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掉所有酒店,小姐們怎麼生活?她揭八大行業「暗黑貸款」潛規則:長越正的越好借

2020-04-13 18:11

? 人氣

在「八大行業」中生存的小姐們,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無奈。(圖/Pixabay)

在「八大行業」中生存的小姐們,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無奈。(圖/Pixabay)

因為台北市一名酒店女公關確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布四月九日起全台灣的酒店、舞廳等八大行業無限期停止營業,消息一出,小姐、經紀人等第一線全部挫起來,化妝師髮型師們哀鴻遍野,酒店的幹部們緊急商討對策,而受訪的八大人中也有老神在在的,「是有不少酒店停業,但還是有店正常開的啦,抓到最高也不過罰15000元,就是個交保護費繼續營業的概念。」

「關係好的,連罰單都不會開。」

受訪者指出,即使檯面上掛招牌的酒店都有大款挺著倒不了,但八大的最基層這陣子是喝風喝定了,姑且不論行政院研擬中的紓困方案能讓誰摸到邊,第一線的收入中斷後,接下來很可能出現一波紛擾與洗妹潮。

八大行業的薪資袋破洞

公關、陪侍乃至於性工作者通常不是酒店、舞廳、包廂KTV或養生館的直屬員工,他們在經紀人的帶領下,前往與經紀公司合作的地點上班,比起僱庸更貼近承攬,沒店可以上工時就直接放無薪假,在政府勞動統計上他們等於是失業人口,申請失業救濟金是天方夜譚。

網路上瘋傳的酒店消費明細中,許多人看到酒店妹仔的一節(坐檯十五分鐘)薪水350元,60節的大框21000元,不乏正義魔人詰問八大人把錢花到哪裡去,為何繳稅時默不吭聲,該相忍為國時就跳出來叫貧哭窮的?

酒店並無底薪保障,公關要客人點選坐檯才有薪水,而且店家會在發薪時扣除稅金,卻不會幫忙投保勞健保。依照業績高低,酒店從公關的薪資中扣除400元到1000元不等的營業稅,檯費也不是公關全部收進口袋裡,必須與酒店和趴客幹部、經紀人分潤,以350元的節薪而言,常見的配比是酒店與趴客幹部150元、小姐150元、經紀人50元,這個配比會依照小姐的外在條件、與經紀人和經紀公司的協議、是否有債務和借貸關係而有調整。

錢的問題一向複雜,八大行業金流不患寡而患不均,事情每經過一個人的手,就必須給人抽成,如何打點每個關卡是極為細膩的功夫。

(圖/方格子提供)
(圖/方格子提供)

客人的帳單上看不到公關們被扣款的部分,也看不到勞動權益被忽略的細節,更不要提酒店內物價奇幻,小姐們別在身上的名牌,一個要收500到1000元的製作費,在公司休息室租用儲物櫃,也是以每星期千元為計價單位,小姐向公司團購質料粗劣的應景服飾,價格是網拍的十倍,並且每個星期收送洗費上千元,化妝、髮型與服裝不符合規定一項扣500元以上,店家也有各自的內規,例如遲到一分鐘扣50元,開會不到扣3000元,遲到兩小時就要自己大框自己,也就是買下一整天60節的上班時間,立刻失血21000元——要在這些條條框框後賺到錢,沒兩把刷子真難,八大也分三六九等,一張酒店收據不代表整個產業的全貌。

「還是有賣笑賣身發大財的啊!要不然怎麼會有『笑貧不笑娼』這樣的俗語?工作是自己選的,兩腿開開還賺不到錢,一定是太笨了,要不然就是長得很抱歉。」

網路的匿名性讓許多人不斷強化這類根深蒂固的成見,甚至對疫情指揮中心一聲令下就「成功掃黃」拍手叫好,沒有想清楚隨之而來的社會成本——酒店公關與性工作者忽然被剝奪了工作權,週轉不靈後,他們自成一格的融資體系將如何運作?

網路梗圖反映了大眾對八大行業的想像與態度。(圖/方格子)
網路梗圖反映了大眾對八大行業的想像與態度。(圖/方格子)

八大世界的融資邏輯

在性交易不合法、陪侍業遊走於法律邊緣的情況下,酒店公關與性工作者常被屏除在社會安全網與信用制度外,幾乎不可能和銀行等金融機構借貸,辦房貸、車貸時需要人頭,這時就會向恩客或經紀人求援

經紀人除了確保小姐們工作時的安全、陪上下班跑店接送、情緒低落時灌心靈雞湯外,也經常是她們的債主甚至信用保證人,要放貸必須自己口袋夠深,也有不少經紀人被借錢借到倒。

「我會借出去的款項,基本上都是我覺得沒有還也還好的數目,當然也要評估妹仔有沒有這個產值,正妹優先。」一名酒店經紀這樣談自己的借錢哲學:「一個相貌普通的妹仔開口就要借個十幾萬,是不會有正常人想理她的,何況有的妹仔連上一任經紀人的錢都沒還完呢!」

在顏值與人頭都能變現的世界,經紀人除了用各種管道開發有意進八大淘金的新血,有的也會從同行手中「洗妹」,像洗牌一樣把屬意的小姐洗到自己旗下,或是用妹海戰術賺錢。一個酒店小姐的經紀約平均交易價格是三萬元,有債務的則另議前後任經紀的償還比例,越弱勢的就會面臨越嚴苛的勞動條件。

在肺炎疫情餘波未平、政府宣布八大全面歇業之際,手上銀彈多的經紀能「危機入市」,然而,洗妹要不犯江湖忌諱是一門大學問,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事小的道歉包個紅包做結,大者是會動拳腳刀槍來拼命的。

酒店、養生館為了店內秩序,禁止小姐們交流薪資與經紀人抽成比例,也難防耳語傳聞「唉呦你的公司怎麼這麼苛?我一節就拿多少多少說!」「你這麼正,怎麼在這邊上不好?你經紀人都不想辦法的噢?」「我可以幫你介紹某某,某某會幫你如此這般……」知道水深的老鳥不是幾句甜言蜜語過個水就洗得動,但在無限期停業的政策推一把後,頓失生計的八大基層會衍生多少糾紛、呆帳與治安問題?這些問題又會如何反饋到「光明社會」的這一面,恐怕不是此一時能夠斷言的。

八大因疫情停業並不會讓情慾需求消失,一名應召站幹部說,「如果大家能滿足在家裡打手槍,那一開始就不會來了。」除了多與嫖客喇賽疫情的五四三,他依舊周休一日每天值班十二小時,整理新的花名冊,戮力為客人仲介各式各樣的溫柔。

站在道德的相對高點,質疑他人的職業選擇、想像做八大一定日進斗金、要求紓困補助都是貪婪很容易,深入了解不同族群的苦衷、共同承擔困境永遠是最艱難的,希望在這波尚無配套的八大歇業命令後,大家可以思考:膝反射式的傲慢是否和瘟疫一樣致命?

作者介紹|陶曉嫚

我是一九八六年生的陶曉嫚,在擔綱傳媒業螺絲釘時期跑過財金與政治線,參與過網路媒體的創業,體制內生涯八年後,轉職為自由寫手,追趕跑跳碰地兌現兒時的夢想——創作,著有小說《性感槍手》與代筆書籍多本。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方格子(原標題:相忍為國?!疫情停業下八大基層的融資危機)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