試──寫英文新聞稿,美聯社、法國新聞社、路透社等國際媒體通通連絡一次。最後,英國《衛報》真的報導了這個消息,英國大使館也成了這裡的第一個梯田認養者。

「我們只招募40組認養人,申請者卻超過100組,最後只得安排到第二梯次:『請當明年的認養人!』」

接下來,雖然想讓神子原米成為日本天皇食用米的夢想遭到拒絕,他卻意外跟梵諦岡教廷取得聯繫。「這是只用山間淨水種植出來的好米,我們是否有1%的機會請您品嘗看看呢?」因為某天突然想到,神子原的英文就是「Son of God」,他決定再瘋狂一次,寄出信件給全國信徒超過11億人的天主教領袖──教宗。

一個月、兩個月…他們真的等到了教廷的回應!「你們的神子原是只有500人的小村落,我們的梵諦岡則是人數不到800人的全球最小國家,就讓我們來當小村落通往小國家的橋樑吧。」就這樣,他們成了繼織田信長進貢屏風之後,首次獻給教宗的米。打著這個名號,神子原米紅遍全球。

不畏反對聲浪,他讓全日本愛上這個小地方

(圖/擷取自夢の扉+@youtube)
(圖/擷取自夢の扉+@youtube

以徹底扭轉偏鄉困境為目標的大規模改革行動,可想而知會引發在地老年人的激烈排斥。「外地人會擾亂村子的秩序啦!」他們認為這些「外來者」會不守村里規矩,高野誠鮮提出「大家可依喜好選擇入村者」,終於稍稍平撫他們的情緒。

他們要求申請者寫下為什麼想來神子原,以及想在神子原做什麼,從中篩選出70戶,再請各個農家邀請條件接近的幾戶人家來村裡內部參觀。最後全體同仁會再集體面試一次,選出他們真正可以接受的「來賓」。

高齡化的村落,就像受了傷的身體一樣,需要新血來補充活力。因此,高野誠鮮尤其期待各地年輕人能入鄉幫忙。通過重重面試後,他也透過日本傳統結親禮儀「烏帽子親(註1)制度」提升在地人與外來年輕人的感情。經過戴帽儀式,兩方會建立所有人都認證的親屬關係,他們在農家體驗生活、幫忙務農兩個禮拜,就彷彿生活在自己家,受到熱烈關懷。

類似中華電信在台灣提倡的「蹲點計畫」,進入鄉下考察的年輕人會漸漸建立起對這個地方的深厚情感。許多人離開之後,甚至還會與這邊的長輩保持聯絡。漸漸地,這個地方變得更有溫度,也讓這裡多了更多的「在地人」。

「今年又會有什麼樣的孩子到來呢?」在高野誠鮮到來後的每一年,這裡的人都這樣期待著。也因此,越來越多日本人知道這裡、認同這裡。

靠外人還不夠,自己的故鄉自己救

成功振興城鎮的案例中,「愛鄉意識」往往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不光是找外人來幫忙,高野誠鮮更希望能夠讓這裡的孩子願意回家,共同為了這片土地奮鬥。該怎麼做呢?他有了2個創新的決定。

他認為提高地方認同的第一件工作,就是看見故鄉的價值。於是,他們與地方代表經常開會,歷時半年找出地方是最引以為傲的事物,包含人物、美食、產業等。並且做成《羽咋金氏世界紀錄》刊物,發送給全市8千戶人。

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他們意外發現一份古文獻,內容指出奈良時代這裡曾經有「飛碟傳說」。看準這個酷炫賣點,高野誠鮮再次廣發文件給國際媒體,甚至在地方建立「幽浮商店街」、吸引國家補助近6千萬日幣的預算跟NASA購買火箭、月球石頭等文物。成功讓這個小地方在神子原米之後,再度受到全球矚目。

「真的假的?我怎麼不知道羽昨有幽浮啊!」越來越多對這裡根本不關心的在地年輕人願意回鄉,仔細看看這個從來沒有正眼瞧過的地方。此後,許多人開始回到這個地方耕耘,有些創業、甚至有人開始種植稻米,這裡不再是窮鄉僻壤,而是夢想能夠從零開始萌芽茁壯的希望之地。

「最愚昧的策略,莫過於忽略潛力。」從一開始被村民質疑,到後來成功拯救了這個差點被放棄的日本邊境,高野誠鮮數十年職涯裡無數次讓所有人跌破眼鏡。敢於做夢、善用自己的優勢,他帶給日本甚至全世界的,絕對不只是最後能在百貨公司造成搶購的那一袋袋白米、抑或是天天大排長龍的太空博物館而已。

*註1:此為日本從平安時代至室町時代流傳下來的古老文化,過去的年輕男子在成年禮時,會請一位特定人物替他戴上烏帽子,兩人互相敬酒後,即建立了乾親關係。

本文部分內容經授權取材自時報出版《獻米給教宗的男人:史上最熱血農村公務員衝破體制無極限,拚出自己與村落的新人生
責任編輯/鐘敏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湘妮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