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路查禁「亂倫、同性戀、性變態」影片 北京高中生卻拍了一部跨性別電影

2017-08-24 10:00

? 人氣

《逃離》主角張望安趁著家中無人梳妝打扮。(截自網路)

《逃離》主角張望安趁著家中無人梳妝打扮。(截自網路)

高中「男生」張望安回到家中發現沒人,迫不及待地蹬掉球鞋,換上旗袍、坐到母親的梳妝台前,伴著電影《花樣年華》的主題曲,為自己梳妝打扮,挽起髮髻,細緻地擦指甲油,表情放鬆而滿足,直到母親的聲音從玄關傳來,才慌慌張張地準備收拾。

以上片段來自《逃離》,北京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簡稱人大附中)37名學生自費拍攝製作的75分鐘電影。《逃離》鏡頭瞄準跨性別族群,如主角張望安是生理男性,但舉止陰柔,喜愛打扮,他喜歡上一名男生,並為此痛苦掙扎,最後他發現自己之所以對這份情感如此徬徨,是因為他的性別認同是女性。「我想為跨性別族群發聲,讓更多人認識這個族群。」接受訪問時,18歲的導演胡然然說,「許多人認為跨性別者很不一樣,而我拍這部片,就是想要告訴他們:跨性別者就和其他人一樣普通。」

跨性別題材敏感 未通過學校電影節審查

雖然《逃離》的演員、製作團隊包括37名人大附中的學生,電影大部分也取景校園,但沒有通過人大附中電影節審查,也無法在校園放映。胡然然表示,除了《逃離》片長超過電影節規定,學校裡的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給出兩個不許播映的理由:一是片中的學生穿著人大附中的制服上演愛情場景,二是「跨性別題材太前衛了」。廣州跨性別中心則稱受到地方政府壓力,拒絕播映《逃離》。

《逃離》片段

過去數週,《逃離》一共播放4次,其中一次在北京同志中心,一次在武漢同行同志中心,8月還會播放3次,同時《人民日報》等中國官方媒體皆刊載關於《逃離》的文章,多為正面評價,該片光碟也在網路上賣出百餘張,胡然然還計畫在YouTube上傳英文字幕的版本。

中國網路視聽領域唯一的國家級行業組織 「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 」於6月公布《網絡視聽節目審核新規》,旨在「指導各網絡視聽節目機構開展網絡視聽節目內容審核工作,提升網絡原創節目品質」,洋洋灑灑列了十大類型禁播內容,當中赫然包括「非正常的性關係、性行為」,「亂倫、同性戀、性變態」等屬之,儘管中國已在1997年將同性戀除罪化,2001年也不再將同性戀劃歸為精神障礙,來自政府與社會的歧視與迫害仍然堂而皇之地持續。《新規》雖然沒有明確將跨性別題材歸入禁播內容,但《逃離》一片尋找播映管道所遇到的阻礙,正顯示跨性別等性少數族群在現今中國的處境。

《逃離》主角張望安塗著鮮紅色蔻丹(截自網路)
《逃離》主角張望安塗著鮮紅色蔻丹(截自網路)

由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北京大學社會學系以及北京同志中心共同發起 的《中國性少數群體生存狀況:基於性傾向、性別認同及性別表達的社會態度調查報告》,中國對性少數的接受度仍不高,只有約50%性少數族群選擇向家人同儕、老師出櫃,絕大部分性少數族群在職場及宗教場合選擇隱瞞自己的性別/向。其中「對性少數有關的假設性回答」,約70%受訪者不接受子女是跨性別,約30%受訪者不接受子女是同性戀或雙性戀。

「獻給每一個在自我探索道路上掙扎的人」

一開始,胡然然對《逃離》這部電影只有一個模糊的概念:「我想講一個這樣的故事,他一直想變成別人,他一直想逃離真實的自己,但他最後意識到,這是沒有用的,還是要找到自己真正是誰。」直到她指定的主角,同班同學張宇歌向她出櫃,而去年冬天,胡然然觀賞中國跨性別紀錄片《有性無別》後深受啟發,決定為跨性別族群製作這部電影。《有性無別》穿插自述與訪問,描繪跨性別族群的自我認知、家人同儕的不理解,服用雌激素和接受性別重置手術後新的困境。

中國跨性別紀錄片《有性無別》

胡然然認為:「跨性別和自我認同緊密相關。你可以從對自己性別的認同,擴展到對自身方方面面的認同。」她舉了自己當例子。胡然然從初中二年級開始參與劇組製作,也導演過七部影片,目標是成為電影導演,但是「我只要對一個人說我以後想要當一個導演,他們就會說,這對女孩子來說實在是太辛苦了。」她發現,每個人遲早都會成為某種程度上的「少數」,《逃離》呈現的是跨性別族群這類性少數,而女導演,在電影產業中也是少數。《逃離》最後,她加上了一行字:「獻給每一個在自我探索道路上掙扎的人。」

主角張宇歌8、9歲時就意識到自己喜歡同性,也已經向父親出櫃,父親雖表支持,但也勸他別跟母親說。張宇歌的母親是醫學博士,堅定地認為同性戀和愛滋病緊密相關,甚至在學校放映會後提出質疑,認為「這個群體本身就是心理扭曲、不正常的,需要接受心理輔導,」張宇歌當場反駁,但仍非常沮喪。

正反評價

《逃離》觸碰了在中國敏感的性少數議題,不僅播映機會受限,多數家長觀片後仍不願與孩子討論性少數族群的話題,張宇歌的母親更認為,《逃離》一片氣氛過於沉悶、壓抑,「有種少年不識愁滋味的感覺。」而針對片中對於跨性別者的心理揣摩,跨性別者小文(化名)則認為與真實情況有落差,可能在引起討論的同時,將錯誤的印象傳達給觀眾,例如跨性別女性通常會極力避免運動、健身等讓身材變得更硬朗的活動,《逃離》一開始就是張望安舉槓鈴,非常不合理。

另一方面,《逃離》的製作團隊受到性少數權益倡議人士讚賞。湖北跨性別團體負責人凌萬(Ling Wan,音譯)認為:「他們做的,是大多數高中生不敢做的事。」中國跨性別女演員陳汐玥則表示,《逃離》不僅可以讓人們對跨性別有更多了解,它也昭示「學生是捍衛性少數族群權利的新興力量」。

《逃離》的導演胡然然

胡然然已從人大附中畢業,她將前往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念大學,主修物理,輔修電影。她說物理可以幫助磨練邏輯思考和觀察力,這兩樣特質也是好的導演需要的。胡然然的野心不侷限於電影製作,她說:「我學成歸國後,我想改變中國電影、甚至改變中國社會。從觀眾反應來看,我們的電影改變了部分人對性少數和自己的看法與態度,這就是我想要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