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產業合法化》女孩都為了什麼選擇當妓女?德國現狀揭「合法化是為妓女好」最大謊言

2020-09-07 16:37

? 人氣

在德國性交易合法化後,每年都有大批女性自願或非自願地湧入「歐洲妓院」。(示意圖/pixabay)

在德國性交易合法化後,每年都有大批女性自願或非自願地湧入「歐洲妓院」。(示意圖/pixabay)

“Kauf mich!” (買我)醒目的網站名稱明確地點出網站訴求:來買我吧!這是德國一知名成人社交網站,旨在為獨立從業的妓女創造一個網路評價平台,用以改善德國色情行業中買賣雙方的權益。

沒錯——早在2002年,賣淫嫖娼就已經在德國全面合法化,而這麼多年來,性產業在德國也已發展成一門蓬勃的生意。在Kaufmich網站中,嫖客可以在創辦帳號後依照個人需求檢索,並自行聯絡性工作者,事後,雙方會在網站上寫下反饋,能力受到認可的性工作者便能藉此增加自己的市場競爭力,吸引更多客戶上門。最重要的是,這些過程通通免費!這也是目前德國性產業中第一個、也是最獨特的評價網站。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性工作者都能自己掌控客源,有些人甚至連自己身體的自主權都已然失去。德國目前正式登記在案的性工作者約有4萬人,而實際人數可能高達40萬。性交易合法化的初衷是為了讓性工作者正式融入德國的醫療保險和社會福利體系,減少地下非法性交易產生的犯罪現象,但過度自由的風氣卻造成現今逐漸失控的局面,不僅德國成為眾所皆知的「歐洲妓院」,那多出來的36萬人更成為德國性產業界的巨大隱患。

德國多數性工作者的共通點是什麼?貧窮!

有些是被人口販子威脅利誘地帶到德國,又有些是被親戚、甚至親人出賣,連哄帶騙地走上不歸路!在德國,這些來自貧窮地區的女孩沒有退路,由於沒有專業技能、教育程度不高、又有語言障礙,這些貧困女孩很難找到其它工作,即使在外頭找,也只能找到清潔工之類的工作。現實逼迫下,他們半推半就地接受了自己成為性工作者的事實,留在德國接客,並把收入寄回老家,畢竟陪睡一晚的獲利,要比在家鄉一份正當工作的月收入還高上許多。

在德國性交易合法化後,每年都有大批女性自願或非自願地湧入「歐洲妓院」,人口買賣等犯罪率節節升高,性工作者的生活品質和行情因此不斷下滑,紅燈區也成為藏匿違法事件的重災區。

「常有同行用酒精和毒品刺激自己醒著接客、或者滿足客人一些特殊要求。我一個晚上最多會接十多個嫖客。」

德國之聲記者曾深入斯圖加特一處妓院採訪一位「花名」尤莉婭的性工作者。30歲的她來自羅馬尼亞,從瑞士、法國再到希臘,最終輾轉流浪到德國,已經從事性工作長達十年。街上、私人公寓、酒吧和妓院,都曾是她賣身的地方。妓院房間一天的租金是130歐,一個月下來就是台幣13萬左右。她們一天至少得接一個客戶來繳納房租,剩下的除了要應付自己日常所需,還要寄回家補貼家用。雖然她堅稱自己不曾被任何集團或皮條客操控,但也坦承,當妓女的生活仍比她當初想像得艱難。如今尤利婭已選擇退出這行,但這位不過30歲的女子身後的紅燈街裡還有多少個她,可能永遠無法算清

紅燈區 妓院 夜晚 歐洲(圖/Unsplash)
德國紅燈區。(圖/Unsplash)

想建立「娼嫖皆有保障」的地方 卻反成犯罪溫床

性產業在德國雖因制度不夠健全而衍生出許多問題,但其中創造的龐大利潤不容小覷,政府也從中獲取不少稅收。在德國,每天約有120萬男性接觸性工作者,性產業創造的年收大約在140億歐元以上,十分可觀。

這麼多的客源從何而來?就是從那些賣淫嫖娼屬違法的國家和地區,除了法國、比利時、義大利等周遭歐洲國家外,也不乏遠從美洲、亞洲慕名而來的客人,行業的蓬勃發展形成巨大的競爭和賦稅壓力。強迫賣淫、人口販賣、毒品交易及暴力事件天天在紅燈區上演,性工作者的工資更是常被皮條客抽成,雖然擁有社會和醫療保險,但許多人的人權和自由卻無法掌握在自己手中。

重啟經濟後卻排除妓院 性工作者的權益何在?

自三月中起,德國政府宣佈關閉各式公共和娛樂場所,其中當然也包含各式色情場所。性工作者失去收入來源,為了不流落街頭,他們轉戰網路市場,各種色情網站、性愛直播網、約炮網站等等於是順勢迅速發展,然而這樣的收入仍不比從前。

七月初,在德國政府宣佈重啟經濟、卻排除色情場所時,他們聚集在紅燈區舉行示威活動,並表示性產業也可以比照其他產業施行防疫措施,性工作者協會(The Association of Sex Workers)更聲明:「與需要近身接觸的服務,如按摩、美妝、跳舞以及需要肢體接觸的運動等相比,賣淫並沒有更大的感染風險。」,希望政府能逐步開放政策,讓他們重拾原本的生活。

「這些有證照的妓院持續關閉迫使部分性交易轉為地下化,這不但違法,且也是更加危險與不衛生的工作方式。」性工作者協會也表示。

截止至今,巴發利亞州已於八月初開放性服務的進行,但妓院仍需保持關閉;而柏林則是放寬性服務的提供,但規定不可從事性行為。柏林一家妓院老闆馬克思表示,該店已經因疫情關閉數個月而損失約六位數,儘管現在能開張了,他們仍要做足準備,以確保各項服務滿足政府的規定。客人必須填寫個人資料和聯繫表格,裝進密封的袋子中,還必須全程戴口罩。「生意有慢慢的在回來,但還是很差,畢竟客人來這裡希望的就是從事性行為。」馬克思說。德國政府預計於九月全面開放妓院恢復營業,但仍維持不可進行性行為的規定,且各項公衛措施都須配合法規。

從2002年至今,德國性交易合法化已過去快20年,當然自願下海的女性大有人在,但隱藏其中的眾多社會問題更是不容忽視。原本為保障性工作者權益而通過的法規,究竟是利是弊?性產業究竟如何才能達到一個穩定、安全且可控的狀態?這些問題不僅德國政府須審慎思考,也可作為我們的前車之鑑,這種特殊產業的合法化,究竟會給一個社會帶來怎樣的後果。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