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夯日劇《我要準時下班》到底在紅什麼?原來這部劇深刻道出日本「社畜」最無奈心聲

2019-04-25 11:12

? 人氣

「我要準時下班。」這句話聽起來普通又平常,但在日本卻被當成日劇的標題使用。由演員吉高由里子主演的2019年春季日劇《我要準時下班》(わたし、定時で帰ります。),雖然才剛開播沒多久,但仍引起許多日本網友討論,觀眾們對於劇中人物的對白與情境都超有感。

日劇《我要準時下班》的故事改編自作家朱野歸子的同名小說,以在網路公司上班的東山結衣(吉高由里子 飾)為主角,透過她的視角來描述日本現在的職場環境。結衣奉行不加班主義,每天講求效率做事,份內的工作做完就準時18時下班,然後趕快趕到一家中華餐館的「Happy Hour」時段(指一些餐廳會在時間尚早時推出酒精飲料打折的優惠)喝一杯半價啤酒,享受與男友諏訪巧(中丸雄一 飾)悠閒的私人時光,是她最幸福的生活態度。不過,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公司裡並非每個人都像結衣一樣,有「勇氣」瀟灑做自己,會在意著職場「空氣」,會「忖度」不能比上司長官早走,每個人既都有自己的做事準則,也各自懷抱著職場煩惱。

比如說工作狂同事三谷佳菜子(宍戶Kavka 飾),在上一份工作因為女性身份不被重用、總是被呼來喚去,她延續著過去前輩的指導與自身經驗,教育下屬時也用「比規定時間早30分鐘上班是常識」等不合理的要求來訓話,結果反被下屬給「陰」了。三谷是標準的「模範生」,默默耕耘全力以赴,卻被組織的惡習給箝制住,又再把這些觀念強加諸於他人身上,動不動就把辭職掛在嘴邊的怪獸下屬雖然很「草莓」,但不得不說三谷自己的「雷點」也不少。

而過去很照顧結衣的前輩賤ヶ岳八重 (內田有紀 飾)剛放完產假、回歸職場的同時,亟欲找回過去的位置。當初因為懷孕就被迫抽掉工作、被視為「戰力外」的待遇還記憶猶新,但太過用力的結果,反而造成同事間的摩擦與負擔。雖然有丈夫一塊兒分擔育兒重擔,但新手爸爸的生疏,讓賤ヶ岳仍得花極大的心力與時間以取得平衡,職場、家庭都手忙腳亂了起來。

觀眾繼會被賤ヶ岳那份投注錯方向的努力惹得煩躁,卻也能感受到她蠟燭兩頭燒的無奈與拉扯,明明擔心著年幼的孩子,卻又不想在甫回歸之處就被貼上標籤、被人看輕。而背後那些認為會由丈夫負責帶孩子,「八成是因為(丈夫)工作能力不佳」的惡意揶揄,更是讓人深深感受到人們看輕「育兒」一事的刻板印象。

回顧筆者在日本的面試經驗裡,也碰到許多面試者會問「未來O年內有結婚、生小孩的打算嗎?」即使對方通常都會隨後補上了一句「不是性騷擾喔/回不回答都沒關係喔,只是想了解一下生涯規劃。」仍讓人有種難以言喻的不適感。

其實就連結衣本身,過去也曾有過勞的痛苦經驗。剛出社會時,她有幸進了大公司上班,但身為新人,前輩說的是都照單全收,不想被認為工作能力不佳,就只能靠加班來消化,一個月加班超過100小時也無法休假,半年後,她因為一時意識不清受了重傷,復原後,她才決定終止這樣的「社畜」處境,找回自己的人生步調,成為一個準時下班的人。

原著小說的誕生、小說改編成日劇的契機,其實還契合了日本社會的一個背景:「工作方式改革」(働き方改革)。日本於2016年9月設置了一個組織「工作方式改革實現推進會」,以實踐「一億總活躍社會」為目標,這是有鑒於日本已進入高齡化社會,為了要讓50年後仍能維持1億人口,且創造一個國民能在職場、家庭、地域等各領域都能活躍的社會,並將重點放在改善勞動環境、解決勞動力不足等課題上。

2018年6月29日,日本國會決議通過「工作方式改革關聯法」,包括規定加班時數必須符合「原則每個月45小時、年360小時」範圍內,正職與非正職員工必須同工同酬、福利相當等,以實踐「改善長時間勞動」、「消弭非正職與正職員工之差別待遇」及「實踐多元工作方式」等三項精神。

《我要準時下班》的劇情雖稱不上高潮迭起或精彩別緻,但許多對白與處境,都是在現實職場中會經歷到的事,透過戲劇表現來激起人們的共鳴,也提供更多的思考角度。至少,筆者的同事在日劇開播後,會借著劇題,堂堂正正地跟大家說:「わたし、定時で帰ります。」

作者介紹|咻子

因緣際會闖入日本職場,期許能認真觀察、感受、發掘出各種日常與非日常的有趣角落。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日本想想】「我要準時下班!」不只是日劇標題,也是上班族們的心聲!)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