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顧孩子是不值得領薪的爽缺嗎?醫師夫婦這樣為女兒上性別課,從小找到自信人生

2017-05-22 11:53

? 人氣

認真工作,盡一己之責,將世界變成一個更好的地方──這些是我那三個成年女兒,在回想她們人格形塑期時,從我這裡學到的完整的、中肯的建議。丈夫和我不會針對性別平等的議題對女兒們說教,但我們顯然將訊息傳達給她們了。研究顯示,人類行為的形成多半是透過行動的影響,而非言語。

我和丈夫都是心臟科醫師。為了照顧家裡,我們雇用了一位全職的保母、一名廚師和幾位司機。不分男女,只要是稱職的人選,我們便雇用來擔任這些看似應該屬於「女性的工作」。我們支付薪資並附帶其他福利,以表達我們珍視育兒與家務工作的重要性。確實,當年我們在償還醫學院的學貸,並負擔家庭支出後,就所剩無幾。儘管我們可以少付一點(就像大部分的人一般),但我們想向女兒們揭示:「女性主義」意味著看重所有的女性工作。

做為一對雙雙擁有醫學專業的夫婦,我們當中經常會有一人必須從家庭生活中「缺席」,去照顧急症病患、參與專業會議、或履行其他需要遠行的義務。我們的家庭生活很忙碌,但仍建立一起吃早餐和晚餐的習慣,這表示我們得早點離開醫院、或把工作帶回家。我們以行動向正在做家庭作業的女兒們展示,為了達到女性的自我實現與自我滿足,我們所須堅持的承諾與其所成就的價值。

保持身體健康是首要目標,這非常重要。身為一名前運動選手與醫師,我充分了解身體健康的好處。在1970年代,我身為學校運動選手,參與了有關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的辯論,期待同時樂見女性因該法案的通過將面臨的各種變化。後續研究顯示,女性的運動比例與受害比例之間,呈現的是反比關係。特別是參與體育活動的女性,較不可能遭到強暴(目前全國平均五名女性就有一位遭遇過強暴事件),或經歷家庭暴力(目前全國平均三名女性就有一位遭遇過家暴事件)。我們積極鼓勵女兒參與體育活動,並讓運動成為家庭的活動。我們立下範例與期許,讓運動成為生活必要的部分,也是支持女性生理與心理健康的重要元素。

我和丈夫和我也確保我們知道女兒們在做什麼。當我們其中一人因公出差,另一人務必要留在家裡,特別是在孩子的青春期階段。每當有派對、外宿或活動舉行時,就算會讓女兒們感到尷尬,我仍會主動與其他父母聯繫。我們的女兒(和她們的朋友)由此知道,我們關心她們的行為。

我們不認為能夠阻擋女兒們參與成年的活動(酒精、藥物、性),但我企圖成為一個傳聲筒,讓她們知道,傳統與現代成人行為中所隱含的那些厭惡女性的訊息。

現代電子科技所提供的發聲管道與社會的透明度,降低了虐童的比例,增加了對同性戀的認同度。我們或許也可以試著改善性別歧視的現象。身為父母,我們讓女兒們注意到社會中對於女性的性別歧視現象,並以行動表明,在她們面對成人議題時,我們期待在她們身上看到的女性主義作為。

毋庸置疑,我們與配偶、伴侶、同事和朋友共同建構的生活是最好的。大地母親透過她的智慧,讓人類有女、有男。就像陰與陽、民主黨與共和黨、北與南,我們同時需要女人與男人來提升我們的社會與世界。時至今日,與女性相較,男人更容易失業,上大學的機會相對更少,如果沒有結婚,還可能早夭。

總結一句話,女性主義就是人道主義。為了幫助女兒們明白女性主義者的行為與心態,我們無法不討論男性。在我們的言行舉止中,必須試著呈現真正的夥伴關係,要求相互的尊重、關愛與仰慕,而這些正是讓世界變得更好所需要的人性特質。

筆者介紹|諾埃爾.柏瑞.默茨

諾埃爾.柏瑞.默茨醫學博士(C. Noel BaireyMerz, MD)為「致力婦女健康協會」(Women’s Guild Endowed Chair in Women’s Health)主席,以及「芭芭拉.史翠珊婦女心臟病中心」(Barbra Streisand Women’s Heart Center)與西達-賽奈醫學中心(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預防與復健心血管中心」(Preventiveand Rehabilitative Cardiac Center)主任。她同時也是該醫學中心的教授。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大好書屋《我這樣告訴我女兒:寫給女孩們的信,關於勇氣、覺察、自信的能量與幸福未來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