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薩哈公寓》裡的金智英們

2020-09-29 09:00

? 人氣

韓國社會階級上層富得流油,下層民不聊生,對立在每個世代間傳承下來。(美聯社)

韓國社會階級上層富得流油,下層民不聊生,對立在每個世代間傳承下來。(美聯社)

《薩哈公寓》是《八二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趙南柱寫的新書,她從二○一二年開始創作,歷時七年後出版。趙南柱受訪時說:「雖然我希望這只是一本小說、過去的故事,但我認為這些事依舊在我們的身邊發生。我希望這是一本向那時期提問、並記住那時期的小說。」

作者也談到在準備動筆的前一年,韓國政府強行通過《韓美自由貿易協定》,徹底引爆民怨,當時逾千名韓國民眾齊聚首爾抗議,反對國營事業民營化。《薩哈公寓》記錄了當年的韓國社會現象,也記錄了作者對那時期的懷疑與不安。

財閥成韓國社會的雙面刃

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重創韓國,一夕之間企業如骨牌效應倒閉、貨幣狂貶不止、國內失業率高升,但韓國卻能在兩年後迅速重生,經濟從谷底反彈增長九.五%。然而,韓國巨大財閥獨占大部分的生產和流通部門,形成了貧富差距極為懸殊的垂直性社會。在如此扭曲的架構與階層分化下,帶來了負面影響,開始出現對社會弱勢階層的嘲笑與厭惡反應。

趙南柱建立了反烏托邦世界觀架構,刻畫那些無法融入社會、遭受差別待遇的人們。
趙南柱在新書《薩哈公寓》中建立了反烏托邦世界觀架構,刻畫那些無法融入社會、遭受差別待遇的人們。(漫遊者文化提供)

故事裡的薩哈公寓位於一座被企業收購、宣布獨立的小小城鎮,由七人制的總理團經營,對世上築起堅固的高牆,外人難以進入,住進去的人則不願出來。居住在城裡的人民被分成三種階層,分別是高所得中產階級L、廉價勞動力L2以及L2以外的人。L階層的人都是城鎮裡的政府官員或高階職位,他們經濟自由、享有城鎮大多資源,在城鎮裡有永久居住的權利。L2是城裡的廉價勞工,只有兩年居留權,從事低新勞動工作,要接受審查才能保留身分。另外,還有一群沒有居留權也沒有居住權、什麼都不是的人,住在一棟日漸破敗的老舊公寓,被稱為「薩哈」,他們做著最下等的粗活,不僅三餐溫飽都是問題,更永無翻身之日。

主角京珍帶著弟弟逃進薩哈公寓,沒錢、沒工作、沒住所、甚至根本沒身分,但在城鎮裡也不重要,他們是社會最低階層的廢棄物。一開始京珍對階級根本不在乎,只要能與弟弟一起在公寓裡安靜地生活就夠了。居民同是被遺棄的一群,彼此不會互相打擾,害怕有了互動會觸及內心的弱點與祕密,於是冷漠成了公寓裡的共識,也是一種體諒。

貧富是階級僵化的主因

隨著一連串的事件,讓京珍的心裡開始變化;弟弟遭誣陷殺人,被警方帶走後便下落不明、政府為對抗新型病毒,抓捕公寓居民進行新藥人體試驗。本來只想安然度日的京珍再也無法忍受,決心起身反抗體制。

其實《薩哈公寓》裡的人物就如同現實社會的我們。依照社會地位、財富、學歷、權力分階層,而且壁壘分明。通常可以看到的都是上對下的嘲諷與鄙視,但在長期扭曲的社會制度下,早就不給窮人往上爬的機會了,不管下層的人多麼努力,底層終究無法躋身上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